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被删掉的稿子
纪念被删掉的稿子

不定时更新,等灵感当中

4万万 够不够?

人少了,没人拉磨了

谭嗣同说,世间无物抵春愁,合向苍冥一哭休。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

曾经的中国积贫积弱,人口也只有4亿多,经过这么多年发展,终于在4前面加了个1,实现了14亿人口。

但是现在人口问题又上热搜,因为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乔杰在公开讲话中表示:“预计2023年出生人口数约为700万~800多万。”

掉的有点快呀,我国新生儿人口数量近5年内下滑约40%,2021年全国常住人口出生人数1062万人,没想到这竟然是最后的辉煌了。

2022年全国出生人口共956万人,直接破千万,本来还想着能低位维持一段时间,没想到继续跌停。

今年可能连800万新出生人口都没有了。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生,也是因为生不起,那之前4亿人都过下去了,人口出生数量如果持续创新低,14亿人变为4亿人能不能过下去?

这里面要担心的最大问题,可能是“后续经济增长动能是否充足”,人口下滑,没有那么多人拉磨了,在“未富先老”的情况下,年轻人少了,老人还能不能养得起?这个问题关乎大家的后半辈子。

分析这个问题,就要祭出“索罗模型”了。

所谓“索罗模型”也称为经济增长理论,是经济学中的一个重要理论模型,用于解释经济增长的原因和演变过程。该模型由罗伯特·索洛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并在随后的几十年中得到了广泛研究和发展。 索洛模型的主要内容包括三个要素:人口增长、技术进步和资本积累。这三个要素相互作用,共同决定了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路径。

那么人口增长、技术进步和资本积累其实对应的就是“三种产业形态”。

人口增长——劳动密集型

技术进步——技术密集型

资本积累——资本密集型

开放后的几十年,其实我们一直吃的是人口增长,劳动密集产业的优势,比如说转型之后的俄罗斯,人口没我们多,叶利钦等等俄罗斯高层还在内斗,方向没有选择好,等到俄罗斯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牢牢占据中低端产业的“生态位”了,这个时候想抢,俄罗斯已经没可能了,不仅仅是因为前苏联重视重工业,轻工业基础本来就不“肥沃”,俄罗斯也不可能像我们一样,通过“人肉干电池”把产品价格压缩到极致,俄罗斯一看自己国土上的资源,最后变成了个“能源国”,当然俄罗斯这么做的结局也很明确,就跟鹤岗一样,以资源立足,一旦资源枯竭,将很难翻身。

那么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下一步,必然是走向资本和技术密集,主要是索罗模型也说明了这一点,那就是当人口正增长时,该数学模型中的直线会变陡,稳态的人均资本和人均产出都减少了。

套用马尔萨斯陷阱的说法,“人口增长按照几何级数增长,而生存资料按照算术级数增长”,因此在生产力不变的情况下,如果放任人口增长,最终将导致“共同贫穷”式的“马尔萨斯陷阱”。

一些亚非拉国家和清代中国的经验证据表明,高人口增长率与低人均GDP确实存在着较强相关关系。而摆脱马尔萨斯陷阱的唯一方法则是技术引领下的工业化。

但现在的问题倒不是人口持续增长,生产、生存资料跟不上,导致人均分配减少的问题,而是在经济还在增长的前提下,人口却开始减少了,作为发展中国家,却得了“发达国家”的病。

这就要说到,吃到红利了以后——如何分蛋糕的问题了!

分配,分配,还是分配!

首先,还是世界工厂的时候,可以说人多力量大,但是当从劳动密集型向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转变的时候;资本密集型会要求分配合理,表现就是明确的产权保护,你明确了我投资的生产资料的产权是我的,那我就可以把分配给我的这一部分收益全部囊括入怀,当人治出现的时候,产权无法得到保护,资本投入了,但是压根分配不到收益,谁跟你玩呀。

这里还是举例俄罗斯,看这张图就知道了,对于资本的随意没收,人治取代法治,请问谁还敢去俄罗斯投资呢,这就是产权保护的重要性。

其次,产业转型升级,需要人才,人才会要求当我创造了独一无二的东西的时候,我个人能利润最大化,所以集体创造与个人创造需要明确区分,不然成果是这个人创造的,领导就签了个字,就要说这是领导的功劳,让领导享受最大收益,那这样的话,谁还愿意去创造呢,反正都是大锅饭平均主义,躺平就好了嘛。

这方面的案例就是诺贝尔奖,诺贝尔基金会的章程规定:一个奖项的奖金可以1人独享,也可以2人或3人共享,但不能3人以上共享(除了和平奖)。这就是把团队排除在外,号召通过个人努力获得成功。再看看屠呦呦,她得诺奖的时候,也没说哪位领导跟着一起去获奖吧,也没说哪个研究院集体跟屠呦呦一起拿奖分奖金吧,给她个人的就是个人的,这就是产权明确,分配利益明确。

如果分配做不到明确,那人才们就会发现,我吭哧吭哧干了半天,要不被山寨了,要不归别人了,我的一生变成了:

莫欺少年穷

莫欺中年穷

莫欺老年穷

寿终完结撒花

人才自然没有创新的动力了,结果就是躺平,躺平的结果就是发展停滞。

不仅仅对于资本和人才来说,分配至关重要,对于普通人来说,分配也至关重要,国家经济发展了,个人收入没涨,那不就是现在的情况嘛——生产率提高了,分配没跟上,没钱消费,产能过剩,降低产能,投资减少。

但是为啥之前分配也是这样,经济动能却还是很充足,那是因为核心是“出口和投资”,出口本质还是消费,外国人消费我们的产品嘛,扩大投资也是为了满足全球的消费需求,但是随着美国加息,经济放缓,消费能力下降了以后,出口动能就不足了,出口赚不到钱,也没钱投资扩产了,这个时候再认真审视国内消费的时候,才发现国内消费压根当不了“扛把子”,越是让老百姓消费,储蓄的反而越来越猛,毕竟,7月11日,央行官网发布2023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本外币存款余额284.67万亿元,同比增长10.5%。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278.62万亿元,同比增长11%,增速比上月末低0.6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

所以,根据索罗模型,一个经济社会在单位时期内(比如1年)按人口平均的储蓄被用于2个部分:一部分为人均资本的增加△k,即为每一个人配备更多的资本设备;另一部分是为新增加的人口配备按原有的人均资本配备设备nk。第一部分称为资本的深化,后一部分被称为资本的广化。

如果不能实现良好的社会财富分配,社会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请问如何实现“资本的深化”和“资本的广化”?

在人口负增长的当下,当务之急还是要有一个良好的分配,刺激人才持续创新,持续在技术水平方面进行提高;同时持续开放,吸引资本流入,不然就很难保持经济持续增长态势,如果经济增长停滞,但是支出保持不变或者增加,那缺口会越来越大的。

最后,回答开头的那个问题,4万万,够不够?如果在技术进步和资本密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4亿人的产出=14亿人的产出,那4亿人当然可以,如果离开了这个前提,只是单纯的人口下降,那负面影响可能要大过正面影响了。

参考资料:

宏观经济学教程——从入门到入学

今年出生人口或低于900万 院士称当前育龄女性生育率堪忧

中国商人20亿美元巨额资产在俄罗斯遭洗劫

2023年上半年人民币存款增加20.1万亿元!你增加了多少?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