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塵世の魚女
漂浮塵世の魚女

想說很多,卻無從説起。開悟后の人生,【原來如此】。或許人生還有愛,只是呱呱落地之命已然注定。求神拜佛,只愿簡簡單單半生。

2023年7月28日の瞬間衝擊

#法庭#官司#衝擊#認罪#求情#詛咒#死亡#手掌

我終於撐到這個星期,這個星期五。上個月老闆就説要搞第一個全公司的歌唱比賽,我很期待,也很開心。期待是因爲覺得自己很有機會,開心是因爲7月31日的證人上庭作證,我可以不去想,只專心在比賽上面。但是,其實不能,即便我再忙碌,只要一個人獨處就會回想起那點點滴滴。

今天很累,真的快爬不起來了。心累吧,上司不喜歡自己,不是那種,然後我開始討厭他的聲音,哈哈,真的很善變的女人。在11點半的時候一直聽到電話響起,但我正和同事們聊天,以爲是老媽,這是我的錯。第五個電話響起,我看了看是陌生電話,現在的我一般不接這種奇怪號碼的來電。但是鬼使神差下我接了,也正是因爲如此,我震撼了。

警察先跟我說不好意思,因爲情況緊急,還沒回到公司,先用私人電話。我說沒事,他說前任的代表律師入紙法院,說承認罪行,但由於房子的問題已經settle,然後關於刑事毀壞和普通襲擊,他守行爲一年不騷擾我和傷害我。我說不行,我過不了自己這關。怎麽可以這樣,到最後才承認自己的罪行。那一開始是自認爲自己可以沒事嗎?而且房子的問題沒有settle,他要我這邊先支付政府ssd,然後在claim錢給我。請問警察先生有人幫你給這筆錢,你願意給人家claim回去嗎?

我要跟他打官司,對抗到底。我想要他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想要他知道如果一開始承認錯誤,我會息事寧人。但是當時他不僅在房子問題上爲難我,還要詛咒我,還要把所有的錯都放在我身上。這樣的人,怎麽可以逃過法律的制裁。香港蔡天鳳的事件 是我好運逃過一劫。當時他還要我也去那個房子,想來也是同歸於盡的念頭。

結束電話后,我忍不住大哭特哭。因爲他終於承認對我的傷害,但是這個傷害已經是永恆的,也許直到死,我才可能釋懷。也許,我也不知道。至少現在不是。

CC BY-NC-ND 4.0

今天是一個很衝擊的日子,對我來説。我希望各方好友有緣看到這篇日記的時候,可以給我適當的關懷。無論是言語,或者按贊,至少這一刻,我可以依靠你們的支持支撐下去。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