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道长

作家,web3从业者

小说名称《核桃记》第38章:结束篇

芒果道长小说《核桃记》第38章:结束篇-优美女声完整音频在线听

“好了。”胖女人在玻璃墙后面举起离婚证,面向两人,翻看确认一遍后把本子分别递给两人。

“谢谢你。”苗桂兰微笑着道。

“不客气,这是我的工作。”胖女人疲惫的脸上勉强挤出点笑意来,这种事,她经历了太多次,看别人的悲欢离合,有人欢喜,有人忧愁,她自己呢?没人知道。

拿到本子后,苗桂兰看都没看就塞进了手提袋里,拿出化妆镜看了看妆容,如果不是在怀念红章盖下前的自己,那便是想看看焕然一新的自己。王长富把红本拿在手里捏了捏,崭新的本子很硬,油墨气味还没有散去,就像,刚出炉的高度白酒般明显,他鼓足勇气翻开,文字描写的内容很规整,想想看,应该和结婚证的字体是一样的,连字体的大小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照片的那一栏,只有他一个人,面带着微笑。记得结婚时,结婚证上的照片是他和苗桂兰,拍照那天,他们特意找了个可以化妆的理发店,花了两个小时做头发,顺便化了妆。

王长富看着照片上的自己笑了笑,合上时在心里说了再见,他和苗桂兰的过往,已经被整齐打包,即使只有少量的爱,也专门找了个大盒子来装上,亲情是最多的,整整装了几大箱,而那些讲不清道不明的羁绊,就从回忆的行囊里拿掉吧。合上离婚证的同时,把往事封存,时间像一把没有钥匙的密码锁,它锁住了小核桃和苗桂兰的那段人生,任谁也不会再去打开。

“老王,走吧。”苗桂兰把包挂到肩上,向下拉了拉衬衣。

“好的。”王长富站起来,跟在她的身后,走出了离婚大厅。

苗桂兰开了车,王长富坐到副驾驶上,他打开收音机开始听,刚好有电台在讲古琴,背景音里的琴声是浑厚的,王长富感觉,像是在某个炎热的午后,有位身着淡绿色汉服的女子,在青瓦红木的房子里沏茶,而音符,就像她用盖碗过茶时,水面留下的涟漪。王长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五点过,吃饭的时间是七点,王胜春和彭窈静去上游泳课和舞蹈课了,她们上完课还要去洗澡,等她们弄好也差不多是七点了,现在回家,似乎不是个好的选择。

“桂兰,韦总现在在干嘛?”王长富看着苗桂兰问。

“还是在管着公司的事儿的。”苗桂兰盯着前方的路答着。

“哦,我的意思是,他现在是在家吗?”

“是的,我以为你问的是他上班没有。”

“问他要不要出来喝茶?”

“现在?”苗桂兰快速瞟了王长富一眼。

“是啊!”

“我们不是先回趟家吗?我去拿点东西。”

“晚点吃完饭再回去拿,或者改天去拿也行的嘛。”

“好的。”苗桂兰减慢了速度,换了个慢车道继续说道。“那你想去哪家喝?你现在找,我导航过去。”

“去这家。”王长富把店铺找出来后,把手机架到出风口的地方,苗桂兰瞟了一眼后,在接下来的红绿灯路口左转了。

苗桂兰让王长富把定位发给韦总,让他去那边碰头,王长富拿起苗桂兰的手机,在犹豫要不要打开时,苗桂兰笑了下,说了句“开吧。”王长富才放心地照做。他在通讯录里翻了一下,看到“老公”的备注后,他有些失落,点开准备发消息时,他发现那个备注的电话号码是自己的,心里瞬间堵了起来,没有什么能通过。他直接翻到通讯录后面,找到备注是“韦民伟”的那个,故作轻松地打开,然后把消息发了过去。

三人碰头后,苗桂兰和韦总坐在了一边,三人随意聊了起来,大家都避开不合适聊的话题,没人提今天王长富和苗桂兰离婚,没人提孩子,也没人提接下来要分开的事情。话题还是比较轻松的,谈到公司上市的事情时,王长富才知道韦总他们碰到了困难,原本是定在十月份上市,那样的话他和苗桂兰都会有一笔比较可观的财富,但在做上市财务清算的时候,他们公司的账目算不清楚的地方太多,这是历史遗留问题。韦总是白手起家,他专科毕业后到处讨生计,后来自己做了财务代理公司后,才算是稳定了下来,前期需要业务量,有些大笔的交易涉及到回扣,这些是不方体现在发票和账里面的,那时候,他没想过能把公司做这么大,现在要上市才发现问题。王长富替他感到惋惜时,韦总轻松地抛了四个字。“富贵由天。”然后笑呵呵地喝下一杯滇茶。

人啊,真的是是不懂得珍惜的动物,非得到了中年,才开始挣扎着醒悟,再没有勇气把诗和远方当做理想,而是在马不停蹄的尝试着找到退路,再也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重新来过。即使是在离婚冷静期,王长富和苗桂兰也还是有很多交集,他们尽量把时间花在他们的家里,陪着王胜春吃饭,去公园游玩,亦或者是三个人一起连着看几部电影,直到有人在沙发上睡去。

“老王,即使我知道我们肯定会离婚的。”某个夜晚,两人去楼下散步时苗桂兰开口说。“我也还是有些不舍,我和韦总在一起不会辛苦,你和彭窈静在一起也幸福,但就是,心里挺矛盾的,感觉是我在亲手把你送到她的手上一样。”

“嗯,我也有这个感觉,桂兰。”王长富两手插在裤兜里,漫不经心地向前走着。“就像是我把你送到韦总身边的。有时候,我看到韦总就很生气,想不通,为什么我能忍受你和他在一起,有时候吧,我又在想,如果你没遇见他,是不是就不会离开家庭。”

“这个我也不知道,说真的。”苗桂兰冷笑了下。

“桂兰,如果我们现在勇敢点……”王长富话到嘴边,却没有勇气说完。

“哈哈,别瞎说。”苗桂兰拍了他肩膀一下,继续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但我们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能再给别人带来伤害了,再说,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春儿会怎么看我们啊,两个不靠谱的父母?”

“我又没说我们干嘛。”王长富辩驳道。

“就你那心思我还不知道?我还不了解你啊,你啊,就是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意别人受苦,但你知道,你没办法保证所有人都满意,懂吗?”

“懂。”

“你永远在我心里,我是你的第一个老婆,答应我不会忘记我。”苗桂兰有些哽咽。

“那怎么会忘呢?这话说得,好像我有多无情似的。”

“老年痴呆了也不能忘。”

“不敢保证。”

“看,你也有机会忘掉我的啊,好好生活就行。”苗桂兰推了王长富一下,笑着说道。

“我们不会忘掉对方的,即使我们后面会很少来往,我们还是亲人。”王长富转过身,眼里泛起一阵酸楚。

两人在人行步道上就这么走着,偶尔有猫从灌木丛的一端跑出来,快速钻进另一边的灌木丛,楼里有孩子的哭声,可能是想睡前多看两集动画片,被妈妈拒绝后的抗议。夜晚的风,还残留着白天的炎热,王长富想,没有什么东西就想这么消散去吧,即使面对黑夜,微热还是在他和苗桂兰身上轻抚着。王长富放慢脚步,跟在苗桂兰身后不远的地方,走到转弯的地方,是一段绵延到河边的下坡路,昏黄的路灯打在苗桂兰身上,染黄了她头顶的发,照亮了她半边身子,在王长富眼里,她一半清晰一半模糊,她就像某个寻常的夜里,散步时偶然碰见的陌生人。

他想起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如果看见对方在前面走,那一定会快步跟上去抱住对方的腰,但现在,他们的心如此虚弱无力,不再有力气去承认自己心里的勇敢。王长富快步走到苗桂兰身边,她转脸看他一眼后笑了笑,两人就这么走着,踏上小河边的木桥,年久失修的木板,在夜里嘎吱作响,就仿佛此时,这条路才是活着的那样。

“桂兰,我把房子留在你名下怎么样?”王长富抬头看着远处说道。

“不用,老王,留给春儿吧。你知道的,我也用不上。”苗桂兰笑了笑,白炽灯很刺眼,蛾子飞的嗡嗡响。

“嗯,这我知道,春儿现在还小,留给你也相当于是留给她了。”

“那还不如先留在你那里,然后等她大了再过继给她?”

“还是先给你吧,我有点私心。”

“哈,你那点心思啊,我懂。”苗桂兰低头看了看鞋子,拍了下王长富的胳膊继续道。“你就感觉我们的离婚是你的错,把房子留给我心里好受点是不是?”

“哪有?”王长富笑道。“明明都是你的错。”

“行行行,都是我的错,好了吧?”苗桂兰走过去挽着他的胳膊,两人同时低下了头。

“春儿真懂事。”王长富感慨道。

“是啊,我以为她不会接受我们离婚的事情。”

“这个她倒是跟我讲过的,我们如果离婚了她也没什么意见,只不过,她打心里还是希望我们能继续在一起的。”

“她跟你聊过?”

“嗯,聊过好几次,不过她是举例子她同学父母离婚的事情,然后大意就是她也支持她同学父母离婚,那样大家都不用在痛苦里搅合着,她们心里难过,但会长大。”

“现在的离婚率这么高,到底是怎么啦?”

“不知道。”王长富打了个哈欠,吸的太用力的原因,他感觉右边的肋骨下被胀的生疼,哈出气后继续道。“我想是因为社会的压力变得太大了,加上自我认知过剩,以前吧,大家都忙着讨生计,没人会把注意力转移到感情上和自我认知上来。现在好了,每个人都关心自己感情账户的余额,只想着增加,不想着转出,最后,谁都不愿意吃亏,就离了。”

“啊,老王,我没发现,你看起来是在讲道理,实际上呢,既讽刺我是吃多了撑的,又讽刺我只会从你那里夺取爱,却没有付出。”

“对咯。”王长富得意地大笑起来。

“你啊,就是欠揍。”苗桂兰一只手拽着王长富的胳膊,另一只手拍打他的背。

时间就这样飞快过着,他们决定离婚前的一晚上,那是吃完晚饭后,三人看了电影,然后坐下来聊离婚安排的细节,也询问王胜春的意见。气氛轻松,也难受,虽然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友情可以,但家庭这一桌说散就散是着实的难以接受。

“你们说吧。”王胜春喝了一口椰汁,坐在桌子的正上方,爸妈分别坐在她的两个侧下方。

“老王,你说吧。”苗桂兰转动着手里的玻璃杯。

“好。春儿,我和妈妈打算明天去申请办理离婚了,这是个艰难的决定,爸爸首先给你道个歉,我没想过我们的家庭会是这样的安排,我小时候没有经历过有爱的家庭,我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这样经历……但实在抱歉,爸爸没有把家庭经营好。”

“嗯,妈妈也要道歉,责任主要是在妈妈,没有把家庭照顾好,都是爸爸在努力修复,妈妈却没有回归。”

“行,我接受你们的道歉。”王胜春微笑着说。

“那么,春儿。”王长富开口道。“关于抚养权的事情,先给妈妈好不好?”

“可以吗?”苗桂兰问,王胜春没有作答。

“春儿,抚养权给妈妈,我们聊过的,因为妈妈不能再有孩子了,她只有你了。但这不意味着你需要跟妈妈和韦叔叔一起生活,你现在住校的时间多,周末和假期,我们可以一起回来现在的家生活,你也可以跟爸爸和彭窈静阿姨一起生活,这些都是你自己选择。”

“我知道,那……妈妈。”王胜春看着苗桂兰,握着她的手说道。“我想和爸爸一起生活,如果你想我陪你了,你告诉我,但韦叔叔,我跟他还不熟,我是不愿意和他一起生活的。”

“嗯,这个妈妈答应你。”苗桂兰脸上挤出些笑意,两手盖在王胜春的手上。

“房子的事情,留给妈妈,等你长大点,妈妈会把它转给你,就当做是爸爸妈妈给你的礼物吧。”王长富靠在椅子上说。

“好。”王胜春吸了吸鼻子,轻声答道。

“还有,春儿,我们三个永远是亲人,知道不?”王长富向王胜春的方向凑了凑,眼神坚定,他想要王胜春能感觉到他的立场。

“我知道,爸爸。”

“春儿,对不起,我不是个好妈妈。”苗桂兰说着,便放声大哭起来,只有这种时候,她才有勇气向王胜春表达歉意,她哽咽着继续说道。“别恨妈妈,好吗?”

王胜春摇了摇头,她鼻子凑近装有椰汁的玻璃杯,把两只手从苗桂兰的手里缩了回去,夹在膝盖之间,不停的碾压着,苗桂兰轻轻摸着她的后脑勺,她还是不停地摇头,王长富心里反酸,他猛喝一口白开水,重重地在身体内部砸出一声咕咚,这给了他足够的勇气走到母女二人中间。王长富拍了拍苗桂兰的肩膀,然后把她拉起来抱在怀里,他又摸了摸王胜春的头,最终,三人抱在了一起,像极了小时候,苗桂兰出差回来时三人偶有的拥抱。这种拥抱,以前很少,以后也不会有,想到这,王长富向里收紧了手臂。

第二天早上,苗桂兰和王长富在厨房做早饭,实际上也没什么可做的,煎蛋,煮粥,蒸了些杂粮类的食物,听到王胜春从洗手间出来后,王长富隔着客厅喊她准备好吃早饭。就这样,他们在桌子上坐下后,开始讨论最近听到的有趣的事情,看起来不像是吃完早饭就要去离婚,就仿佛,王长富和苗桂兰去离婚只不过是去交水电费那么简单。

“行吧,我爱你们。”王胜春搂着苗桂兰的肩膀,伸手去拉王长富。

“我也爱你们。”苗桂兰伸手到王长富面前,他拉起了她的手。

“我也爱你们,感谢你们,我的生命才完整。”王长富分别亲了下她两的手背。

“啊呀,爸爸,你嘴上的粥都弄到我手上啦。”王胜春把手缩回去,拿纸擦了擦。

“那爸爸下回擦完嘴巴再亲,我们闺女是大姑娘了,开始嫌弃爸爸啦。”

“一直嫌弃的好不好。”王胜春转脸跟苗桂兰说。“小时候,每次吃饭,爸爸吃着吃着,就亲我额头,他都没擦嘴巴的。”

“这就是你不对了,老王,女生的皮肤最讨厌油乎乎的啦。”苗桂兰和王胜春一起数落起王长富来。

“好好,我以后不亲咯。”王长富给自己塞了一大口粥。

“等等。”王胜春摆了摆手,继续道。“以后你不仅亲不到我,还亲不到妈妈,我希望爸爸能现在珍惜机会,亲妈妈一下。”

“我们?”王长富和苗桂兰异口同声道。

“对!”

“这不好吧,我和妈妈是已经要离婚的人了。”

“对劲!”苗桂兰起哄道。

“等等,那你们有离婚证吗?”王胜春坐直了身板。

“还没有。”苗桂兰说道。

“那不就行啦。”王胜春拍了下桌子,跟拍惊堂木似的,用那种不得不做的口吻继续说道。“你们不管是名义上还是法律上,都还是合法夫妻,当着孩子的面亲一下怎么啦?”

“别捣乱。”王长富憋笑着说道。

“喏,是爸爸不亲妈妈了。”苗桂兰假装委屈地靠在王胜春身上。

“爸爸,你现在是在违法,懂吗?”

“不懂!”王长富盯着王胜春,看她还能讲什么。

“你就是,你就是,赶紧的。”王胜春伸手去拽王长富,又把苗桂兰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两人隔着桌子站着。

“你们倒是亲啊。”王胜春着急得跺脚,见两人没动作,她继续道。“行,少儿不宜是吧,那我转身过去你们就亲哦。”

“行行行,你快转身吧。”苗桂兰催促道。

“快转。”王长富挥手示意。

王胜春转身过去,一只脚跪在椅子上,嘴里哼着含糊不清的歌曲。王长富和苗桂兰对视着,她的微笑里藏着温柔,不像小时候她给他的感觉,这种温柔里,除了认可还有感激,这是岁月的杰作,年轻的女人身上无法拥有的温柔。而王长富呢?岁月也给了他柔软的坚韧,世界再大,在他的眼里敌不过一个家庭那么大,世界再热闹,也敌不过他在厨房时的切菜声,和睡觉前的互道晚安。

“老公,谢谢你。”苗桂兰主动向前凑了凑。

“老婆,谢谢你。”王长富贴在了她的嘴唇上,两人谁也没有去抚摸谁的脸,就这么礼貌性地贴了贴,然后分开。

“这么短啊。”王胜春还没看清楚,王长富和苗桂兰就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别闹,赶紧吃饭,你不是还要去上游泳课吗?”王长富把手举起来,像小时候她不听话时威胁她的那样,不听话就要打屁屁,实际上王长富没打过她。

“好怕哦,爸爸又要打我了。”王胜春摇了摇苗桂兰的手臂。

“不怕的,他敢打你,看我怎么收拾他。”苗桂兰指着王长富的方向说。

吃完早饭,三人一同出了门,王胜春打车去找彭窈静,她们一整天都安排的满满当当的,王长富和苗桂兰去车库,王长富开了自己的车,两人一路无言,这是他们第一次去离婚,谁也没有把握,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但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王长富还记得,第一次过去时也是胖女人对接的他们,她看了档案后,一脸不相信地再三询问,直到确认完两人真的要离婚后,才不情愿地把离婚冷静期的事情说了,并交给了他们一些文件,他们走出离婚大厅时,心理的负担更重了。

一个月后的今天,他们顺利办理了离婚,约了第二次聚餐,聚餐前还跟苗桂兰未来的另一半一起喝茶,怎么理解呢?也许,成年人真的不需要太多的嫉妒,需要有更多的包容,也需要怀揣更多祝福的心态,王长富慢慢爱聊了起来,他和韦民伟分享着小时候的故事,越到后面,甚至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韦民伟也是苦命过来的,他讲起小时候没饭吃,去偷挤别人家牛奶的事情,和王长富去偷别人家土豆的事情一个性质,两人都对王长富那句“生命本身就是一次冒险”深感认同。就这样,话题从茶桌上聊到了饭桌上,王胜春白天又是游泳又是跳舞课,吃完晚饭后,整个人已经困成了林黛玉,她一会儿靠着苗桂兰睡,一会儿又靠着彭窈静睡,最后是王长富把她背到车上的。

“桂兰姐,照顾好自己。”彭窈静主动上去抱着苗桂兰。

“谢谢你,小彭,把春儿照顾的那么好,真的感谢你。”苗桂兰两手抱着彭窈静的背,轻轻拍着。

“你放心,我会继续照顾好她的。”

“我放心的,顺便照顾好老王,他是个好丈夫,也是个好爸爸。”

“哈哈,放心,桂兰姐。”彭窈静和苗桂兰分开,两人走向王胜春,三人拉着手,相互道晚安。

“王老师,那我们今天就此别过了。”韦总上前来,紧紧握着王长富的手。

“好,改天我们再聚。”王长富笑着答,他抓紧韦民伟的手,感觉像是在参加一场接力赛,他们都迟疑片刻后才分开,以确保接力棒交接完成。


小说名称:核桃记

作者:芒果道长

【NFT】该小说里的女主持有名为#Catwomen的画作,DZ LABS已经按照商业规划为其创作NFT中并上架到opensea.io售卖中。去查看→

【平台介绍】DZ LABS是一个采用Web3.0组织架构运作的小说DeFi机构,由代币$16DAO激励治理,通过DZ DAO入驻的小说均有机会被被制作成GameFi、NFT、电影、甚至参与商业IP授权来赚取收益。

访问官网→ 官方推特主页→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说名称《核桃记》第37章:聚餐

小说名称《核桃记》第36章:友好交流

小说名称《核桃记》第35章:考试后的一天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