Mai Kareha
Mai Kareha

舞い落ちる枯れ葉たち 季節を着替えて

藍鳥傳焚書

(edited)
我們的小酒館早就消失了。
*注:本文主體部分存在真實部分但大體為虛構,文中人物均為化名。部分內容不公開。

孫筱釧是小藍鳥的知名博主,以「絕對的瑪麗蘇」而聞名,開號幾分鐘就吸引了6324個蛋頭跟隨者。

她的形象是有口皆碑的,作為一名根正苗紅的青年,她僅花了個把普朗克時間就倒著念完了共產黨宣言、資本論、可蘭經、扎・拜布魯、女誡和列女傳。就是憑借著堪比報書名、報菜名的能力,孫筱釧作為一個freshman很快就在小藍鳥中文圈里鶴立雞群。

幾日前發生了這樣一件事。孫筱釧在土路上一不留神掉進了沼澤里,好不容易爬起來全身黑了個通透,泥坑里洗澡的豬都笑得合不攏嘴了。於是,她就在Bio里寫道:「我是黑人穆斯林跨性別女性,信仰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和耶穌基督,我的言論自由應當受到尊重。歡迎所有人貼貼。」

和各位想得一樣,她說話帶emoji甚至用emoji替換漢字,剪貼板里置頂了#桐生ココ、#ここココ和#みかじ絵這三個hashtag。她會時不時發表一些低級紅的推文,而她本人卻是相當的儒雅隨和,以至於某些低級紅居然有些高級黑的意味。這樣一來,她便水到渠成地和兩邊人都貼在了一起。

但有一天,該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孫筱釧,她的帳號突然消失了。

這樣一個受注目的推主消失了當然會有人注意到,整個小藍鳥中文圈里一時議論紛紛。

見識過發生的那麼多失蹤事件後,大家的思考都指向同一個結果:孫筱釧大概是被請喝茶然後刪號跑路了。這種情況在日益被滲透的小藍鳥上再常見不過,而像孫筱釧這樣的高流量推主更是極其危險:即使她屁股不算歪,也是會被人隨時盯著的;即使她的觀點談不上激進,也是有可能會被抓來完成KPI指標的。

但這又令人迷惑了,孫筱釧的推文完全不會暴露身份標識,她也從來不會搞牆內外聯動那一套,既然資安保護比鍵政人更到位,那為什麼會被抓呢?

這時,專門分析喝茶人群並長期傳授網路匿名與安全的技術推主蝻寶石醬再度出山。這位不怎麼可愛的00後妹子聲稱要在這次事件中總結出國家機器的新手法,為各位小藍鳥用戶提供新經驗,並公開喊話孫筱釧盡快與他取得聯繫。

著名魔怔右狗索拉尊師隨即殺到蝻寶石的評論區,呼領各位反賊一起加菜,搶佔道德的奧林帕斯山,譴責孫筱釧一直以來的低級紅行為,並贈以惡毒的詛咒。索拉的手指剛從「回覆」按鈕上提起,隨即就收到了蝻寶石點亮紅心的通知。

另一邊,同樣著名的魔怔舔共毛左陌右瘋大擺領袖之姿,盛氣凌人,頗有共產主義者的貴族氣質。熱愛假康米和索多瑪的他對孫筱釧模稜兩可的發言與交際深惡痛絕。不同反賊劃清界限,反而越貼越密,足以表明孫筱釧的動搖。忠誠不絕對便是絕對不忠誠,孫筱釧死得其所。

不怎麼理客中的理客中人米納莉則瞄准了孫筱釧的縫合Bio,怒斥其人在完全無法鼓吹政治正確的索多瑪做出抽象騾子的行為,並指出其人兩邊靠攏的行為是假中立真舔共。

幾位KOL的話佔領了小藍鳥中間派的Timeline,支持率一時難分伯仲。而各派之人猶如在幾座不同的堡壘里互相開火。小藍鳥里充滿了歡樂祥和的氣氛,旗幟與傳單俯拾皆是。

伏爾泰高興的笑了起來,像個孩子一樣。每個人的表達都得到了充分的尊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