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uchewood

Young forever,naive forever

中文如此重要,以至于不能交给语文老师们来负责

现在的这类考题,只是训练出学生面对各种可疑的素材都不加思辨,洋洋洒洒写上一通的能力,窃以为不能说是选拔适合进入大学深造的人才的好法子

前几天中午家父跟我谈起这次的高考作文题。他作为上个世纪的高中语文老师表示震惊,感觉这种题目会让学生无所适从乱写。我听后深表赞同,顺便就吐槽一下:“ 中文如此重要,以至于不能交给语文老师们来负责 ”

好吧,这其实是句俏皮话,化用了一战时法国“老虎总理”克列孟梭说过的格言:“战争太重要了,以至不能把它交给将军们去处理。War is too important to be left to the generals” 战争涉及到整个国家社会的方方面面,而将军的思路只是怎么打。 




同样的,中文是个人乃至整个社会进行思考和交流的核心工具和载体。从这次高考作文的题材来看, 出卷老师做了求新求变的努力,然而, 个人觉得这些出题的范围, 远远超过了出卷老师的知识范围,有点用力过猛。不禁想问,老师你真的确信你出的题目没错吗?

***

比如说《红楼梦》的那一段,“沁芳”难道就一定比”泻玉"很好吗?我还觉得”泻玉“这个组合比起“沁芳”来说有新意哩。

其实 曹雪芹书中已经提到了,此番游园,“原来众客心中早知贾政要试宝玉的功业进益如何,只将些俗套来敷衍。宝玉亦料定此意。”所以, 宝玉一说出“沁芳”,众客们看到“贾政拈髯点头不语”,就熟练地"都忙迎合,赞宝玉才情不凡”。 

所以说“沁芳”比”泻玉"合适,本来在全书中只是一种展现宝玉父子微妙关系的桥段。作文题中的所谓“能在更广泛的领域给人以启示,引发深入思考”,根本就没啥事实基础。只需追问一句, 老师,您为啥觉得“能在更广泛的领域给人以启示”呢?

这种出题法,其实是一种科举时代的遗风,那时从四书五经中摘取一句,就要求举子写出里面的微言大义。然而,科举时代的出题,是建立在假设四书五经每一句都是圣人言语的基础上,所以背后有整套传统价值观作为支撑。 

但是现在从长篇小说中(即使是《红楼梦》这样的伟大小说中)举出一个桥段,就假定这是个确凿事实,并要求学生延申到其他领域,就有点可笑了。 

“微言大义”原本就是不容易把握,甚至也许就是尽量应该避免的论证法。首先, 引用的句子或例子得是绝对正确的, 这本身就是几乎不可能的 。其次, 如果要从这个“微言”引申出“大义”来,那么适用范畴到底多大, 能不能跨越到不同的情境, 本身就值得大加商榷 。 

所以这种出题法,是挺适合古代幕僚,或者贾府众客之类, 反正东家说的都是对的,再引申吹捧一下,确实是古代文人谋生糊口的利器。对于现代学生来说,不掌握也罢。 

****

至于另外一道题目呢, 那种“本手/俗手/妙手”的区分,咋一看意味深长,但是出处也很可疑。我问过一位象棋高手朋友,发现他们专业棋界也不是普遍认同这个概念,真不知出卷老师去哪里获得的信息。 

事实上, 这只是典型的东方传统文化里的神秘解读法,不管是在武术/中医等领域, 都有类似的这种分类。而且,不仅仅在中国,在日本在那些各种“道”里, 类似说法也挺多的 。但是这种概念,是有其有时代背景的。 


在传统社会中,缺乏大规模公开竞赛,所以很多技能都无法独立透明地衡量实际效能,而且也不能就过程做比较精密的分析。此外,类似琴棋书画等等技艺,还有一种上层社会特有的文化意味,那么就需要做出一些抽象概念来做等级区分。


因此, 古人就用类似“本手/俗手/妙手”之类的美学词汇来分析技法的价值 ,并非不可理解。 这些概念如果被今人借用来作为文学鉴赏手法,也许也有启发性。但是这本质上是一种前现代的思考方法,鼓励学生延申到其他范畴, 可不是什么好事 。


以前我这个围棋高手朋友跟我说过, 围棋是个胜负世界。那么,面对胜负的判然有别,这种妙手和俗手之间的区别在哪里呢?会不会只是从结果倒退出来的解释而已?

围棋比起象棋,更有一种东方神秘色彩。所以在前几年AI的算力还只能打败国际象棋大师,而不能打败人类围棋手的时候,也流传着一些人类不会输给AI,因为围棋有“大局观”这类神秘能力的说法,当然2016年的阿尔法狗之役后,这种说法就慢慢消失了。 

经济学家TYLOR COWEN 在讨论AI对象棋中的颠覆作用时, 提到象棋大师们创造了一个短语一“这是电脑的下法”一来形容那些电脑所做的“丑陋的”、违反直觉的决定,及那些看起来肯定不对的走法


然而,这些下法丑陋的机器几乎每次都能击败象棋大师。那么,这些是妙手还是俗手呢? 

实际上,由于机器算力远远超过人类,现在象棋机器之间的比赛已经如此精彩纷呈、如此登峰造极,而且策略如此错综复杂,以至于即使是最好的人类选手,如今都难以跟上它们的节奏。这些机器的下法反复显示出,我们人类的直觉有多不可靠,即使是在学习象棋几十年之后仍是如此。所以, 对于电脑推荐的走法,人们常常听到的无奈评论是:“没有人类会走那一步棋。“ 

就这一点来说,“本手、妙手、俗手”就属于无法量化的评价标准,依据则主要来着人类不可靠的直觉

我们现代人在思考问题的解决时,则应该想着用尽量好的思想工具,用最高效的方法解决。这种带有武断的美学标准甚至道德标准的”本手/妙手/俗手“分类,可以休矣,更不用说还要延伸到其他领域了。

*****

从这些题目可以看出,出卷老师的求新求变已经超过了他们的能力范围,为何如此呢?  

因为,如果是局限在传统的语文的范畴求新求变,就会出现这种玄学意味的内卷 ,只能从古典题材甚至民间说法中去寻找素材加以阐述,而且很难避免夹带有大量中世纪的思想钢印。

 可是,高考既然是大学入学考试,而绝大多数学生根本不会去读中文系, 那么高考语文这一科,就应当是考验学生是否有独立阅读理解大学程度的各科教科书的能力 ,而写作能力的考察上,则应该看看能否实现句段之间逻辑上的严整。

然而现在的这类考题,只是训练出学生面对各种可疑的素材都不加思辨,洋洋洒洒写上一通的能力,窃以为不能说是选拔适合进入大学深造的人才的好法子。 

****

顺便说下,说到孩子的作文训练,前几天倒是写了一篇相关题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