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短篇小說:《月光下的琴音》第十一小節

前情提要:

女子藉由流浪貓和鑰匙打開了一段老人的回憶,關於這座教堂和家族的種種。時間從來不會為誰停留,但如果有某個人可以在某個時刻、某個空間、某個媒介裡,和那些已逝的靈魂產生共鳴;也許,就會產生奇蹟。

圖片來源:pixabay

後來女子好幾個晚上都帶著小貓回來這裡,女子每打開琴蓋教堂就會變成煥然一新的模樣。

老人告訴她許多以前在這裡和家人在一起相聚的快樂回憶,女子也敞開了心房,訴說著自己和妹妹的故事。

於是老人和她訂了約定,說只要她能彈完他所做的三個樂章的曲子,他會讓她和她的妹妹見上面,並說上幾句話,只要她有足夠的毅力和耐心。

但這是他們之間的秘密,不能告訴別人,否則前功盡棄。為了想再和妹妹說上幾句話,女子同意約定,而那天剛好是小晴過世的一個月。

陷入回憶的女子,像似日出的晨曦般寧靜。時間一分一秒地在光線中流逝,昏黃的光破碎地從木窗上灑落下來。

這時,突然聽到沙沙的腳步聲,神思被迫回到現實,女子趕緊躲在昏暗處,那沙沙聲正好停在教堂門口。

過了不久,女子聽到「喀」地一聲,然後大門被打開了,女子慌慌張張地在陰暗處挪了身體,然後從縫隙看向外頭的情況。

只見一道高瘦的男子黑色身影出現在門口,由於逆光,女子無法看清他的臉,男子慢慢地瀏覽教堂一切的景致,甚至還撫摸著它們嘆氣。

破碎的斜陽照亮了男子的臉,女子看見男子的臉倒抽了一口氣,不小心踢到身旁的木椅。

「誰?」男子朝著女子躲藏的地方大喊,「快出來,是不是你偷走了木盒裡的鑰匙!」

女子頓時明白剛才在教堂門口排徊的男子,原來是他,他知道藏鑰匙的地方,所以他應該就是老先生口中的孫子。女子只好無奈地從藏身處走了出來,

「是妳!是妳嗎?小曦?」男子目瞪口呆地望著站在他對面的長髮女子。

「呃,好久不見了,阿風。」女子尷尬地看著兒時的玩伴。

「真沒想到在這裡見到妳,妳過的還好嗎?」長大後的阿風多了成熟和穩重的氣息,而眼神也不像孩童時那樣流露出捉弄和戲謔的味道。

「我……我還好。」女子頓了頓才開口回應,不知為何,她不敢直視著阿風的眼神。

「我聽說了一些事,有關於妳的事,呃……我從巧巧那裡得知的。」阿風一直盯著女子的臉色小心地說,「妳也知道的,巧巧她老公是我大學時的朋友,所以偶爾會聚在一起。」

女子知道,巧巧之所以會遇見現在的老公,是在大一暑假時参加國中同學會上認識的,阿風那時帶了好友出席,讓大家嚇一跳,還以為阿風出櫃了。

只不過阿風好友的親戚剛好住在南部,所以順道跟阿風一起過來了。而因此促成巧巧這一段姻緣,阿風也算是他們兩個的媒人,不過那時女子家中有事沒法出席同學會。

「巧巧說上次去找妳聊天時,看到妳好像有心事。」阿風若有所思地說,「不過,能在這裡看到妳,還真是讓我又驚又喜呢!」

「我也是,而且你看起來過的挺不錯的。」女子看了阿風幾眼後又望向別處。

「喔,對了,小曦,妳是怎麼知道鑰匙就藏在教堂門口前的泥土裡?」

「呃……這個……」女子猶豫半晌,便說:「我想是緣分吧,讓我無意中發現鑰匙。」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他是老先生的孫子,但總覺得他們的個性一點也不像,沒辦法把這兩人的關係聯想在一起。

阿風聽了之後,微笑地說:「可能喔,讓我和妳在這種情況下相遇。好吧,既然是上天的旨意,那,我們這麼久沒見,從國中畢業到現在……」

阿風低頭用手指數了一下「哇!整整15年,天呀,該是好好聚一聚,今天晚上我請妳吃飯如何?妳可別像同學會時說妳沒空喲!」阿風又把兒時頑皮的性子給露出來了,朝著女子露出俏皮的鬼臉。

女子不經意地莞爾一笑,並朝阿風點了點頭。自從小晴過世後,她的臉上始終籠罩著一股陰影,而此時外面的夕陽紅通通地照射在兩人臉上。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短篇小說:《月光下的琴音》第十小節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