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说Copernicium
日新说Copernicium

日新说旨在构建一个多元的发声空间,汇聚世界各地优质作者,关注全球局势与人权议题,对抗谣言与极端势力,分享进步观点,讲述属于全人类的故事。微信公众号:日新说Copernicium,想加入读者社群请加小编微信:tototo0311

我在格鲁吉亚梦想的巨魔工厂里待了三个月

尼诺在17岁时加入了格鲁吉亚梦想的青年组织,她很高兴能在大选前为该国的执政党工作。但经历了三个月的操纵社交媒体、谎言、失信和乏味,让她感到十足的痛苦和幻灭。

作者:OC Media

译者:阿K

来源:OC Media

插图:OC媒体

尼诺(化名)在17岁时加入了格鲁吉亚梦想的青年组织,她很高兴能在大选前为该国的执政党工作。但经历了三个月的操纵社交媒体、谎言、失信和乏味,让她感到十足的痛苦和幻灭。

去年9月,我的朋友告诉我,格鲁吉亚梦想正在为他们在鲁斯塔维的青年队招募成员,我决定报名参加。

我倒是有很多空闲时间,因为我在读中学最后一年,可以想来就来。所以我决定加入,主要为了让自己有事可做。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个好机会:我可以学到新东西,获得一些工作经验,而且我们得到的承诺是每月₾300–₾400($110–$150)的薪水。

但当我在2022年1月到达那里时,现实与我想象的完全不同,而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情况只会变得更糟。在我为格鲁吉亚梦想工作的三个月里,我发现他们几乎在所有事情上都对我们撒谎。


嘲弄反对派


当我出现在办公室时,首先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的新同事。我原以为为格鲁吉亚的执政党工作,就会和比我年长一些的人一起工作,而且工作氛围会很严肃。

恰恰相反的是,我发现我和一群女孩子在一起,年龄都和我差不多,大家都很漂亮,工作氛围也很愉快。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在即将到来的鲁斯塔维市议会补选之前确保格鲁吉亚梦想的选票,但他们给我们布置工作的内容有时非常奇怪。

格鲁吉亚梦想的伊拉克利·沙塔基什维利于 2 月在鲁斯塔维市开设了他的竞选总部,照片:格鲁吉亚之梦。

当我们刚到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我们——无论是鲁斯塔维青年团的负责人还是来自第比利斯的党代表。他们先做了自我介绍,聊了聊自己,但没有和我们互动。

我们被分成了数个小组,每个小组都有一个领导者,我所在的小组领导名字叫拉扎尔,由于我们都是女孩子,负责人就称我们为“拉扎尔的天使”,并给我们的工作群起了同样的名字。

起初,我们被告知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将在社交媒体上进行。我们没有创建虚假个人资料——我们发布了我们自己的Messenger和Facebook帐户中的所有内容。

他们让我们开始评论,例如,我们被要求在格鲁吉亚梦想或支持格鲁吉亚梦想的帖子下发爱心表情包,就和那些水军帖子一样,使用主题标签,祝愿候选人在选举中好运,并在我们自己的页面上分享支持的帖子,所有这些工作都是为了让我们看起来像某种青年快闪族。

我们还不得不在网络上嘲弄反对派,我们小组被告知要在 [反对党领袖和前总统] 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 (Mikheil Saakashvili) 的帖子下发表评论——我们被告知要用“哈哈哈”来评论,并写一些东西来嘲讽他或者让他感到羞耻。

小组中的其他人立即按照拉扎尔的要求去做了,但我拒绝了。我说过我们的职责不包括对其他人言语刻薄。

拉扎尔没有强迫我发帖,也没有直接来解决这个问题,但他很生气。他想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我不在米哈伊尔的帖子下面张贴一张嘲弄的笑脸?但那是我不会做的事,我怎么能无故取笑一个人呢?尤其是在别人的命令下。


让朋友、家人和邻居投票


我们除了在社交媒体上的工作之外,主要任务之一是动员来自陌生人以及我们的朋友和家人的选票。

我记得我们被告知要收集 30 位与我们关系密切的人的信息,保证他们会投票给格鲁吉亚梦想。

今年早些时候,他们采用的策略是敲开公寓楼的门,询问人们要投票给谁。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这种策略是不可靠的,所以决定和我们一起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他们要我们收集家人和朋友的数据,并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在两周内收集到 30 个肯定会投票给格鲁吉亚梦想的人的数据,我们就会得到报酬。我们必须提供他们的名字和姓氏、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和地址。

我让我的亲戚填写问卷,但他们笑着说他们不会投票给格鲁吉亚梦想,所以我无法登记他们的详细信息。其他女孩则开始作假,用陌生人的名字或她们发明的名字填写表格。

然后我们得到了一份名单,上面列出了我们和其他团队收集了他们的数据的人员名单,我们必须将这些信息输入计算机系统中。

我们应该收到这项工作的三天一共 ₾50(18 美元)的报酬,但我们小组中没有人得到报酬。另一个小组却拿到了报酬,而我们是通过朋友才知道这事的。

我们还在同一栋楼的呼叫中心工作了一整天,我们打电话给住在鲁斯塔维的人,询问他们投票给了谁。有的人接了电话反应平静,有的人则在电话里怒火中烧,嚷嚷着不关我们的事。

他们有时还会把学校老师聚集在那里,他们会把老师们带到办公室讨论“新项目”。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都被带到了二楼,我们上去上班的时候,工作人员很粗鲁地跟我们解释说不让我们进去,还逼着我们赶紧下楼。

最终,格鲁吉亚梦想的候选人伊拉克利·沙塔基什维利以90%的得票率赢得补选。


失信和拖欠薪水


在很多时候,我们似乎只是坐在电视台的摄像机下,我们的团队负责人只是需要能够向他的老板证明他鼓动了年轻人参与竞选活动。

然而,我们是否真的在做任何有意义的事情并不重要,所以我们一直被告知要花时间参加令人兴奋的竞选活动,而我们却坐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做。我们被告知我们可以划划手机消磨时间,但必须每天都出现,而且他们对此把关非常严格。我们组有28个女生,领队告诉我们每天至少要有14个人在。

我常常失望地回家,因为我以为今天会有所不同;我们会做一些有用的事情,他们会欣赏和认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以及我们是如何做的。我不知道的是,最坏的情况还没有到来。我们已经浪费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部分原因是承诺给我们的薪水。给我们的承诺是每月₾300–₾400,这对于人生第一份工作来说还算不错,尤其是在鲁斯塔维这座城市里。

鲁斯塔维,第比利斯东南20公里处的工业城市。照片:Tamuna Chkareuli /OC Media。

但事实证明那是个谎言。最后整整三个月之后,我们每人只拿到 ₾100 美元(36 美元)的报酬,而且他们给我们的报酬的时候显得如此的不情愿和愤怒,看着让人觉得我们到手的薪水是起初承诺的双倍。

当我们就此向他提出质疑的时候,我们的组长很生气,并简短地解释说他也有顶头上司,所以这一切不是他的错。但我们从朋友那里得知,在鲁斯塔维的其他几个格鲁吉亚梦想青年团体获得了₾300(110 美元)的报酬。尽管我与我们的团队领导发生过一些小矛盾,但我们已经按照要求完成了所有事情。

但最终,我们无能为力,也是因为我们没有签合同。他们一开始告诉我们,先好好干活,以后会拿到工资的。当时,这一切对我来说似乎很美好,我以前从未参加过工作,所以只有当他们违背所有承诺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签合同的重要性。

我只感到被欺骗了,但我什么也做不了。


离开时的推搡  


三个月过去了,我决定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我不喜欢我们所做的一切。我给我的朋友们发了一条消息,然后鼓起勇气准备去办公室,告诉拉扎尔我不想再和他们一起工作了。

就在我正要发信息给拉扎尔约着见面的时候,我收到了他发的一条愤怒的信息:“什么,你就直接告诉你朋友说你要离开了,那你不能给我写一封辞职信吗?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

我解释说我正要写辞职信给他,只是向和我一起工作的女孩提了一嘴,而且我有点被吓到了。结果那次线上对话就结束了我在格鲁吉亚梦想的工作时光。

几天后,我去办公室从朋友那里取些东西。当我走到门口时,拉扎尔就站在那里。他不屑地看了我一眼,问我来这儿做什么,不等我回答他就走开了,走的时候还用肩膀狠狠地推了我一下。

就这样,我在格鲁吉亚梦想的办公室工作结束了——没有合同,三个月的全职工作薪水为 ₾100,并且还推搡着让我离开。


日新说

我们的世界不止有一种声音

日新说(Copernicium)旨在创造一个多元化声音的非盈利平台,汇集世界各地优质作者,用以观点和知识的学习与交流,在利维坦的缝隙间绽放思想的花。

欢迎关注我们的官网:www.copernicium.tw

微信公众号搜索“日新说Copernicium”,今日头条搜索“日新说Copernicium”

安卓版APP在Google play 搜索“日新说”

您的点赞、在看、关注、分享就是对我们莫大的支持,谢谢你们~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