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9 articlesIn total 6840 words

生活纪要——贯穿始终的疫情

韩零

“这样的时刻,如果不做点什么,是很不安的。” “真正的压抑不在于足不出户的封控政策本身,而在于政策的不透明和公权力滥用的压迫。”——我是任人摆布的提线木偶,活在拙劣的政治谎言之中,成为彻头彻尾的工具。

请各位看看新的生活方式

韩零

封宿舍梅开二度,现在已经没什么骂的力气了。只是看看吧,我从开不反对清零政策,但是基层是怎么样执行的,喝喝

呓语

韩零

也学诗人,在一种安静祥和的恐怖

封校生活记录一

韩零

学校的大门紧锁,不断有人进来,也有人出去。能出去的是教职工和一些不听话的孩子,当然还有一些能够在家属院租的起房子的幸运儿。这个时候,能为我们争得更多自由的,是特权比如社会身份,比如经济实力。而在大学这个社会里,这两样东西都非我们自己所能掌控。哪怕有一天大门打开,可是特权的墙依然高筑,我们永远无法逃离这样的藩篱。

一个母单的爱情观

韩零

没谈过恋爱,但也思考过很多相关——也许幼稚且理想(文后附小诗

不知所措

韩零

无所适从的生活,不真实感和无力感的侵袭

未命名

韩零

最近澎湃新闻发表一篇题为《女儿说出“被性侵”之后》的文章。多年前的案件,取证追索困难重重,且受到追诉期限制。更令人痛心的,是受害者囿于童年阴影无法走出,一家人的生活也因此蒙上阴霾。读到这篇文章时,突然有些脱力。性侵者是受害女孩儿父亲的多年好友兼同事,而小孩子在面对伤害时处于绝对弱势即便知道了被伤害也无力反抗。

我读《红楼梦》

韩零

一开始只当成是古代八卦,给无趣的高中生活拓展一些空间。后来囫囵吞枣读完一遍后,竟意犹未尽,便开始重读《红楼梦》。

漫步&漫话

韩零

疫情下为数不多的自由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