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音
鸿音

飞鸿响远音

第一夜

(写于9.14,布琼布拉)


还是熟悉的时间,熟悉的天气,和一月时没什么两样,如果有,那可能是南半球这时候是由冬转夏的季节,不过对于南纬四度的国家来说,又有多少不同呢?可能走出机舱的那一刻,在同样的温度下现在要比一月更凉爽一点。

暂时住进一个给访问学者的宿舍,房间条件比之前住的宾馆又差了一些,卫浴和厨房都在走廊,不再是自给自足的小单间,蚊帐上也破了几个洞,不知道今晚能否捱过蚊子的轰鸣。但依然是现代的,有抽水马桶和浴缸,只是没有热水,让我想起了军训时的冷水澡,不过这次大概要“军训”一年。厨房的小灶台和鲁汶或者海德堡的学生宿舍式灶台如出一辙,一式四个呈方形排开的线圈灶有一个大的盖子,盖上时可以放盘子什么的,下面是一个烤箱。锅碗瓢盆也基本够用,带来的火锅底料有了用武之地。只是有些吵闹,旁边是一个酒吧,看球的人们正聚集着观看欧冠,嘈杂伴着雪花声的电视里只能听见零星的法语,可能信号并不强大。虽然听不清(也听不太懂)解说的内容,但只需要挺人们的遗憾、欢呼和鼓掌,就知道是与进球失之毫厘,还是一击命中了。足球的确是世界第一运动,欧冠也果真是商业价值最高的足球赛事,即便是水平并不高的布隆迪,也总有成群的球迷围在电视机前为之心动。借用徐阳的话说,这里的足球也很纯粹。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