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君
九月君

95後原創作者,每天更新。

不要讓告別成為你的軟肋

告別的能力'其實蠻重要的。

❤️

今年最明顯的感受是,在飛機上的時間增多了。

基本上每個月都要在天上呆(真·發呆)幾個小時,五月去雲南參加活動,六月回學校答辯,七月去寧波比賽,八月去澳大利亞旅行體驗,九月回桂林過中秋,估計十月又有短暫的飛行。

小時候對坐飛機很新鮮,久了之後覺得高空旅程太費時間,還沒動車來得方便爽快。

但我漸漸對飛機上升和下降時忽然顛簸的瞬間感到著迷,速度帶來不可控的刺激,讓我的身體緊張起來。 物理性的失重比心理上的失重更踏實,堪比生理性的高潮,讓人不自覺刻意感受。

我常常在這樣顛簸的瞬間產生奇怪的念頭,如果這個時候飛機出事墜落,瞬間消失於人世,我會害怕嗎?

思考過很多次,低頭看窗下的高樓、丘陵或者田地,內心總是平靜,甚至覺得坦然,如果生命終結於此也可以心平氣和地接受,如果非要有什麼要求,可能就想給父母和戀人傳一句“我愛你”。

都說人年輕的時候怕死。 我還這麼年輕,卻在命運面前學會厚臉皮了,不知道是不是開始老了。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於生活中的終結時刻充滿鈍感。 後知後覺,只是在日後的某一天忽然想起才意識到:“哦,原來那時候就結束了。”

挽回不來,只好作罷。

我越來越發現,很多人只知道如何相遇,卻不知道如何面對分離。 “告別的能力”其實挺重要的。

不管是對事、對人還是對於一種狀態,一旦心有喜歡或者身有習慣,就開始猶豫不決,害怕失去,離開變成了一件困難的事情。

有次一個女孩深夜找我聊工作上的事,她曾經是我的廣告客戶的對接者,也是剛畢業,去到心儀的公司,但因為一些意外跳槽出來,如今面臨新的就業選擇,卻捨不得原來相處和諧的同事和開明的老闆。

”我真的捨不得那些人,如果離開了,我大概會讓一些人失望吧。 “

她說的我完全理解,六月份要離開看理想的時候,我也有同樣的困惑。

一邊是像家人般的同事和一致喜歡的平臺,一邊是僅有一年的,藏著無限可能性的gap year,我一邊又想留住現有的美好現狀,一邊又想去到更大的世界,看看自己的上限。

我一直拖延著,沒有給出答案,對於別人的期待我向來是不太敢辜負的,直到實習結束前幾天,人事催了又催,我才慌忙地把這個問題拋給了總監亮哥,將烦乱和野心一併袒露。亮哥說其實你自己心裡早就有答案了,他留了一句我印象極為深刻話:

“不要讓告別成為你的軟肋。”

烦乱著的那根弦忽然被扯斷了。

人到了一些時刻,既要懂得理性上的衡量利弊,也要懂得感性上的全身而退。

於是狠狠地記住這句話,和所有人愉快告別,離開,去到新的,不一定好但絕對不壞的未來。

❤️

前幾天回家,和我哥聊了一會兒,這個87年的,今年31歲的男人,坐在我面前,忽然開始談論起女朋友、房貸和婚姻的壓力。

我是有點不習慣的。 畢竟他是我從小的動漫啟蒙、遊戲啟蒙,我們談論的話題大多無用,他不會問我月薪多少,只會問我有沒有看過《一拳超人》,不會和我說相親,只會和我說哪個電影改編成了遊戲,或者他買了新的遊戲機。

我想起很多年前去他家看動畫片、打遊戲、玩psp,我姨爹(也就是我哥的爸)總是坐在沙發的最右邊,安靜地看報紙,看球賽或者打盹,他很年輕的時候就患病,胃不好,吃了幾十年的麵條和花卷。

姨爹很早就退休了,有時候忽然發病會倒在家裡,特別是半夜。 因為擔心,我哥的睡眠也習慣性地變淺,一點點聲音都會醒來,看看爸爸還好嗎。

我哥雙截棍玩得特別好,都是自學的。 我一直以為他喜歡這個,但他說,從小就知道自己應該成為一個有力氣的人,去背或者抱生病的爸爸,所以這些年來不自覺地養成了鍛煉的習慣。

他現在的樣子可以保護爸爸了,但姨爹卻在兩年前的夏天倒下就再也沒醒來過。

“其實早就想到會有這麼一天的。”他告訴我。

一邊僥倖又一邊擔驚受怕的感覺真的不好,所以不得不學會,主動地隨時地做好和一個虛弱的人告別。

這是我們第一次坐下來談論這些事情。 在此之前,我以為大家都和我一樣對親人的離去驚異不已措手不及。

在家的時候,家人都喊我“妹妹”,不管是我哥、我姨媽、我舅舅還是我阿罵,桂林話特殊的音調讓這兩個字念出來都讓人憐惜,有保護欲。

的確。 我從小就是一個在家裡被保護以及被寵愛的最小的女孩,我一直以為我已經很堅強了,長到很大的時候才發現其實自己是一個軟弱的人。

或者說,我是一個非常非常不懂得如何告別的人。

❤ ️

但畢業之後的這三個月裏,我真的,面臨了許許多多的告別,說了很多“對不起”、“再見”和“謝謝你”。

現在的我,不再以學生時代簡單的思維和樂觀的態度打量一切關係、友情和愛情,接受所有主動和悄無聲息的告別。

生活隨之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的的確確,說完再見的人倍感孤獨。 我開始接納這種孤獨。 自己去消化它。

最近我很喜歡的歌手lana del rey出了首新歌《Venice Bitch》,斷斷續續地迴圈了一個多星期。

無論是歌詞、旋律、還是電音部分的刺激都深深捆綁著我,總之,我又一次被lana的歌打敗。

這首歌有9分鐘,是lana所有的歌中最長的一首,她解釋說:“總會有人希望在夏末的長途驅車途中陷入電吉他的氛圍裏。”

我忽然覺得好浪漫,原來夏天的末尾是那麼值得去體會和虛度的。

歌詞裏一句“as the summer fades away.”讓我忽然感歎起北京來得太快的秋天,我本不喜歡夏天的,因為怕熱,但這會兒我真的因為夏天的逝去而難過。

“nothing gold can stay.”

任何黃金事物都無法永存,夏天也不會,度過了那幾個美妙的夏天的日夜,我正式地與夏天分別。

我把短袖和輕薄的襯衫洗乾淨,疊好,收起來。 換上秋天的燈芯絨外套和毛線針織衫,一樣妥帖,一樣很好。

生活不是一個反復把新事物累積起來的過程,而是一個更替和交換的過程。

生命其實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換季,我們深刻浸入地體驗,在高峰和低谷之間擴展自己的情緒值域,然後成為擁有更多豐富體驗和思緒層次的人。

❤️

我特別喜歡歌裏的最後一句歌詞——

“if you weren’t mine,

i’d be jealous of your love.”

“如果你不曾屬於我,

我會無比嫉妒你的愛。“

那些出現在我生命裡的人,我始終想好好寫寫他或她,但總是因為沒有想清楚或者懶惰而擱置,等到我覺得我們的故事即將完結,我會開始動筆,比如真實而溫柔,如他或者她對待我那般。

生之為人,我很貪心。

但你已經給了我最好最好的愛,我不會貪心更多了。

我們相互屬於過,我不嫉妒,我很感謝。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