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的树洞

一个进化中的老透明

凡人呓语-22.10.21-与孩子的冲突与和解

越发感到亲子教育的无力的同时,也更谨小慎微,因为教育是一门技术和艺术

Holy matters:

我不记得第一次挨父母的打是什么时候了,不过印象当中,小时候倒是经常惹父母生气,虽然自认为自己不算调皮捣蛋的性格,但也难免做出一些在父母眼里觉得过激和不合时宜的举动,然后遭来责罚。

现在轮到我做父亲了,这种体会开始深刻了起来,也更理解小时候父母的心境了。现在家里的儿子已经五岁多,已然是到了一个有自我意识、开始准备大张旗鼓的调皮捣蛋的年龄了。最近半年多以来,更是越发的飞扬跋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动手打人了,嗯嗯,有种“糟糕”的预感。

今天早上,因为想吃荷包蛋而不愿意吃水煮蛋,恰好家里鸡蛋用完了,就没法给他做,然后小朋友就开始进入胡搅蛮缠的暴走模式,两只小手又开始比比划划的往大人的身上招呼。我一看,嗬,这还得了,简直不像话。就追过去,掀起他的屁股,用左手狠狠的揍了他一顿。边揍边给他说不要再动不动就动手打人了。

这一次我没有留情面,用力稍微大了一点,感觉手都有点发麻了。小家伙被我这阵仗给吓住了,顿时有点不知所措,被打之后象征性的反抗难了一下,就一个人躲到房间里哇哇大哭起来,同时屁股上也多了些手印。看着他抽泣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我其实有点心疼,但是还是咬牙心一横没有理会他,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妥协,他这顿打就白挨了,也失去了体罚的震慑和教育意义了。但是我还是偷偷的示意妻子去安抚一下,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人是最脆弱无助的,一个暖暖的抱抱,就可以化解内心的大部分委屈。

果然还是挺管用,妻子在安抚的同时,等小家伙情绪平复了一些之后,也给他讲了些道理,看着他梨花带雨的小眼睛扑闪扑闪的样子,感觉他应该听进去了一些。最后等心情更加平复了一下之后,家里人就送他去幼儿园了。

在上班的路上,我也跟妻子在探讨和反思这次事件,到底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最终我们还是达成了一致:在一些原则方面,不能溺爱,也不能暴力对待孩子,在没有特别好的方法的时候,适时的身体惩戒,也算是无奈之举。其实,这个年龄段的小孩,有时候动手其实是用动作来试探边界,以及因为言语表达能力的不足,故此在遇到不顺畅的沟通的时候,会用动作来表达内心的情绪。而我也反思了一下,粗暴的武力对待孩子,以暴制暴的方式,其实也是无力和无能的表现,毕竟我们也是从那个年龄过来的,本应该感同身受才对。可为什么当是就控制不住了呢?看来人类共情能力不是标配和天生的,需要后天不断的去修炼才能习得,同时在身处不同的阶段、阶层和地位的时候,难免用自己手中那微弱的权力和优势力量去压制比自己更弱小的同类,我想着可能也是人类的劣根性吧。

此刻我想对孩子说:亲爱的小孩,我的臭小子,爸爸也有很多不足,我也需要成长,希望能小心翼翼的在你的成长道路上,陪你尽量走远些,这一次,我们继续像以前那样和好,可以吗?


马特市永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