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辰雄

我有猫,喵喵来了

我在西安翻译学院的日子①

一些疫情生活

因為擔心一些台灣的朋友不方便看我的文章所以我就用繁體輸入了。我們大陸的也很容易看懂繁體字的請放心啦。我希望你們看到我寫的東西能和我討論交流。謝謝。還有謝謝你們對我的喜歡和追蹤。

這個軟件不方便碼字,但是發佈東西還是蠻好的。我是從長毛象過來的。簡中世界的一切都很糟糕,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理解我的話。我支持統一,為什麼,我支持台灣把我們大陸統一了。中國大陸太可怕了,很可怕的政府。很可怕的中國共產黨。。。

說完了。差不多這是我的立場。

我算是在疫情的第二年復學的。西安對我很不友好。他們看不起人。我復學的手續很麻煩,跑來跑去,明明是簡單的事情,卻要各種地方批准,真的讓我很火大。真沒用這個學校。一點都不好。西安翻譯學院,他讓我絕望。

今天睡醒以後就被強制要求不准出寢室門了,我是說,一樓寢室大門。我們睡醒了,三點。被要求兩點半不准出寢室門,我們好餓,什麼都沒有吃。我打算從一樓窗戶翻出去,但是外面有志願者看著,我們被人監視控制。。。

大家可以上微博看看西安疫情防控的笑話。真的很惡心了。魔幻現實。實在恐怖。我肚子好餓。宿管阿姨說服從安排。什麼是安排,安排就是你們都吃飽了飯,所以不擔心不用出去,而我們只能餓死。

然後輪到我們這一層的人做核酸了我們才能下去扔垃圾,還有買飯,小賣鋪已經沒有吃的了。但是學校的公眾號上還要宣傳物資充足,真的很惡心。還強行要求學校的食堂員工住教室裡面,不給他們出去,他們只能睡桌子上,被子也是我們同學送過去的。真的很可憐。我們下去了。衝出去。然後我們被趕著和牲口一樣去排隊做核酸。兩天一次。還不允許我們做完核酸去食堂。我偷偷溜進去了。食堂一樓的房間裡面只有我一個學生。空蕩蕩的。瀰漫著熱氣。我的眼鏡起霧。我寧可希望這個是夢吧。我點了炒飯。因為炒飯冷了以後也是好吃的。我拎著我從小賣部搶來的一些垃圾一樣的食物。被人挑剩下的東西。我們都很無奈。還有絕望。什麼都沒有了。被困在監獄裡面。困在寢室樓。寢室發出門票給我們。一天出去三次,一次出去一個人。橘子坐地起價。什麼都好貴。為什麼。我覺得很痛苦。這是常態嗎。我希望西安政府下台。

好惡心

真的好惡心

我家裡的小貓失蹤了第三天。我昨晚奔潰得在自殘。

我有精神病。抑鬱症和雙向情感障礙。

我的藥快吃完了。但我沒法出門。西安封城了。我爸爸沒法送藥給我。我也出不去買。我害怕我什麼時候精神奔潰了就自殺了。

我害怕。。求你了。。小貓嬌嬌快回來吧。。我願意獻祭任何東西。你快回來吧。我的嬌嬌。不要讓我哭了。我真的要支撐不下去了。

我的家庭,我的父母沒法從情感方面支持我。

我唯一能寄託的只有我的貓貓。貓貓快回來。求你了。我很奔潰。今晚抑鬱的厲害。我幾乎睡不著。好痛苦。我希望我早點解脫。

希望疫情下的大家不要和我一樣痛苦。你們不在西安。以後也不要來這裡。這裡是地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