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的树洞

一个进化中的老透明

凡人呓语-22.6.28-吃货的梦想

人间走一遭,美食不可辜负~

Holy matters:

我比较喜欢美食,用蜀国的话来说,叫“好吃嘴儿”。虽然好吃,但是却远没有到达美食家的境界,充其量算一个美食爱好者。若美食爱好也分等级学历的话,我顶多算的上美食届的婴幼儿水平——单纯的喜欢美食带来的满足和幸福,满足口腹之欲而已,要说美食有什么妙处和名堂,是万万说不出来。

小时候生活在辽国,物质匮乏,所以那个时候但凡遇到一点自己喜欢的吃食,那势必要大快朵颐之,像一个小饕餮兽一般,不吃个沟满壕平绝不会罢手。而这种心态到了长大以后,逐渐形成了对美食的补偿心理,同时又有一种占有欲。以至于到现在,无论是自己做抑或是买现成的,都养成了但凡吃一次好吃的,就要吃的痛快,也最讨厌对美食浅尝辄止的方式,若是那样,心里会万分的觉着扫兴。至于什么健康之类、勿暴饮暴食的说教,先暂且放一边去吧,先满足口欲再说。

要说现在生活水平较之小时候,也已大大改观,除了山珍海味等名贵食材,现在想解馋吃一顿好的倒也不难,也负担的起。但我依旧难以忘怀小时候的味觉记忆里,奶奶亲手做的两三样小菜。她有很多拿手的家常菜,但我最心心念念的就是她炒的鸡蛋,那种简单但温暖的味道即使过了那么多年,现在每每回想起都仿佛余香在口。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配方和手法,就是取自家母鸡的三四枚鸡蛋,打入碗中,放点切好的大葱白碎,加盐、味精,搅散。起锅倒入一点豆油,待油烧热后放入蛋液,然后奶奶用颤颤巍巍的手拿着用了十几二十年的厚锅铲只消三翻五捣,关火出锅即成。吃奶奶的炒鸡蛋,绝佳搭配就是一大碗熬好的软糯香甜的大米粥。夹一筷子鸡蛋,放到嘴里,油香四溢,不柴不老、嫩而不散是越嚼越香,再扒拉一口大米粥,甜香软糯混合着蛋香,简单而满足。

如果说这只是儿时因为物质匮乏所造成的味觉错觉记忆——其实那只是记忆中的普通味道,就像很多人包括我自己,现在从网络平台买到一些儿时的吃食,咀嚼起来似乎没有儿时那么美好的味道——其实也不尽然。因为从小到大,我最喜欢吃炒鸡蛋,也尝过很多人炒的鸡蛋,包括父亲、母亲、朋友和我自己。但相比奶奶的手艺,总归觉得差强人意,不是火候过了,焦香有余而鲜嫩不足,要不就是过于嫩滑,而少了几分焦香。奶奶手艺的神奇之处,在我看来,就在于奇妙的从散嫩和焦老之间,找到了一个美妙的平衡点,多一分则老,少一分则嫩,所谓恰到好处是也。

昨天闲来无事看了一个讲川菜传奇的六道名菜的纪录片,边看边咽口水,爱人在旁边笑我的痴。我说你不懂,食色性也,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对美食最大的敬意除了杯盘狼藉的消灭之外,还要望图生津,说完两人相视一笑。平素无聊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各种美食记录片,也算是一种解压排遣的方式吧。我有一个非常吃货的梦想,就是等以后老了或者有钱有闲了之后,要按图索骥的把这些美食纪录片里记录的犄角旮旯的美食小吃,一一尝遍。那时节,坐着乡下的绿皮老火车,每到一处,穿街过巷探寻当地隐秘于市井的绝味,岂不美哉。那个时候,只要还走得动,我想我追寻美食的脚步,就永远不要停歇吧。

饕餮海中死,做鬼也满足!


马特市永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