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摸索中

【小說】尋光半程 護腕 #04

想要過去卻找不到理由,知道自己應該離開卻不想走。

在某天姚孟欣去倒垃圾的時候,看到了那個最後攔住大家的人在孤零零的練球,一時間腳步邁不出,排球彈到牆壁的聲音「咚」的放大,再放大。

她注意到了她,然後把球放在旁邊就徑直往她的方向走去。

「學妹,改變想法了嗎?」她好像意識到可能她跟自己不認識,又自我介紹了一次,「我是溫襄。」

「學姊妳好。」姚孟欣其實知道她,她甚至大概知道溫襄是透過誰知道她的。

「我是排球隊的球經。」

「妳不上場比賽嗎?」她愕然的問道,看著她滿頭大汗的樣子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我打得不好。」她誠實地說了,「就算再喜歡打球但依舊沒有辦法打的跟他們一樣。」

「跟妳這個小天才沒辦法比。」她笑著說道,「不過是應該以學業為重了,學測加油。」

她又回去練習,而姚孟欣看著她打球,很快就發現她連基本動作都沒做好。

「那個…」

她還是教她怎麼打球了。

她教她發球,調整打球的姿勢,教她低手高手,但她自己不接球。

「我手受傷了。」帶著愧疚、尷尬、還有很多說不清的情緒,她把自己的左手往後收起。


晚上晚自習前她偷偷從教室拿了顆排球,而當手碰到球的那一刻,她發現其實沒想像中的痛苦。

身體是有記憶的。

但是不能再雙手接球了,她嘗試了幾次只換到前幾天的傷口又裂開的結局。

這是她第一次後悔自己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如果她沒有受傷就好了。如果她能再舉起球就好了。

最後還是沒忍住的多試了幾次,看著手的傷口糊成一片紅,連排球都沾上了的事實讓她愣在原地。

世界在她眼裡被切成連不起來一幀一幀的畫面,眼中只有排球上的紅印,她知道溫襄朝她過來,她知道她回頭去拿藥箱,她知道她幫她消毒,幫她包紮。


但她依舊進不去這個世界,她回不過神,眼中的紅豔成硃砂痣,就好像與生俱來從自己內部生長出來的,是傷口先存在,她才出生的。


直到溫襄叫了她的名字,才終於能將眼神聚焦。

想說話,想跟她說「我沒事」但眼淚卻先掉下來。

然後她被溫襄生澀的抱住,她一下一下的安撫她。

用紗布將她的傷口包起來之後,她拿出護腕幫她戴上。

「這樣就看不出來了。」那是有些使用痕跡的黑色護腕,「這個就送妳了。」

「謝謝。」

張文彥偷溜出來的時候,遠遠的看到了溫襄和她坐在學校的角落聊著什麼,還戴上了黑色的護腕。

想要過去卻找不到理由,知道自己應該離開卻不想走。


「如果受傷就好好養好傷,不急著現在好起來。」

「比賽總會有的,妳還有那麼多機會上場。」


「妳會好起來的。」


溫襄陪著她看著高中部的燈光亮著。

然後姚孟欣知道了她是從方于軒口中知道自己的。

多久沒聽過以前隊友的名字了,曾經印象那麼鮮明的都變得模糊。

她只知道那個當初一直幫她舉球的人現在也站上了和她一樣的位置,拿了她的背號。

成長發現的時候快速得讓人不是滋味,是有些難過的但更多的是開始放下。

大家開始走出不一樣的道路,就像她選擇了讀書一樣,有些人因為堅持排球而進步,這其實真的沒什麼。

「妳會好起來的。」好像看到她所有的傷都是眼前的傷口,然後溫襄替她先篤定了。

直到教室一間一間暗下,她幫她去收了東西還了排球,姚孟欣在一樓等著,之後一起離開學校。


張文彥在教室裡,沒有等到她。

Ø  

溫襄從側面聽了她的事情,她早在遇見姚孟欣前就已經聽爛了這個故事,只不過第一次看到故事裡的主角時她還是很訝異,在方于軒口中的她與姚孟欣的現在一點都不相似。


可能姚孟欣甚至都不知道在某些人眼底她那麼意義非凡吧。


方于軒永遠記得初見第一眼,還是老師帶著全班參觀體育班練習的時候。

和那是大他們一屆的學長姐在激烈的打著比賽,方于軒只覺得那天太陽很熱,她低頭玩著螞蟻,用樹枝戳呀戳,直到負責講解的老師激情的喊著「最後一分,最後一分!」她才抬頭起來看,就看到在最前排的女生跳了起來,那一刻她擋住了陽光,將球扣下,贏了這場比賽。

「謝謝指教,謝謝教練,謝謝學弟妹。」他們整齊劃一的喊著口號,當姚孟欣抬頭的瞬間,方于軒只知道心裡有什麼東西很吵,吵到她第一次摀住自己的心臟。

後來她加入排球隊之後,看到了姚孟欣的另一面。

便服的她總是一頭微捲披髮過肩,配著可愛的髮夾,小小的臉大大的眼睛,一笑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有時候揹著可愛的小包有時候揹著大大的書包,特別是她穿著裙子配上黑皮鞋的時候,方于軒就感覺小公主就應該是她這樣的。

打排球的時候也很好看。小公主會把頭髮高高的扎住,馬尾晃啊晃,有時候會掃過她,然後她會轉身有些歉意的跟妳笑著說對不起。她追著球的時候是那麼用力,手腕、膝蓋還有手肘常常都是傷,但她總是眼睛亮亮的,往球出現的地方全力奔跑。

她花了兩年打到她身邊的站位,一直在姚孟欣跳起來前當舉球的那個人。

方于軒永遠記得她們在每一次排球比賽的落幕都會九十度鞠躬,姚孟欣會特別認真大聲喊著:「謝謝指教!」,她們會偏過頭看向對方,她永遠都帶著笑。

所謂的「運動精神」也是在她身上學會的,即使輸了之後還是會慶幸自己能遇到那麼好的對手。

無數次鞠躬,無數次的偏頭相視而笑,小公主站在她的右側她就覺得自己的心都往右偏了。


即便後來與姚孟欣沒有再聯繫,方于軒國中後換上跟她一樣的背號,站上了她的站位,連某些打球的癖好都一模一樣,溫襄看過她打球,偶爾會想是不是透過她可以真的看見小公主打球的模樣。甚至方于軒後來在他們校慶混了進來,只為了遠遠看在講台擔任司儀的姚孟欣一眼。


這個故事的結局直到現在都沒有改變,方于軒心中的那個小公主就一直是她看過最漂亮,最勇敢的人。


溫襄還是很難想像方于軒深藏的秘密就是眼前人,那個眼神發著光的人,那個亮晶晶的人,那個精緻無比卻也勇敢無敵的小公主,會成為看起來那麼易碎的人。

她不知道這個故事的缺空,甚至整個排球隊都不知道姚孟欣發生什麼事了,但溫襄知道這不妨礙她替姚孟欣攔住排球隊過多的期待。


首先她快樂才是重要的。


姚孟欣接受了溫襄的提議以球經的身分留在排球隊。

雖然還不是很明白會回到球場的原因,但可能是因為那天溫襄給她的不是ok繃而是護腕吧。

姚孟欣的手錶換成了護腕,合襯得像是從來就是如此。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尋光半程 楔子 #01

【小說】尋光半程 靠近 #02

【小說】尋光半程 過往 #03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