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我在墾丁天氣晴(上)

冬天的墾丁好愜意。
從民宿陽台上拍的風景,後面有山,前面有海,是無敵包山包海的套房。

去年2021,老媽看著台灣的新聞,知道疫情漸漸緩和,家人也都打了二劑疫苗(除了我老弟,一直擔心東擔心西,到現在連第一劑都還沒打),一直和我們有意無意地暗示想要出去旅遊,我和老爸和往常一樣,裝聾作啞活在自己的宇宙中───兩人就像一隻慵懶的貓咪,顧著理自己的毛髮,休管他人在旁聒噪不休。

直到天賜奇蹟,讓我們不得不規劃久違的外宿旅遊;而那個奇蹟,就是老媽抽中國旅券,當她的手機抽中時,就好像自己中了好幾億的威力彩一樣興奮,我和老爸的表情是──天啊,不要吧,很累欸,翻白眼翻到好幾重山去了。

為什麼我和老爸不喜歡和家人外宿旅遊,有一句話是這樣形容的:「日久見人心。」雖然用到家人身上怪怪的,但我真的很不喜歡和老媽、老弟外宿旅遊。這邊要來碎碎念一下自己的家人了,老媽和老弟的性格很相像,每次出遊時,兩個人都拖拖拉拉,沒時間觀念,我和老爸在旁邊急得要命,有種「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那種氛圍。

說到這,想起以前家中還沒買汽車時(汽車是我上大學三年級時,爸爸才用賺來的股票買的),我們都搭火車和公車來全家旅遊,所以必須算好時間和行程;但我家老媽和老弟,常常老神在在,每次都在發車前五分鐘才匆匆打理完畢,我和老爸常常得訓練一身剛強又柔軟的心臟,要不然會像坐雲霄飛車一樣,整個人弄得全身不舒服,心臟病快發作了。

話說回來,中了國旅券的老媽,開始和老弟兩人很興奮地規畫起,要去台灣哪裡玩,我和老爸仍舊當一隻慵懶的貓咪,休管他人雪上霜,於是討論到最後,決定在自己的家鄉「屏東」來趟墾丁之旅,這還是我長這樣大,第一次和家人在自己的家鄉外宿旅遊。

當然我不是第一次外宿墾丁了,第一次和兩個大學同學環島時,住在墾丁大街上的民宿;第二次的暗黑歷史,是因工作關係,不提也罷了。總之,經過四人一番喋喋不休地論戰後,最後向民宿訂了一個超級貴(對我們家來說一晚超過三千塊以上的算很貴了)的六人房,我們是用國旅券加五倍券付帳的。

他的房型是,樓中樓房型,我們住在三樓和四樓。一走進採光和通風良好的房間中,有三張軟綿綿的純白色大床,不會太硬也不會太軟,適合老人家。爸媽在三樓睡一張大床,我和老弟則從螺旋梯上去四樓,分別各睡一張床;而且走出三樓和四樓的陽台,還有無敵山景和海景一覽無遺,看著藍天白雲、大海和壯麗宏偉的大尖山,心情真的好舒暢。木頭的地板走起來很舒服溫暖,衛浴設備超級乾淨又舒適(沒有業配,純粹覺得很棒)

白天的墾丁大街加上無敵海景,從陽台另一面拍的。

因為我們是故意挑跨年後和過年前的淡季來住(禮拜天和禮拜一),所以整間民宿只有我們一家人(對於不愛人群的我來說,真的很棒),距離墾丁大街,步行約三到五分鐘(老人家腳程慢的話五分鐘);所以,晚上我們一家人是從民宿出來,沿著小巷(小巷附近都是民宿),走到墾丁大街上吃飯的,吃完飯,還走到海邊附近的大平原散步,雖然黑黑暗暗的,但放慢腳步,把心放靜、耳朵打開,仔細聆聽的話,可以聽到大海在晴朗的夜色中,靜靜地呼嘯著,似乎在訴說著有關冬日裡,一對戀人的故事呢。

我們住宿的民宿外觀,很推薦給大家,真的很棒,民宿主人一家人都很好。

第一天天氣晴朗,我們從家裡起了個大早出發到墾丁去,中間發生了一點小趣事,那就是我又暈車了,我是從小就有暈車體質的討厭鬼,如果沒吃暈車藥就上山路,我就是那個會掃大家玩樂興致的討厭鬼,吐得要死要活得。所以,這趟旅程,我沒吃,以為自己不會在暈車了,只是去個墾丁而已,暈車也太誇張了,我自得意滿地在出發前跟老爸老媽說,我不用吃藥。

結果不知在屏鵝公路的哪一段路程時,說時遲那時快,早餐在胃裡翻滾了許久,它受不了、失去控制了、想要噴發出來了,於是我就趕緊拿了塑膠袋,吐了一小包,司機老爸在我旁邊開玩笑地說:「欸,怎麼不吐多一點,要吐滿滿的,才過癮啊。」我毫無力氣地和他反駁,懶懶地躺在車上,像咬不到人的喪屍一樣,頹廢地坐在那,兩眼無神地望著窗外風光綺麗的南台灣景色。

坐在後座的老媽說起風涼話:「齁,就跟妳說要吃暈車藥,妳不聽齁,找個地方停下來玩玩,休息啦,真是的。」我從後照鏡看到老弟在一旁竊笑,真是夠了,這家人!還不是為了老媽,我們才出來玩的欸!

於是,我們決定去「鹿境」看看可愛的梅花鹿,這還是我長這樣大,第一次花錢買票,親眼看到梅花鹿,是說門票貴得要命,但換著角度想想,他們為了飼養梅花鹿和水豚,難怪到哪都要收費。

三隻吃飽的梅花鹿,飼料可以用門票免費換,但其他飼料要加價。

一到「鹿境」,看到好多爸媽帶著小小孩來玩,有些小小孩還在包尿布階段,因為我不小心聽到一段對話:「欸,孩子的尿布要不要順便換一下?」我忍不住轉過頭去瞧瞧,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夫妻,抱著小小孩,身上還背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心想,真是辛苦了,幸好我還是單身,不!就算結婚,我也不想生了,應該是說,想生也快生不出來了,都要過了黃金生育年齡了。

總之,這趟梅花鹿之行,看到好多親子和少男少女出遊的甜蜜景象,有點感概呢,一方面感概,要是我是一隻梅花鹿,我喜歡自由自在的在山林裡流浪走跳,還是給人類眷養,當個溫室的小鹿鹿呢?就好像感情一樣,我想要自由也渴望有一個陪我走到老的伴侶,看到老爸老媽從黑髮牽手到現在變成白髮了,雖然常常鬥嘴,但還是纏著對方緊緊的,一起睡覺、一起吃飯、一起出遊、一起看著孩子長大、一起做好多事情......

我坐在椅子上,看著大家在餵梅花鹿,在那想著出神時,老爸突然坐在我旁邊問我:「還會不會不舒服了,好一點了嗎?」我開玩笑地說:「等一下就吐給你看,吐更大包的。」

老爸看到我會開玩笑了,就知道我暈車感慢慢緩解了,就不理我了,讓我獨自在那邊發呆,老弟和老媽人都不知道跟著梅花鹿跑到哪去了呢。

總之,越長大的我,發現自己不像以前一樣,對出遊有莫名地興奮感了,感覺自己好像老了好幾歲,好像變成一個中年大嬸了,不知道呢,也許哪天我戀愛了,就會回春,變回一個少女吧,只是我可能這輩子沒機會談戀愛了吧;畢竟,以我現在的年紀,沒有男生會想和一個從沒談戀愛的女人交往吧,算了,隨風去吧,我望著一隻小小孩開心地從我面前跑過去,他的爸媽在後面呼喊著。

民訴的夜晚,從庭院拍過去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