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75 articlesIn total 95794 words

【大家還好嗎?後久沒有上來了。】

盧盧

很久沒有上來MATTERS,不知道這兒變成怎樣子?

【疫情下慶祝生日】|香港|2022

盧盧

疫情期間,全港兩人限聚令,私人場地不能跨家庭聚會——這段時間派對全滅。

【隔離生活偷走你時間】|香港|2022

盧盧

本來隔離十四天,因為政策的變動改成七天就行。短暫經歷過六天呆在房間的日子(保險起見,暫時仍在禁錮自己中),除了工作之外,其餘時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中招!omicron在我體內存活了幾天】|香港|2022

盧盧

香港開始每天確診人數超過一萬,不幸我成為其中之一。

【再見,立場】|2021年的最後回憶

盧盧

立場新聞一夜化作灰燼,無謂再悲傷春秋,再多憤怒和傷心,只會把大家拉進更深的深淵。反而,我想用文字紀錄一下收到消息後,我做了什麼。

2

【在交友軟體上的人們,包括我】|用交友軟體談戀愛

盧盧

交友軟件逐漸改變我們「戀愛關係」,正正因為簡單、輕易地連繫到城市內孤獨的人們,我們的感情生活形態都有所改變。

不必使用社交平台,我也活得很好

盧盧

今天,我說服了自己放下手機,重新,再一次,踏實地,感受這個世界。

【你有一個新訂閱,謝謝】

盧盧

首先感謝訂閱,謝謝今個月請我喝一杯咖啡。看見被訂閱後,意想不到擔心起來,頓時發現自己陷入一個白色恐佈包圍的城市。

【時代的一場紀錄——紀錄片《時代革命》】|2021年的香港

盧盧

僅是短短三分鐘的預告片,已經痛入心扉。

【一刀插入心臟】|2021年的香港

盧盧

七月一日晚上約十時,一名男子於銅鑼灣崇光百貨外刺警,其後用刀自插心胸,搶救無效,當晚死亡。

【社會穩定下的一頭家】|香港人的故事・2021

盧盧

這個城市裡,每間屋子裡都有一間沒有人住的房間。

我說:「無事,很安全。」|社區活動:我說過的謊言

盧盧

我跟朋友說,想寫一個關於「謊言」的故事。他笑言:「這很簡單。」接下來,我們再一次回到兩年前的夏天。一直談、一直談,心似被剖開了。

2

【問題回報:無法發布文章】

盧盧

@Matty 無法發布其中一篇文章,試了幾次,還是叫我檢查網絡,後來說我無權控制,叫我登入,再登入仍然是無法發布,叫我檢查網絡,情況不停重複。我是被禁了還是其他問題?想查查看是否自己帳號有問題?不知道從哪裡可以找人幫忙(汗)只能用這種公開的方法,麻煩了。

【對於蘋果的愛與恨】|2021年的香港

盧盧

2021年6月24日,(香港)蘋果日報最後一期報紙發售。我們在雨中,參與一場四處奔走撲報紙的告別儀式。

愛情上癮患者,請服用《金屬之聲》|電影與我的人生

盧盧

偶遇這部電影——Sound of Metal(金屬之聲,2019),它意外地幫我解毒、排毒,要開始重新找出自己寜靜的片刻。

【當我再不寫關於政治、社會的文章時⋯⋯】

盧盧

香港現時充滿自我審查和白色恐懼,更加應該在這個時候多寫香港的文章。結果,我就埋頭寫有關我分手的事情,連我自己都覺得生為香港人感到抱歉。

【分手,原來沒有什麼大不了】

盧盧

初戀沒了,倒是有一種解放的感覺。

【其實我不熱愛寫作】|深夜裡自言自語

盧盧

Photo by Pro Church Media on Unsplash舊時寫的是垃圾.曾經一度我以為自己天生有一股熱血去寫東西,不論是文章、故事、編劇⋯⋯我可以不必太花氣力,只是聽着古典音樂就可以直接用文字抒發自己,香港人因為說廣東話的關係,普通不能「我手寫我口」。

【遲來的回顧・災難年】|2020年的香港

盧盧

Photo by Jon Tyson on Unsplash自從災難的2020年離開之後,一直沒有執筆書寫。在災難年的最後一個月份,想不到工作、家庭、愛情通通臨來一個巨大的轉變,惟只有工作方面我視為好的改變,其他事情都是沉重的。結果,在最後的一個月已經失去力量作一個回顧,明明之前...

【社交網絡弄得我好苦惱】|深夜裡自言自語

盧盧

Original Photo by NeONBRAND on Unsplash深夜裡,我跟我自己談起心事來。我以為我是在互聯網普及下出生的小朋友,就很自然懂得怎樣用網絡,原來是天大的誤會。現在勁多社交媒體。社交平台變化真的很快,還記得小學的時候是ICQ,然後到MSN。

【香港即將成為零信任的城市】|不吐不快

盧盧

Photo by Alexander Andrews on Unsplash香港每天發生荒謬的事情,已經達到見慣不怪的情況。無論是有關疫情或者是社運,我都不知道從何談起。說實話,的確有種絕望。然而,我知道我們不能失去希望,甚至有種感覺,失去希望會對不起已犧牲和付出的大家。

【付了1000元人情,買了一個教訓】|短篇故事

盧盧

Original Photo by Beatriz Pérez Moya on Unsplash阿明在疫情下算是不錯,起碼他沒有被裁員,只是凍薪。原本他搬出去自己一個人住,可是他預視到公司要是解僱人的話,第一個一定找他來開刀,所以還是搬回家住,要儲錢過這個嚴寒。

有關安全感・《愛的藝術》|書中摘句

盧盧

弗洛姆(Erich Fromm)暫時還是我最喜歡的作家,說實話,我是從他的作品中了解到愛情的,不過並不是從《愛的藝術》了解到的。《愛的藝術》了解到社會,他另一部作品《逃避的自由》了解到愛情,很奇怪吧。也許因為社會結構與我們的人性和愛情息息相關,所以他的書其實是一個系列。

【香港人沒有票,不過十分熱衷於美國大選。】

盧盧

Photo by Unseen Histories on Unsplash 這幾天,香港網絡上因為美國大選而熱鬧起來。我一直沒有發表自己對美國大選的意見,是我都認為特朗普應該都十拿九穩,因為歷年美國總統都是當兩屆,甚少不能成功連任。特朗普在任期間帶動了美國經濟,是因為武漢肺炎讓...

【疫情下的海洋公園:難得入園遊玩一次】

盧盧

海洋公園逃離了倒閉的命運,拿到政府錢去營運一年。可是2020年多災多難,有好幾個月因為疫情都無法開門做生意。香港人生日當日免費入場是海洋公園的傳統,想不到在疫情的重創下,海洋公園仍然維持這政策,只要是在1月26日至6月12日出生的香港人就可以隨時免費入園一次,當作因閉園而無法使用這福利的補償。

【不書寫的理由|有關書寫的回憶】

盧盧

Photo by Angelina Litvin on Unsplash朋友都很羡慕我打字很快,這是因為中學時逼自己,不準用速成,一定要用倉頡,然後每天打五百字練回來的功夫。從學打字這件事情上,我學會不逼迫自己做事是不會成功的。朋友會因為我打字快,自己打字慢,所以覺得書寫很麻煩,漸漸都不寫了。

【你書寫的文字為何人而寫?|有關書寫的回憶】

盧盧

Photo by Steven Houston on Unsplash記得由我懂得寫字開始,我的文字從來都是為別人的。開頭我的文字都是考試用,為了讓父母感到高興,我很努力去溫習中文,甚至為了在中文科取得好成績,規定自己一定要用書面語跟朋友傳訊息和打機,朋友曾經有為些取笑我。

1

【當我見到呢段歷史亂咁寫 】

盧盧

・首發於Medium這是我第二次在Matters上提及"The History Boys",上次分享香港公開試歷史題目爭議也有提及這部電影。"The History Boys"是我其中一部很喜歡的電影,其實故事很平凡,是講一班精英男學生如何準備考他們的A-level,當中有一句對白讓我十分深刻。

疫情下,尚可入場觀看的香港電影|《幻愛》《叔・叔》《金都》

盧盧

40年代香港電影熙春,80年代來到盛夏,千禧年代之後進入枯秋,如今香港電影正處寒凍期的,今年的寒風中出現三個難得的電影(其實是四部,還有港日韓合作的《落葉殺人事件》)。由高登先發行的三部本土電影《幻愛》、《叔・叔》及《金都》,大家稱為「高登先三寶」,直至上星期我終於把三部電影看完了。

“How Adam Smith Can Change Your Life”《身為人》-路斯·羅伯茲|閱讀摘錄筆記

盧盧

How Adam Smith Can Change Your Life: An Unexpected Guide to Human Nature and Happiness|2014亞當·斯密是著名《富國論》的作者,普遍大眾都不認識他的另一本著作《道德情操論》,亦有不少人認為提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