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落

卑贱

在金刚市,人们都知道有一个疯子。但是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疯子叫什么名字。他叫张文禄,是个中年男人。人们通常会在一些公共场所遇到张文禄,比如在大街上、在万达广场里、在网吧里。人们见到张文禄时,就会看到他冲着路过的每一个人笑。有时候是微笑,有时候是哈哈大笑,有时候是嘲讽似地冷笑,有时候是尴尬地苦笑。张文禄永远都只是站在那里或者坐在那里冲着人笑,他从不主动跟人说话,也很少有其他行为。有时候笑一阵他就走了,不知道去往何处。有时候他会在某个地方呆上整整一天。根据人们的猜测,张文禄并不是一个流浪汉,因为张文禄的穿着一直都是非常干净整洁的,他身上也没有散发出长期不洗澡带来的臭味,甚至他脸上都没有胡茬。于是人们猜测张文禄应该有一个房子住着,毕竟也从来没在晚上该睡觉的时候见过他,但是人们都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有一天张文禄来到了一个中学门口,恰逢放学,他就站在校门口冲着走出来的学生笑。一些学生没注意到他。一些学生注意到他之后只是感觉奇怪,瞅了他几眼就走了。一些学生注意到他之后就对同伴说:“你看,他就是那个疯子”“成天在街上傻笑的那个?”“对,就是他”“他在冲我们笑呢,真恶心”过了一会儿,学校里的三个不良少年走了过来,他们也认出了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传闻中的疯子。其中一个不良少年走过去对张文禄说“嘿,疯子,我是你爹,快点叫爹”张文禄看着他,哈哈大笑起来。“操你妈!你笑你妈逼!”不良少年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就使劲打了张文禄一耳光。张文禄笑的更起劲了。这个不良少年真的生气了,一脚踹在张文禄身上就把他踹倒在地,另外两个不良少年也冲过来一起对他拳打脚踢起来。张文禄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哈哈大笑。三个不良少年打了一会儿,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没有什么意义,而且显得很蠢,一起离开了。


在四月的某一天,金刚市第一人民医院精神科的主任医师李大夫在春意盎然的公园里散步,张文禄就坐在不远处的一个长椅上。张文禄发现了李大夫,就开始冲他微笑。李大夫对张文禄这个疯子的存在早有耳闻,但是一直没有亲眼见过他,他马上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疯子。李大夫平时上班时见过的疯子可太多了,但是在下班时遇到疯子还是第一次。作为精神科医生,李大夫立刻就对张文禄感兴趣起来了,他想诊断一下张文禄到底患有什么精神病。

李大夫对张文禄打招呼:“你好”张文禄笑着看着李大夫,看了大概半分钟后说:“你好”

“我是一个医生,专门治精神病的,我想跟你聊聊”“好的”

“我姓李,您贵姓”“免贵姓张,我叫张文禄”

“张先生,我这么说可能不太礼貌,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成天在街上冲人笑的人?别人都觉得你疯了”“是的,李大夫,我的确成天在街上冲人笑……”张文禄小声的窃笑了一阵,说“至于我是不是疯了,我也不知道啊”

“如果你真的有精神方面或者大脑神经方面的疾病,我可以帮助你”“好,谢谢”

“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冲陌生人笑吗?”“看那些事看久了我就会想笑”

“什么事?”“李大夫,我觉得你很难理解”

李大夫时常遇到来就诊的病人说“你不能理解我”的情况,但是最后到头来他都能理解病人到底什么病情,此刻他也有这方面的自信。

“你可以先试着说一下,没准儿我能理解”“就是说我能看见别人过去的人生经历,也能看见别人未来的人生经历,当我看见一个人时,这些信息就会一瞬间全部涌入脑海”

“然后你就想笑?”“是的,我一开始这样的时候还笑不出来,看到某些人的人生经历之后甚至想哭,但是看多了看久了就只想笑了”

李大夫心里有底了,他觉得张文禄应该患有伴随幻觉的精神分裂。

“这么说,你也能看到我的过去和未来”“能,我刚才就看到了”

“那你说说看,我过去有什么经历?”“嗯……你叫李代善,你上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叫赵妍,左边一个女右边一个开的那个妍。你和她是好朋友。后来她嫁给了一个公务员,你还出席了她的婚礼,出席婚礼之后你一个人回家喝了很多酒,喝的是汾酒”

李大夫听罢就愣住了,因为张文禄说的全都对,而且他暗恋赵妍的事他没有跟任何人讲过,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那一天独自在家里喝了酒。“你居然连我喝的什么酒都知道?”“是的,我知道”

李大夫盯着面前这个中年男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接受的唯物主义医学教育使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一点:声称自己能看见别人人生经历的人不是疯了,而是真的能看见?

“你还知道什么?”“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你上小学时背过了李白的诗中最长的这一首诗,得到了语文老师的夸奖,但是你现在只记得开头这两句了。接下来两句是什么?”

“我……我想不起来”“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你也背过这首诗?”“没有,我从来没背过这首诗,我是听上小学的你在课堂上背的,你背完之后全班都在鼓掌”

李大夫瞬间就感到一阵恐惧,这个男人什么都知道,那张文禄也会知道他给病人开错药导致病人自杀的事情,知道他瞒着家人出轨的事情,知道他小时候把一只小猫打死的事情……

“那我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什么时候死?”“我不想说”

“为什么不想说?”“未来是不确定的,我在一个人身上会看到好几种未来,死亡时间也是不确定的”

李大夫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沉默地注视着张文禄的眼睛,张文禄则以微笑回应。后来李大夫始终无法相信自己在这一天的遭遇,他觉得张文禄或许只是一个幻觉,而他只是在那一天发疯了。


张文禄今天坐在一家肯德基餐厅里,冲着客人和服务员笑,服务员见怪不怪,也不撵他走。忽然有二十来个人一起从外面走进餐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进来直奔张文禄跟前,然后齐刷刷地朝他跪下,肯德基里的其他人都被这阵势惊呆了。张文禄看着他们微笑。这些人中的一个老年妇女双手合十,对张文禄说:“弥勒菩萨,救救我们吧!”张文禄也不说话,只是继续微笑。老年妇女接着说“我们都是来自沈阳的信佛的居士,十五天前的晚上我们二十四个人都做了同一个梦。梦见我在慈恩寺的大雄宝殿里,然后本师释迦牟尼佛的佛像开口说话了,他告诉我金刚市有一个叫张文禄的人是弥勒菩萨降世为人,却被当地人当成疯子。佛说你去跪下求他,他就会度你去西方极乐世界。我们二十四个居士做的梦都一样一样的。您就是活菩萨,我们好不容易才找着您。”张文禄听罢大笑几声,竟撇下众人径直跑出大门跑掉了,不知道去往何处。

之后再也没有人在金刚市见过张文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