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4 articlesIn total 18588 words

你有祕密嗎?是什麼堵住了性侵害受害者的嘴?

暖暖

暖暖緣起

4

會笑的陽光|察覺性騷擾以後

暖暖

「其實,我真的必須要出門上班的……」「我上班前會在門口焦慮可能兩、三個小時,想說要不要上班……」談到現在的上班日常,O的聲音帶著顫抖,露出恍惚的笑容看著遠方。「我真的不像以前的自己了」「我還蠻喜歡我以前的樣子,至少是一個很健談,還算有上進心、蠻樂觀,不是整天殺時間、好像有點混吃等死的感覺」。「以前」跟「現在」的分隔線,是猛然「醒來」,察覺到上司對自己的性騷擾。

盒子裡的秘密|直到閱讀《房思琪》後

暖暖

O的聲音很適合童書,嗓音很是清亮,帶著一些稚嫩。講到贊同之處會急急應上一聲「對」;連自己也不很確定的地方就會在沉默兩秒後說一聲「嘿」;講到俏皮處還會發出童音。我不禁想著:O本人是否留著短髮,笑起來可能還有淺淺的酒窩。訪談當天,我沒能看到O的長相,隔著聲音卻因此有了許多想像。

2

#免費講座|張希慈 x 暖暖Sunshine x 性暴力倖存者講座

暖暖

💦「我會好嗎?」遭遇性暴力創傷後,「復原」幾乎成為一種觸碰不到的想望。連活著都是一種奢望,連死亡都是一種救贖。這樣的我,到底要怎麼期待還有明天?

遍體麟傷的活|引爆之後,當家內性暴力成為關係核彈

暖暖

「我覺得對方在聽這個,好像某種程度上也在經歷這件事情,我就覺得他聽了可能會很不舒服」、「更詳細的部分你要聽嗎」,在訪談的兩小時中,O反覆這樣問我,確認我的感受,生怕一不小心傷害了我。這樣的體貼讓我感受到他是細膩的人,但O說:「我失去感受很久了」。

3

我說很痛,哥哥說很舒服|身心障礙者 的家內性侵風暴

暖暖

「對不…….起,拜託不要罵我。」接起電話,這是我在訪談現場聽到的第一句話,也是我對O第一次產生強烈的印象。當時她錯過上車的時間,急急地打來道歉,語氣像是世界末日。我聽到話裡濃厚的哀求,不知該作何反應。直到真的面對面坐下來訪談,我好像才可以理解O面對世界的姿態。

7

身上發生的事情,世界也在發生|我試著性愛分離,填補心中的傷

暖暖

*內容與細節均經部分變造,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1

積極同意|沒反抗不代表默認

暖暖

從小我們就被教育著對於性騷擾、性暴力要「勇敢說不」,但只要不拒絕對方的請求或阻止對方的動作,就可以被視為同意嗎?

1

談煤氣燈效應|你正被情感操控嗎?

暖暖

不知道你是否也曾在一段關係中越來越不相信自己,感受到對方逐漸成為生活及情感上唯一的依靠,而幾乎全盤接受對方的建議,並產生嚴重的自我懷疑?如果覺得這樣的過程似曾相識,那你有可能是被「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操縱了!

1

「你爸只是在跟你玩」|我是男生,爸爸怎麼會親我的胸部?

暖暖

O是個大男孩,是個會對爸爸一再說:「我們法庭見!」,甚至扭打在一起,在身體留下永久疤痕的、硬氣的大男孩。但只要咖啡廳的門一開,O的眼神便不由得閃爍。似乎在哪裡他都無法安心,窗子的人影、行駛而過的車聲都會讓他聳起肩頭。明明還是個大男孩,我卻看到孑然一身的孤立感。O的個性背後,會是什麼樣的家庭?

數位性別暴力|當虛擬世界造成實際傷害

暖暖

隨著科技發展,社群媒體在人們生活中的重要程度也越來越高,與此相關的便是網路跟蹤、網路性騷擾、私密影像外流與隨之而來的性勒索或其他形式的數位性暴力。在數位時代生活許久的我們,已經較習慣將個人認同及情感訴諸社群上的數位身分,當這個身分受性暴力影響,便會對受害者造成相當程度的傷害。

1

你是第一次?|一個性侵害倖存者的自白

暖暖

當時,良月與小文大吵一架,為了排解他們的矛盾,我約了良月到附近的步道散心。他們吵架的原因讓我很是尷尬:小文性冷感;良月性需求高,這對我一個連一次性經驗都沒有的人來說是個大挑戰。然而,良月有意拉近我們三人的距離,他們三天兩頭吵架總找我當和事佬,我竭盡所能分析衝突點,即便無法解決,也會默默聆聽,這是我所能做到的幫助。

性侵害定義概況

暖暖

相信所有人都聽過「性侵害」這個名詞,依據刑法條文中的定義是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意願的方法進行性行為,或違反意願被碰觸或觸摸身體的任何部位,且程度達猥褻的行為,也被歸類為性侵害的範疇。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現有或曾有情侶或夫妻等親密關係,只要是違反意願進行性行為,都屬於親密關係暴力中的性暴力,是性侵害的一種形式。

1

#1 我18歲,有一個夢|一個性侵害倖存者的自白

暖暖

我珍視成年的特權,那一年,我18歲,即將迎來最漫長的暑假。18歲,意味著我足夠成熟,能夠放肆的舒展靈魂,探索世界的疆界。我可以考駕照、負完全行為責任,我擁有獨立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從今而後,我不是小孩了,誰都不許小瞧我!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