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辰雄

我有猫,喵喵来了

一些躁期的无厘头话

我很喜欢我的高跟鞋,五厘米高哦,然后穿这个的时候让我觉得我很像一个“女人”,我一次次把头发剃掉,因为我觉得那么多头发在头上不像我,我觉得好难受,太长了我就会剪掉。然后重新开始长。我家里没有人穿高跟鞋,我妈也不穿,因为感觉很花枝招展,村子里面好像只有那种出去站街的女人才会穿那种鞋子,一点都行动不便,不方便做家务看小孩干农活,你们这些女人从来不会好好打扮的像个女人一样。那要怎么样,把脸涂的刷白,涂鲜艳的口红,大睫毛。这样又不行,我在学校连画个夸张的眼线都被说不日常,日常是什么,纯欲妆,真搞笑,我纯欲你妈,就要装的又骚又幼,你们男人都喜欢操那种小女孩是吧。狗都懒得操你的屁眼。妈了个逼的。我就买了高跟鞋,我走来走去的,穿上文胸,穿上裙子,我化妆,我像个女人。

其实我觉得我像个合理的异装癖,总结到位。我合法合理地在那些社会上他们的眼光底下打扮成女人的样子。就像刚好杀了一个通缉犯一样。值得夸奖,不过下次还是活捉比较好。我看看这次在梦里又要杀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