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摸索中

還是想看海,一個人去也沒關係。

喜不喜歡海都無所謂了吧。
難過的時候就去看海。

書寫的對象一直一直在變更,而海的出席率卻居高不下,當然也曾經被笑說這是虛構,是一種情節的浪漫,是一種想像。

故事裡面書中她一個人看過的海,我都真實去過。

有時候是小王子必須看四十三次的夕陽,有時候是海。

反正說不清是什麼樣的隱喻讓內心覺得需要反覆被指引去那片海岸。只知道每一次去看海,我都能想念很久很久。

某一次看海的隨筆

那天回阿嬤家的時候晃晃悠悠的又去看海了,不是很高級的腳踏車,海風已經把鍊子之類的零件吹的生鏽,這是臨海人獨有的困擾。騎上車的時候腳踏車有一搭沒一搭的落鏈,騎的很慢的時候發現日子其實可以過得很慢,慢到好像這個區域被時間遺忘,傷心被稀釋的很少很少,我愛的人永遠都會待在這樣的日子裏面,只剩下日升日落一類的計時方式,算不出愛人們離開我的倒數計時。

腳踏車在轉角的地方總是要採兩下避免車子前行不了,然後就看到了此時的夕陽把我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長的好像我從來沒離開過這個海風很大的地方,煩惱之類的都被呼呼的吹走,沒有什麼橫亙在我和風之間。然後突然想到,如果影子可以染成粉紅色就好了。


阿嬤不喜歡海。她總看不懂我的煩惱和海有什麼關係,但其實也沒有關係。她只知道海邊的風很大,海浪拍打的時候要小心自己的安全,不要亂下去踩水。她知道我沒聽她的話,我也知道她選擇不問。口頭嫌棄到差點不給我零用錢但腳踏車即使生鏽了也是偷偷放在倉庫裡面等著有天它能帶著我走。她比較喜歡田裡,田總是會回饋她什麼,但我不喜歡螞蟻之類甚至我也說不出來除了螞蟻以外的蟲叫什麼名字。但這也不妨礙我看完海之後去她的田裡替她採收玉米和釋迦。我們蹲在田裡,她一口一口的餵我吃釋迦,只為了不要弄髒我的手,那天腳踏車的籃子回去只載了玉米。所謂城市人的驕氣都是這樣被慣出來的。原來我還能在誰的身邊恃寵而驕。


後記

喜不喜歡海都無所謂了吧。只希望那片海漲退潮的反覆不停拍打著沿岸,然後一直就在那裏,我就可以一直喜歡下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後綴》突發特刊邀稿:還是想(假裝)一個人看海!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