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十八歲,那年的成年禮

最近,常常回憶起過往,果然年紀越大越愛憶起往事啊,十八歲的我並不想長大。
藍天加七里香的綠葉,好美啊。

寫在前面:

十八歲,對很多青少年階段的朋友來說,是人生很特別的里程碑。在台灣的法規裡,十八歲就是「成年人」了,但享受權利的同時也要負擔義務。男生如果沒有繼續升學就要去服兵役,也可以合法結婚娶老婆了(男十八、女十六,但需要法定代理人同意);女生如果沒繼續升學,而外出工作就要開始繳稅了;同時十八歲也可以買酒買菸(不過,行政院好像未來要把禁止買菸年齡修改到未滿二十歲)和考汽機車駕照了,也可以報考國家考試成為公務員。

在《民法》的目前法規上(預計明年2023年,滿十八歲就是完全行為能力),未滿二十歲前是屬於限制行為能力,有些事情需要法定代理人同意。


  • 十八歲的暑假

遙想當年的青春歲月,考完指考,分發上大學的那一年炎熱七月份暑假,再過一個月就滿十八歲的我,就被老媽拉去電信行買了人生第一台摩托洛拉(Motorola)智障型手機(那時候還沒發明智慧型手機),方便聯絡用。

十八歲對我來說,並不是很期待的年紀,我並沒有很興奮地在內心狂喜說:「耶!要轉大人囉,終於可以做自己的那種感覺。」可能是我從小在家都一直很任性做自己,爸媽也很少管我,因為我很宅,宅到很安全的那種。所以那時候,看到高中同學們興奮地訴說自己考上摩托車駕照時,我完全沒感覺,因為我沒有想要學騎摩托車(我超怕摔車的說)、也沒有想要買酒或買菸(根本沒興趣)、連手機都是被老媽拉去買的,還隨便亂挑一隻我覺得好看的。

唯一會期待的就是:啊──好想在大學裡遇到真命天子啊,就像偶像劇那樣,來場浪漫、甜蜜,青春無敵的甜死人校園戀情!很顯然的是,偶像劇不要太當真,大學四年過完了,我仍舊小姑獨處(真的好後悔當初自己不勇敢,超想坐時光機,重返十八歲去談一場戀愛)。

那時,我一點也不期待十八歲的生日,因為我的生日在暑假,高中畢業後,大家都忙著準備當大一新鮮人(有些人還忙著重考),誰還記得你的生日啊。畢業後,不要忘記你這位同學就已經很不錯了。(認真說)

所以,十八歲那年生日,我就默默地像哈利波特一樣,半夜躺在自家床上,抱著皮卡丘娃娃縮成一團,並默默倒數時間到十二點,祝自己生日快樂;但沒有海格突然撞開門,拿著大蛋糕說:Happy Birthday(哭哭)。我真的在上大學之前,有幻想過貓頭鷹突然送信到我家跟我說:其實你是魔法師。

  • 十八歲的成年禮:

好不容易,等待大學開學後,我那時還沒去學騎摩托車(就說我怕摔),住校內四人房宿舍(好擠啊,超不適應的),還知道這間學校最特別的是,會為每一個大一新生舉辦《成年禮》儀式。當然,從來沒參加過成年禮的我一定要去體會體會這古老的中華傳統文化,但我沒請爸媽來參加,成年禮儀式是可以邀請學生的家長來替自己孩子在脖子上掛白色絲巾(稱始加禮,掛巾儀式)。

因為當時家裡沒有汽車,還要爸媽為了成年禮,大老遠從屏東坐火車到嘉義小鎮來,還要轉搭計程車(當時沒有高鐵),一方面不捨他們的舟車勞頓又花錢,二方面想說:幹嘛要在公共場合來看我長大啦,很肉麻欸。

所以,我和大部分同學一樣,都屬於家長沒來,由導師代替家長幫我們掛白巾。

還記得,成年禮辦在冷冷的十二月冬季,共有兩天:第一天是成年禮踏青活動,第二天就是正式的成年禮掛巾儀式。

第一天風和日麗、天朗氣清,我想我是班上最期待這踏青活動的人,因為看到很多人都意興闌珊地帶著惺忪的睡眼集合踏青。雖然說是踏青活動,其實只是讓我們繞校園一圈。準備好水壺、零食的我就像要戶外教學的小學生,帶著雀躍的心情和大隊伍從小路走入桉樹林,經過甘蔗田、鳳梨田、橘子田,看著那些在冬陽下閃著耀光光芒的農作物,好像在和我們這群學生說:「恭喜啊!變大人了。」

走在校園山坡間的田間小路時,還不時有小貓、小狗竄出來陪我們走一小段,還越過一道道清澈的小溪流、和零星的小農舍;當時,我覺得我們好像柳宗元在《始得西山宴遊記》的那種奇妙感覺,雖然我們不是被貶過來的罪人,而小山坡也不如西山一樣壯麗,但那種初來乍到,對陌生環境的惶恐心情我是心有戚戚焉。

*************************

第二天是成年禮的掛巾儀式,早上是在圖書館四樓聽演講;說真的,演講我完全沒認真在聽台上說甚麼,我和坐在我旁邊的女同學,開始研究起別系同學的坐姿,有些人看起來像在認真聽演講,但眼睛是閉上的;而有些人完全不理會坐姿,直接睡得亂七八糟的。

下午掛巾儀式,師長會幫我們掛黃色的、白色的則是家長掛在自己孩子身上(如果家長沒參加,一律給老師掛),我就是黃色和白色全都給老師掛在脖子上。

這兩條絲巾,我特地花時間去抽屜和櫃子裡翻找了一下,沒想到,我還保留著好好的。這是,我當時成年禮的白色和黃色絲巾,每個人都可以留著作紀念。

當然,舞台上有雅樂的演出和校長和來賓的一些勉勵話語;想當然爾,我沒認真聽(笑)。喔,對了,說到掛巾,當時,還記得老師來不及替所有同學掛白巾和黃巾(畢竟,我們當中家長有來的同學只有一位,所以導師忙不過來),於是有些同學就直接替自己掛上了,當時大家都笑成一團,唉,我們系上最團結的時候,也只有剛進來時的成年禮儀式和畢業前的畢業照活動了。

總之,人生第一次的成年禮,就獻給當時讀的大學,活動結束後,我還在寢室為此寫了一首短短的詩,來紀念當下成為大人的感受:

背景圖在墾丁社頂公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那些年我與老師們的距離(大學篇)

1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