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的树洞

一个进化中的老透明

凡人呓语-22.7.4-忆一位特别的老师

遇到好老师,真的是福气~

Holy matters:

记得上高中时候,我们班上的化学老师,是一位返聘退休教师——一位老先生,大家都称呼他为“化学老头”。化学老头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据说当年是以数学满分的成绩考上的北京钢铁学院-即现在的北京科技大学。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本身就已是凤毛麟角了,况且是当年数学的满分成绩考上的重点院校,自然身上多了些神秘色彩。

化学老头上课,基本不看教材,据他说,教了一辈子化学了,那点内容早就印在脑子里了。老人家所言非虚,每次上课各种知识点、化学公式信手拈来,板书汪洋恣肆,令人啧啧称奇。其实最神奇的,并不是他的看家化学本事,而是老头的文学功底。老人家年轻时候起,就酷爱古代文学,各种名篇佳句是出口成诵。所以那时候有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明明是在上化学课,上一秒还在讲元素周期,下一秒就切换到古文名篇的分析和解读。那会儿上化学课,有双重惊喜——不但可以学到有趣的化学知识——老人家讲的化学知识总是深入浅出、妙趣横生,同时还能学到不少语文知识——一举两得。所以那会儿难得的在化学课上,班上同学出奇的专心,几乎很少精神溜号的。

老先生也算是给我们这些混小子们启蒙了对经典古文古诗词的兴趣,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当老爷子回忆起他们读书时候,教他们那老一辈的先生们的魅力和底蕴,每次都会吟诵一句,所谓: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话不用多,就寥寥两三句,就把他对老一辈教书先生的敬仰之情,表达的精准而精炼。后面才知道这句话的出处,出自于范仲淹《严先生祠堂记》,是赞美严子陵的。这句话,从那时起一直深深印在脑海里。

化学老头最爱《古文观止》,那些精美的先秦名篇、六朝骈文,张口就来。讲到《曹刿论战》中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心里也不由得激荡;讲到《醉翁亭记》里那“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跟着感受古人的逸乐;提到《晁错论》里那千古名句“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老人家眼神里也多了几分坚毅,缥缈间,似乎又回到了他当年风云激荡的青春年代吧。

就这样,断断续续的,三年高中时光,跟着化学老头浸润了不少名篇佳作,那些精彩的名句,也给自己以滋养和启迪。高中期间的语文成绩一直不赖,虽然多应试的内容,但是在化学老头的带领和熏陶下,那种语感也些许内化到心里,所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就是这个意思。

高中毕业后离开辽国也近二十载了,从毕业那会儿,就再也无化学老头的消息了,按年岁推算,即使老人家健在,也逾耄耋之年,希望他老人家还健在,虽早已无法再继续教学了。时日无多,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了。若老先生已驾鹤西去,也遥祝她老人家在另一世安好,继续摇头晃脑的给人们讲述那些古老的、优美的句子吧。

马特市永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