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短篇小說:《月光下的琴音》第二小節

太陽緩緩地從東方升起,無私地照耀忙碌的人類,任何再隱蔽的角落,光線都不會忘記它,回饋給它的是溫暖的擁抱,除了人心,心扉緊掩,再怎樣耀眼的陽光都無法穿透。

前情提要:

一名年輕女子在夜晚,帶著貓來到杳無人煙的廢墟教堂裡,一打開琴蓋的瞬間,一切都煥然一新了。一名只聽其聲不聞其人的老先生,似乎教導著女子彈琴,到底這名女子是誰?老人又是誰呢?接下來請繼續閱讀。

「姊,妳覺得這件好看嗎?」一名短髮的年輕女子,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穿著婚紗對著鏡子左看右看的。

「嗯,這個嘛……我覺得這件太紅了有點俗氣,還是剛剛那件粉紅的比較好看。」

「士偉,你覺得呢?」短髮女子深情地望著未來的老公說。

「我沒意見,妳喜歡就好,反正小晴穿什麼都好看。」

短髮女子的姊姊看著即將要結婚的妹妹,那雙閃耀著幸福光輝的眼神,內心是多麼希望時間可以在這一刻停止。

正沉浸在光亮無比的熱鬧紛圍時,突然一片漆黑,還傳來了女子的慘叫聲……

「鈴─鈴─鈴─」女子從床上驚醒,不停地冒著冷汗和喘氣,等到平復下來後,便拿起床頭櫃上的鬧鐘按了下去,起身拉開了窗廉,讓早晨的陽光掃去剛才的夢魘。

女子梳洗一番後,餵了貓,看了看桌上的照片,喃喃說了一句:「妹,我去上班了。」就走出門了。

太陽緩緩地從東方升起,無私地照耀忙碌的人類,任何再隱蔽的角落,光線都不會忘記它,回饋給它的是溫暖的擁抱,除了人心,心扉緊掩,再怎樣耀眼的陽光都無法穿透。

傍晚,女子搭捷運正準備返回租屋處,手上拿著琴譜專心地看,這時身旁有兩位女高中生開心地聊天,

「小米,再過二個月,我就滿十八歲了,可以做好多好多事喔!」染著金髮、穿著校服、略稍打扮的時髦少女開口道,

「那妳第一件事想做什麼?」戴著黑框眼鏡的少女回應。

「這個嘛,想去考駕照、品嚐美酒、去看限制級的電影……好多好多,不過我最想去考機車駕照,這樣就可以騎摩托車到處跑。那妳呢?」

「我喔,不知道耶,反正我還要等明年七月才滿十八歲,不過等我十八歲,我們都已經畢業了。」

女子下了捷運,在走回租屋處的路上,望著逐漸下沉的夕陽,想起過去美好的時光……

溫暖涼爽的秋天午後,菜園裡傳來翻土的聲音,鄰居的孩童們在院子裡開心的打球,

「姊。」一位長髮少女趴在床上看著漫畫書。

「嗯?」坐在書桌前戴著厚重眼鏡正在唸書的少女,漫不經心地回應著。

「滿十八歲,妳想要做什麼?」

「不知道。」眼鏡少女振筆疾書地在寫筆記。

「哪可能不知道啊!十八歲耶!人生重要的轉捩點。」長髮少女放下漫畫抗議地回道。

「喔。」又是一個漫不經心的回應,長髮少女似乎不甘心,從床上坐了起來,

「原來姊是書呆子,連自己的人生想要什麼都不知道。」

眼鏡少女似乎被這句話激怒,突然放下手中的筆,轉過身看著坐在床上的妹妹不悅地說:

「那小晴,妳又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了?」菜園翻土的聲音持續從窗外傳來。

「那當然。」長髮少女眼裡閃著光芒,正好與照射進來的斜陽互相輝映著。

「我呢,十八歲那年要考駕照、染頭髮、擺脫穿制服的日子,把所有漂亮的衣服通通買下來,還有化妝、穿高跟鞋和朋友逛街。但,更重要的是要交男朋友。」

「噗。」眼鏡少女不屑地笑出一聲,並說:「妳還真是膚淺的女人。」

「這哪是膚淺,這可是一位少女變成成熟女人最重要的階段,更何況,我不相信姊妳曾沒動過一絲念頭。」

「沒有。」乾淨俐落的回答,倒讓長髮少女一時半晌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租屋處,傳來陣陣的琴聲,斷斷續續,反覆彈著同一小節;今晚星光熠熠,沒有月光也沒有風,初秋的夜晚竟是沉靜悶熱。

馬路上充滿車輛行駛道路飛馳的呼嘯聲、鄰近住戶電視傳來的打罵聲、騎樓行人聊天的喧鬧聲,種種屬於都市的混雜交響樂,正熱鬧地開演。

似乎影響不了租屋處女子彈琴的心,琴聲一直持續到鄰居看完八點檔所播的片尾曲結束後,一切的聲音又重回現實中。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短篇小說:《月光下的琴音》第一小節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