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牧的小鳄鱼

刺破肥皂泡

新人报到| 写作,痛苦与快乐并存

无论是多么散漫随心的写作,都需要自律力来把奇思妙想拽到纸面上。

写作伴随着抓耳挠腮的痛苦

今天我重新打开了藏在桌面角落的文件夹,里面装着十几篇仅仅写了开头或大纲的各种文章,简直像个乱葬岗,无数得不到了结的文字怨灵在其中徘徊。

有一句经典励志用语,大概意思是“凡事只要开始,那你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冲这句话而言,我应该是一个十分成功的成功一半人士吧(笑)。

上大学以前,我受语文老师激励,每周都会写周记给她看,这是应试以外我为数不多的自由空间。那时我笔力尚丰沛,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创作都会触碰,时不时还会央老师帮我发表到校报上。但上大学之后,持续写作所需要的自律减少了许多,除去必要的学术论文和演讲稿外,我就再也没碰过笔和键盘了。

当然了,我写作的欲望仍在,只是这种欲望的诞生通常来自学业的苦闷。考试和论文的忙碌、马上要找工作的焦虑……这些现实的困顿会触发我惯于逃避的本能,心灵顿时遁入异想世界。可是,把想象倾泻到纸面上又需要时间。当我有空闲时,漫画、游戏、和朋友游天游地的快乐又会重新占据时间表,写作也就有力无心了。因此自下定决心写些东西以来,这种“没时间但有想象力,有时间却没想象力”仿佛成了一种诅咒。

写到这里,我才堪堪发觉,我永远都在逃避当下该做的事。复习考试时,在脑内胡思乱想编Rom-com剧情;终于到写作时,手又忍不住摸向书架的漫画本。这样的经历反复了几次,我算是明白了监狱出租牢房给作家赶稿用的市场需求所在。

写作也有无可比拟的快乐

掰指头一算,我在2019年左右就注册了马特市的账号。当时的我也只是借用学校的网络通道,偶尔来翻找国内互联网上被消失的文章和讯息。坐在观众席上,习惯于围观诸位前辈和朋友的文章,我还未动过自己尝试发表的念头。

在以往,平时没法纾解的忧郁,或是无人分享的喜悦,我都是酣畅淋漓乱写一通,然后登放在仅自己可见的笔记本上。沉浸在妄想中的自由与快乐,相信屏幕前的大家也尝过其中滋味。

嗯,这种专属的痛苦与快乐,恐怕会继续保持一种无解且平衡的矛盾态,折磨着我吧。

对了,还有,大家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