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摸索中

【小說】尋光半程 日常 #06

前路先有了光,才使得追逐得破落不堪的人有了盼頭。

在比賽結束之後,姚孟欣踏入了張文彥的日常。

一疊疊的考卷和刷試題的冊子,不斷訂正和新增的筆記,每天都待在學校。

他們保持著一前一後的座位,眼裡是一樣的景象。

星期日學校沒有開放的下午他們會一起到圖書館讀書,兩個人比鄰而坐,穿著制服和世界格格不入。

她讀書的時候會綁起自己的頭髮,一小撮馬尾配著她嚴肅的臉特別可愛。

兩人讀不下去的時候會去樓下散散步,很偶爾的時候會去海邊。

聊天的內容都變成了「你考題寫到哪一份了」、「第幾回的模考題你檢討了嗎」、「明天哪一科要考試」 這種話題,考前一百五十天的時候他們一起把手機關掉,要說的話都留到學校再說。

姚孟欣每天十一點就睡覺,隔天四點半的時候起床讀書,偶爾熬夜偶爾睡久一點。

考試前一個月,她的父母拉著她一去求平安符,她也替他求了一個。

他的父母堅信考試前要吃素,她陪著他一起吃。

她的飲料變成了拿鐵,外帶的那杯也變成了美式。

偶爾她還是會在上課的時候睡著,他會用筆尖戳戳她,她會起床去洗把臉再回來。

考前倒數七天他們翹掉了自習,一起去到了海邊。

冬天的海邊很冷,她握著熱拿鐵,遞給他了一杯熱奶茶。

「謝啦。」

「好累。」她抱怨道。

「又不是你在騎車,累什麼累。」

「我不是講這件事啦。」姚孟欣換了個話題,「考完後想去哪玩?」

「我有點想回去找國中班導。」

「好啊。」

「還想去墾丁。」

「好啊。」

「還有畢旅,一定要大玩特玩。」

「好啊。」

「那你想去哪裡?」

「我也想去墾丁。」

「還有嗎?」

「想去T大看看。」

「還有嗎?」

「花蓮。」

「還有嗎?」

「還想去台南。」

「想去太多地方了吧。」

「對阿。」張文彥笑了,「其實還想去日本,韓國也不錯。」

分水嶺好近好近,近到他只能往前許願,才不那麼慌張。

兩個人的心思昭然若揭,他拼命許願,姚孟欣就答應。

Ø

在考完之後開學之前,她拉著他去了台南。

這一趟行程是她排的,去台南幾乎整趟都在吃東西。早餐、早午餐、午餐、點心、下午茶、飲料、晚餐、夜市小吃、還有外帶回家的宵夜。

雖然跟他想得差很多,但因為是跟她在一起,所以也覺得有趣。

回去的時候搭的火車,搖搖晃晃的,把她的睡臉晃到了靠窗的一側。

雖然知道並不是浪漫的橋段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但靠著窗睡覺不會晃嗎?

但他還是沒打擾她,直到到站才叫醒她。

他把她送回去的路上她還睡得有些迷糊,會不小心靠到他,也僅止於一觸即分。

Ø

成績出來的時候那些不在意都是假的。

他上了T大歷史系。

而她則落榜了,因為他的校排在她之上,不然她的成績是比自己還要高的。

數學老師曾經在課堂上開玩笑,說會不會覺得張文彥搶了她的名額。

她說,「實至名歸。」

說不清的情緒蔓延開,實至名歸什麼,她明明考得比自己還要好阿。

後來張文彥因為有大學的關係,被放假了。

他偶爾去學校的時候,還不一定會遇到她。

她的手機就一直沒開機,而張文彥聯絡不到的日子,姚孟欣也偷偷哭過。

後悔嗎,一定是後悔的阿。

可是她看到他那麼好的時候,「實至名歸」這四個字是由衷給他的。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沒有那麼好,在某個部分早就破掉了。

連忌妒都忌妒不了的人,除了追逐就沒有其他方向了。

咬著牙,她放任自己那些調整好的傷口再次墜入。

她有了覺悟。

日子是真的很痛苦,痛苦到她在幾個清晨都沒忍住的自己去了海邊,痛苦到她有時候就想沉下去。

如果可以停在這裡就好了,真的。

念頭來來回回,她熬夜的日子多了很多。

身體變得糟糕,甚至有一段時間吃東西進去就會吐出來。

疤痕開始蔓延,但是那又怎樣呢。

Ø

每個午夜一停下來她就會想起千瘡百孔的過去。

在被霸凌後,她後來被迫退出排球隊,因為教練不想負責她身上那些傷,只是一直責怪她的家人,如果真的那麼受不了小孩嚴格的訓練就退出,最後不歡而散。

慶幸的是藥物治療讓她不再每個晚上都被那些噩夢驚醒,但也沒有更好了。

後來轉學去了其他學校不再遇見她們,父母為了她跑了很多行政程序,而她只負責讀書。

一切看起來看起來都回到正軌,她不只看起來像個普通小孩,甚至還有可能是優秀的小孩,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有整整五年的時間不敢聽到球打到地板的聲音。

球落到地板的聲音一下、兩下,提醒她那些下午跳起來殺球緊接著就被拋棄的現場。

她偶爾還是會做惡夢,只不過不會在半夜大喊了,她學會了什麼都往自己心裡咽。

真的不行的時候她還有藥,還有美工刀。

暗無天光的日子直到遇見張文彥。

他說一起去看海的時候,姚孟欣就知道自己再次陷落了。

那是她此後的解藥也是她的癮,咬著牙她身形扭曲地掙扎,匍匐往前。

一身破落一地傷口,她從來都知道自己有多醜陋,有多可怕。

可是看在她也那麼努力的份上,給一直在泥淖中的她一次奇蹟吧。


前路先有了光,才使得追逐得破落不堪的人有了盼頭。

Ø

畢業典禮上全班出席。他們兩個的座位之間隔了一個人,張文彥依舊是第一名畢業,在高二開始讀書的姚孟欣以第三名的身分畢業。

上台領獎的時候光打在她身上,她站得很筆直。

張文彥本來替她求的平安符只被自己攥在手心,連一句話都沒說出口。

她哪需要什麼保佑阿,那樣努力的人,所有光榮都是自己掙的。

她收到了很多卡片,收到了之前排球隊的學長姊送的花還有畢業禮物,以及一份告白。

張文彥是不小心聽到的,他要去裝水的時候聽到了拐角處的對話。

「我暫時沒有戀愛的打算。」

「那那那個,其實我已經從你們班的人知道你的態度了,只是想好好跟你說清楚我的感覺而已。」

她收到了一束滿天星以及一袋指考參考書,還是沒忍住的笑了出來,「謝謝你的喜歡。」

「畢業快樂,指考加油!」

「你也是,畢業快樂。」

後來他偷偷跑離了禮堂,到門口買了一支有小玩偶的花束。

他回來的時候姚孟欣還特意跟第二名換了位置,小聲看向他問道,「被告白了?」

他那朵花還拿著,就看到她位置上還有剛收到的花,一時氣不過的就遞給了她,「給妳的。」

「幹嘛呀?」她接過後,看著他連錢包都拿在手上就覺得好笑。

「畢業禮物。」後知後覺地,他才發現自己有多麼衝動。

「那謝謝了,畢業快樂。」

最後一張全班合照上她拿著他送的花,笑得燦爛。

Ø

考完之後姚孟欣發燒了,期間也有稍微緩和,但很快溫度又升上去,等到完全好的時候已經兩個星期後,再加上姚孟欣先去玩了一陣,使得兩個人到月底才見面。

兩個人在考完後的碰面,他差點都沒認出她。

「變化太大了吧。」

「早就想弄了。」她撇了撇嘴。

她的短髮雖然留到了肩膀的位置,又因為自己的捲髮看起來比較短。

染上了深藍色,在陽光的照耀下才可以看出不一樣。

「我以為要染都會染個黃色之類的。」

「不然你去染。」

「不要。」張文彥騎著車載著她在巷弄中晃著,兩人先去買了飲料才慢悠悠的回到高中。

畢竟指考完之後,還有些升學講座要聽。

她在講座上就直接睡著了,張文彥有些無奈,這個態度,真的是回到了考試前的樣子。

但也只能幫她聽著。

姚孟欣還是被他叫醒的,他手中拿著一些單子還有落點分析之類的書,她負責打了個哈欠,跟著他離開教室。

「好熱。」她又打了個哈欠,七月的學校操場連風都是熱的,她差不多被熱醒了,「現在要幹嘛?」

「不然去看電影嗎?」張文彥不確定她會不會喜歡。

「你有想看的嗎?」

「沒有。」

姚孟欣滑了一下手機看了場次表,「沒興趣,去吃蛋糕好了。」

「好啊。」

到了咖啡廳之後張文彥先跟她複述了一次講座上的內容。

「反正老師是認為高低都要填,至少要填五十個志願。」

「填那麼多幹嘛呀。」她戳著蛋糕,感受著冷氣的涼風。

「保底。」

姚孟欣敷衍地應了聲,完全沒把他的話語往心裡放。

她的話語直接轉向,「那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玩?」

張文彥在心底嘆了口氣,他太熟悉她的敷衍了。

最後還是照著她的話語接了下去:「去墾丁嗎?」

「好啊。」她懶洋洋的說道,「那這次行程換你排,我們拉上其他人一起,兩天一夜。」

「好啊。」他沒有什麼意見,從訂房到行程一手包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尋光半程 楔子 #01

【小說】尋光半程 靠近 #02

【小說】尋光半程 過往 #03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