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人

<秋霞的一千零一夜>,關於爸爸媽媽和阿公阿嬤的二二八故事

20《秋霞的一千零一夜》吳國楨來訪

吳國楨來訪

公公常常連同棉被,整大包的把優將抱起來,他自己坐在藤椅、弓起膝蓋,腳擱在茶几上,構築起一個角度,嬰兒被棉被團團圍住,坐得穩穩地,面對著慈愛的老爺爺的笑臉,祖孫兩人很舒適溫暖的對看,這種時候,公公就會哼唱起歌來,優將也完全陶醉在歌聲裡。

秋霞一直不敢提出要買一台風琴的事,她知道一向對家計都省吃儉用的公公,絕對不會同意花錢買「奢侈品」的。秋霞高女時代就對牧師娘彈著鋼琴教唱的側影無限神往,戰爭時還選擇了在小學當老師,每班教室都有一台風琴,老師的風琴聲伴著小學生放聲高歌是很快樂的事。

但看眼前這位抱著孫女,溫柔唱著兒歌的公公,這種氣氛和心情,好像也不輸甚麼音樂教育吧?

想到戰爭勝利那一年,祖國來的兵仔借住在小學,校方把大禮堂和操場劃分給他們使用,教室勉強維持可以上課,但是冬天一到,他們為了升火煮飯,甚至是取暖,竟然把課桌椅和風琴都拿去劈了當柴燒!粗魯的樣子讓人又厭惡、又痛心。啊,真希望那種日子不要再來了!

公公在戰後到二二八,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卻也遭受不少磨難。二二八後一年收到了法院判決「不起訴處分」,意思是撤銷他是陳儀裁定的「首謀叛亂分子」的罪名。公公當然還是很不平!他被亂戴帽子說是叛亂,只因為僥倖才逃過追殺,而他的朋友、同志,不幸的都死於非命或是失蹤,這對一輩子從事社會運動追求公義的蔣家人,是無論如何不能忍氣吞聲的!

優將快要滿三個月了,跟著祖父的歌聲發出咿咿呀呀可愛的聲音!秋霞忍不住向神明祈求:公公也老了,能有孫女陪伴一起唱歌,希望他能如婆婆的願望:「不要睬政治!」雖然家庭經濟拮据,但能全家人守在一起,輕鬆愉快度過,有個幸福的晚年就好了。祈求神明保佑。

這一天中午過後,公公說:「等一下有客人會來。」秋霞問:「喔,要泡茶嗎?」

「不必了,不知道幾個人,不會坐太久。」秋霞再問:「需要叫松柏回來嗎?」

公公沉思了一下,說「不必了。」還吩咐「卡將和你們小孩子都不要出來。」

好緊張!甚麼事啊?是誰要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公公沒有準備要下樓的樣子,重要的客人應該是在樓下會客室啊。公公卻一逕的在書房忙著。

三部黑頭仔車緩緩地靠在路邊停下來。司機下車開門,走出來三位高鼻子的阿凸仔和一位很派頭的中國人!秋霞差點暈眩起來,這些人是從電影《卡薩布蘭加》銀幕走出來嗎?幸好多桑叫大家都不要出來見客人!不然秋霞想自己一定會昏倒。

多桑竟然讓這些人走那個狹窄的樓梯,還進去他那個擁擠的書房!約莫過了半個鐘頭,一行人就告辭走下樓梯,那個樓梯走到底,要轉出門口時是不太容易的,尤其三個高頭大馬的美國人,公公也沒陪走下來送客,就讓他們自己這樣「想辦法」下樓、上車,然後車子就開走了。

這一刻,秋霞覺得十分光榮!「不愧是蔣家爸爸!」對啊,即使是多了不起的美國人,多桑都一視同仁,不會看高看低。

節雲今天半天課在家,跟著秋霞進到書房,興奮地問:「他們是誰?來做甚麼?」公公看起來也有些激動:「是省主席吳國楨,和美國大使的代表(大概吧)?」「要請我出來做官。」「很好啊,那您怎麼說?」

「我對做官沒興趣!」說著就揮手把秋霞和節雲趕出去。

黃昏時候松柏回來了,秋霞想,晚上再來跟他報告今天的「奇遇」。不知道松柏有沒有看過電影《卡薩布蘭加》?戰後很受歡迎的美國情報電影,烙印著不少青春少女的回憶。

電話忽然響了!公公接起電話,先是拒絕、推辭,說「我不考慮」,沉默了半晌,才說「不要這樣,好好好,我來我來我來……」放下電話,匆匆進房換衣服,西裝、皮鞋、帽子、外套……走下樓。

擦過松柏身旁時,停了一下,看著松柏,說:「我哪是講不去,說『老先生』要親自來!」走到騎樓,一台黑頭仔車已經等在門口,他坐上車,就開走了。

節雲非常機靈,拿著紙筆記下了車子的牌照。啊,孩子,二二八的記憶讓你們提早成熟和懂事嗎?爸爸被載去哪裡?會不會不回來?

秋霞恐懼地問松柏:「老先生是誰?」「是蔣總統,請多桑去官邸。」

20 ~ 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