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舟

放下恐惧,回归正常

随着防控的严格化和长期化,正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于被隔离、被歧视、失去生计的恐惧压倒了被感染的恐惧——跟这些一比,病毒也没那么可怕了。

新冠疫情已进入第三个年头,尽管病毒已进化出了不少毒性更弱、感染力更强的新变种,但看看周围就不难发现,中国人对病毒的恐惧和两年多年相比,似乎没什么变化,有的人甚至倒是更恐惧了。

在海外不少国家的生活已逐渐回归正常的当下,这一点尤其引人注目,不少人跟我说,对国人的这一反应深感失望乃至绝望,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人们放下恐惧,因为这一深入骨髓的恐惧,看来已成为回归正常生活最大的阻碍之一。

经历了这两年大大小小的无数争论之后,我渐渐意识到,要想劝服人们放下恐惧,不过是一厢情愿,因为他们想要的那种绝对的安全感,在疫情之后几乎已不可能重现,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托庇于全能的权威之下,因为软弱的肉身找不到别的出路。

照这么说来,我们的余生就只能这样度过了吗?

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我发现,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新现象是:虽然人们对病毒的恐惧很难放下,但随着防控的严格化和长期化,正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于被隔离、被歧视、失去生计的恐惧压倒了被感染的恐惧——跟这些一比,病毒也没那么可怕了。

上海最大集中隔离点,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新华社)

这些天来,在上海方舱医院的内情逐渐被披露后,支持居家隔离的声音明显上升,因为人们发现,方舱医院内不仅居住条件差、更容易交叉感染,还得不到多少治疗,既然本轮疫情的危重症极少,甚至没几天就可以自愈,那为什么不自己居家隔离,而要去受那个苦?

当然,这并不是说人们的想法一下子就都转过来了,因为虽然自己不想去,但却同样想离病毒越远越好。日前有这样一次模拟投票:如果有人是无症状感染,那你希望是——

A)居家隔离;

B)酒店集中隔离;

C)方舱医院;

D)专门医院。

想来是为了讽刺人们在当下的矛盾,有人就做了一张对比图:如果是自己或家人感染,那就选择“居家隔离”;但如果是邻居感染,那就选择送他们去“方舱医院”。

不过,上海已有小区居民发起倡议,支持居家隔离并承诺绝不歧视;有些阳性居家隔离后,本来担心遭人肉搜索并被污名化,没想到邻居们打听到后,主动上门送温暖。所有这些,即便仍非普遍,但却是社会认知出现变化的新迹象。

与此同时,各地严厉的封控措施使社会逐渐陷入疲惫不堪的境地,有些地方甚至一例阳性都没有,也进入“全域静态管理”。一个苦涩的笑话是:人们在谈到“清零”时,关注的已经不是病毒清零,而是卡里的钱要清零了。

别说是疫情中被封的地方,就算现在没疫情的地方,有读者说,他现在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本市有没有出现疫情,如果出现一例,心理已经做好停工停课的最坏打算了,“一点都不夸张”。

不少地方的工厂已封闭快一个月了,春节后几乎就没怎么开工过,工人每天只能拿30块钱生活费。

从“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在疫情之前的数字来看,储蓄最低的25%中国家庭,只要一个半月没收入,就会陷入举债生活的窘境。

换言之,如果封城超过一个半月,可能就有四分之一的老百姓发现,不用感染病毒,自己一家就快活不下去了。

当然,仅仅如此并不足以推动形势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整个社会仍未做好准备迎接开放,我也并不主张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马上放开,那很可能会带来巨大的混乱和舆论的猛烈反弹,但我想说的是:我们应当关注这种社会心态的变化,及早为将来回归正常制定计划。

我知道,这注定会引发激烈的争论。之前就有人跟我说,居家隔离、抗原自测都只能依靠自觉,然而“人的自觉是靠不住的”,到头来,“外行人的不完整倡议, 随时会变成‘管治不管防’的双重难度”。甚至哪怕特效药Paxlovid普及,也未必没有隐忧——试想当年四环素和抗生素的高速普及带来的教训。

4月3日的上海街头(图源:南华早报)

虽然本轮上海疫情高达98%以上都是无症状感染者,似乎表明Omicron毒性很低,但这数字让一些人安心的同时,也让另一些人深表怀疑:10万感染者,至今仅1例重症,无死亡病例,这几乎没有哪个地方做到过,难道病毒还特意放过上海?

我不是公共卫生专家,无意就此解释什么(当然,专家的话有些人也未必听),但我们所有面向未来的决策,说到底都奠基于过往的经验之上,问题是即便现在看起来可靠的经验,不见得未来仍是如此:武汉封城时死亡率高,现在上海未必如此;现在上海危重症极低,也不等于将来放开后各地都同样如此。

预想未来肯定有风险,谁都没办法避免。然而,如果总是惧怕万一的风险,回归正常生活那一天就永远都无法到来。

可能再过十年,都仍有许多人振振有词地认定,我们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这样,紧急状态将伴随我们的余生,后人将会谴责我们顾虑重重的懦弱。

3月14日,上海街头的核酸检测

虽然已经错失了不少时间,但国内也有在准备:3月12日,中国中国药监局批准五家新冠抗原产品自测产品正式上市,加上辉瑞的新冠口服药和继续加强疫苗接种,Omicron的毒性又大大降低,应该说当下的形势,至少在技术上已经与两年前迥然不同了。

现在真正的问题并不是在医学上,而是我们的社会心态何时能真正转过来:孤注一掷将宝押在清零策略上,一个影响深远的副作用,就是几乎没有B计划,一旦陷入快速扩散的疫情,全社会可能陷入在仓促间转换策略的被动境地。

站在岸边是永远无法学会游泳的。我们不可能等到万事俱备才开始,因为在瞬息万变的形势下,几乎不可能有完美的计划和充足的准备,何况再完美的计划,真正落实到执行中来,都会暴露出这样那样的问题。

真正重要的是,现在就开始为回归正常而着手准备起来,并在不断的实践中随时调整优化。

我们总要迈出那一步,恐惧是无济于事的。在小学语文课上,我们都学过那个故事:小马要过河,松鼠说水很深,老牛说水很浅,小马自己一试,不深也不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