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的树洞

一个进化中的老透明

凡人呓语-22.5.28-不同视角的感悟

近在咫尺的“横看成岭侧成峰”

Holy matters:

小区楼下有一棵树,孤孤单单的立着,任凭四季变换,终不改颜色,永远是绿油油的,惹人喜爱。我说不上来它的名字,姑且就叫它未名树吧。每天未名树静静的立在花坛里,花坛的正对面,就是小区行人出入的A大门。每天天还没亮,未名书就早早的睁开眼睛,等在那里,目送着睡眼惺忪的孩子们三三两两的上学。给孩子行完注目礼,接着就是那些个行色匆匆的上班男女,同样在它的目送之下,奔赴自己的生活。

自从搬到这个小区,我就认识了这棵未名树,但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到它,毕竟并不是什么古树名木。但每天下班回来,远远的看到它站在那儿,心里就觉得很踏实。某天周末闲来无事,顺着阳台胡乱向楼下小区的院子望过去,突然发现未名树原来这么好看:错落有致的树冠迎着朝阳,像一朵朵绿色的蘑菇贴在树干上,而且绿的那么有层次,靠上的叶丛绿的鲜嫩,而靠下一点的叶丛绿的深沉。大自然果然是技艺精湛的雕塑大师,就这么一株普普通通的树,在风和阳光的雕刻之下,竟然出落的如此精彩。

不同视角下的未名树君


从那儿以后,我就会特别注意未名树君,每天路过的时候,就会多看上几眼,闲暇无事在家里的阳台也是一样。但我发现,从楼下仰望未名树君和从楼上俯视它,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从楼下看,其实未名树君并无太多精妙之处,但在楼上看就不一样了。虽然是因为观察的视角不同,造成的体验差异,就像大部分人的搞怪自拍,从下往上拍自己的脸,就异常难看,但换个角度就一下子惊艳四座。看来有灵的万物,都会懂得一个道理,就是一定会对自己在乎的人或者东西,从某一个角度,去让对方见证最好的自己。

但是我在想,未名树君向上展示最美的一面,是为谁呢?肯定不是为我,因为我也是偶尔发现它更加美好的一面,而且未名树君也不会care我们是否会注视它,它不靠我们而活,不用尽心的取悦我们。我想,我知道答案了,未名树君,最在乎的是阳光,是太阳。它要不断的伸展,去拥抱阳光的同时,也在向阳光展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就好像在说:嘿,太阳,谢谢你让我生长给我能量 ,你瞧,托您的福,我活的多好呀。

我在想,树既如此,我们人类是否也要有一样的觉悟呢。对于向自己施恩的人、给予自己帮助的人,给他们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也是一种感恩的表现吧。并且,要主动的去向对方展示,告诉对方自己因为对方才会变得如此的美好,这样自己在尽力飞舞的同时,爱我们的人、帮助过我们的人,也会真心的为我们感到骄傲,为我们祝福罢~

话说回来,若有下辈子,我也想试着当一棵树,就像作家三毛的著名的诗-《如果有来生》里说的那样: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马特市永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