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匿名者
女匿名者

记11·26乌鲁木齐火灾全国悼念大抗议

(edited)
政治少数派顿悟系列之五

这是1989年以来范围最大的抗议场面。

这是带有大量高度抽象诉求的去中心化运动。

这是大量引用四通桥勇士彭载舟口号的呼应事件。

这是巧合又不是巧合的反对抗疫微观操作与反对抗议宏观政策的合流。

从西端的乌鲁木齐市到东端的乌鲁木齐中路,到全国各地数十所高校,再到各地被防疫政策影响的居民区,两天之内,出现了一大批勇敢的人。他们走出来,被看见,被听见,被支持。这是多少年没有的光景了啊。

这一切有人在背后组织吗?如果竟然怀疑有人组织,那是对中共维稳控制力的莫大侮辱。要不是还不准备牺牲与世界互联的市场经济,中共的防民之术几乎已经接近历史巅峰期的水平。考虑到他们还能随心所欲地使用无孔不入的现代监控手段作为补充,就算暂时少消灭了一些人民的肉体,也不过是为了把他们变成更有益处的韭菜而已。

但凡中国还有人能组织范围如此之大、人数如此之多、风险如此之高的反抗运动,也不至于到今天才席卷全国,早就在一时一地爆发,又在全面封禁中彻底消失了,正如20大召开前夕的彭载舟勇士。

如果要把事件导火索也称为一种组织的话,那倒确实是有人组织——不就是中共自己点燃了这一场既是巧合又不是巧合的全国星火行动的引信吗?

如果11月11日没有公布防疫20条(《关于进一步优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科学精准做好防控工作的通知》),给了人民一种清零政策可能松动的错觉,那么人们很可能还能继续忍受已经逐渐现出荒谬原形的清零政策,各地的不满程度会与各地实时防疫力度成正比,而不会几乎同时在大范围内产生反抗冲动。

如果11月12日开始的9天内,《人民日报》没有连续8次发文解读防疫20条,实际上变相提示基层继续执行清零政策,只是隐隐撤回了中央对基层的背书,那么基层也不会无头苍蝇一样胡乱加码,人民也不会大起胆子来指责基层名不正言不顺,短时间内激化各地防疫矛盾。

如果11月24日新疆乌鲁木齐吉祥苑小区没有发生那一场至少10人死亡的居民楼火灾,如果事后的新闻通报和发布会没有继续维持一贯的冷漠态度,说出“部分居民自防自救能力弱”这样犯众怒的话,那么也不至于一句话点醒人们,让他们醒悟现在到了该用手脚、用脑子自救的时候了。

如果11月25日新疆的人们没有走出家门,走上街头,走向政府,在一夜之间争得了政府新闻发布会承诺的第二日即可分阶段解封的骄人成绩,那么全国人民——虽然只是少数消息灵通的人——也不会知道,集体行动真的有用。

所有这一切形成了一股合力,在11月26日以各种完全不同的形式,在各个不同的地方,在各种各样的人群里,制造了如开头所说的,1989年以来中国境内范围最大的抗议大潮。

以南京传媒学院为代表的大学生们,写出、喊出、唱出了心声,携带、举起、被没收了白纸。惯用的口头威胁在他们面前统统失效,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他们都显得那么伟岸。他们表现出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不使用暴力,也不合作;除非被使用暴力,否则绝不合作。这一天,他们就是要当一个人,就是当成了一个人。

上海乌鲁木齐中路上的悼念者,喊出了33年来都不曾在中国的街道上集体发出的最强音: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不管胆怯、麻木、自以为是的人们如何理解,这就是改变时代星象的那颗凶兆之星,是当众点明皇帝没穿衣服的那个真实声音。

各地用暴力或言语争得了缓解防疫政策的市民,都迎来了自己或小或大的胜利,击退了那些只想着给你扣帽子、把你拘起来、拿捏你软肋的弄权小人。他们不是为你好,甚至也不是为了完成任务,他们只是很想让你屈服。既然在他们眼里,你除了是个麻烦以外什么也不是,那就从今天开始成为让他们头疼、恶心、做噩梦的麻烦吧。但凡他们一天不辞职,不软化——正如那位附和居民要依法执法的北京警察——都说明你还是太把他们当个人,太没把自己当个人。

2022年11月26日这一天是伟大的,但依然是建立在牺牲之上的伟大。牺牲的不止有24日那一天的吉祥苑居民,也有现场和之后会被带走清算的参与者。这一天不会是长夜过后的第一缕曙光,更像是暴风雨中的一道闪电。然而哪怕之前之后只有黑暗和死寂又如何呢,铁屋子里醒着的人们拥有今夜的光,烛光、灯光、眼中的光。

诸君,能欣赏你们今晚的演奏,我很荣幸。请允许我记下这份乐谱:

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控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不做奴才做公民

不自由,毋宁死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落地生根,不做伥鬼

须知绝望之为虚妄,正如希望相同

……

文明史中国与你们同在,敬所有的政治少数派。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六四與愛國 |2012年紀念六四

「我們早就從白紙以前就在了」 | 金馬達基金公告 NO.60

白纸抗争:这是我们的自救宣言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