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今天也要顺利呀

人文社科研究生在读\导师放养自救选手\英语线上教学实践者\努力输入和输出ing

进击的家教|当一个家庭请了家教

大学以来的家教经历或许可以概括为,左右为难的我,不得不请家教的家长,迷茫中被push着向前的孩子。

我为什么会做家教呢?

我是英语(师范)专业,做英语家教既可以赚点生活费,又开始给自己积攒一些教学经验。做家教对我来说,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我迷惑的反而是,为什么要请家教?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家教、补习机构都是稀罕玩意,身边的人也没有请家教和参加补习机构。我对家教和补习机构的认知停留在一个非常朴素的阶段,以为是孩子成绩不好,才需要家教。但在我上大学,去成为家教老师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这样。

不得不请家教的家长

最直接的一个理由是,现在学生学习的内容太难了。

我曾参加过实习学校的一个教师分享会,一个老师公布出来的小学英语阅读参考书目。小学五年级要阅读《哈利波特》原著。之后与老师沟通的时候,老师说,小学就要学完八大时态。对于这些要求,离开学校几十年的家长已经不能辅导自己的孩子做作业了。其次,能够做到的家长无形中加重了做不到的家长的焦虑。在这种无形的竞争压力之下,有条件的家长会选择请家教。

其次是,教育资源太紧缺了,家长的竞争意识直接拉满。

深圳的教育资源是非常非常紧缺的,且不说能不能考上大学,能不能考上高中都是一个问好。在这种资源紧缺的情况下,家长们不得不鸡娃。我在做家教期间,时常听家长倾述现在竞争之大,他们投入之大。大三有一次做核酸志愿者,遇见了一个护士姐姐。她知道我是英语(师范)专业之后,想请我去当家教。我问了一下孩子的年龄,大吃一惊!护士姐姐的孩子,双胞胎,还在上幼儿园。我哭笑不得,幼儿园上啥家教呢?家长的竞争意识不仅仅是拉满,还是非常超前,从幼儿园就开始竞争。

左右为难的我

刚开始家教的时候,我教的是一个二年级的小朋友。他家长给他买了一本语法书作为拓展,说完成作业之后,就学习语法。

我开始向这个二年级的小学生讲解什么是专有名词,什么是普通名词。我翻来覆去,举了非常多的例子。university是普通名词,但是Tianjin University就是专有名词;再直白一点,有很多大学,但是只有一个天津大学。

他非常努力地去理解,什么是专有名词,什么是普通名词。他明白每一个词,仍旧不明白专有名词和普通名词这两个抽象的概念。

我尝试跟家长沟通,二年级不必那么着急去学习这些抽象的语法概念。以后有一定理解能力之后,他自然而然就会理解了。家长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她向自己的孩子又强调了一遍专有名词和普通名词。

在家教的过程中,我时常面临这样的为难。家长急切地想进行英语拓展,但是并没有考虑好学生的能力是否到了那一步,也没有辨明是否真的需要到那一步。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真的能够接受抽象的语法概念吗?他需要认识抽象的语法概念吗?

迷茫中被push着向前的孩子

能够请英语家教的家庭往往不止英语家教,奥数、围棋、思维训练、面试、语文……各种科目眼花缭乱。孩子真的能接受那么多的训练吗?

我常常跟家长和孩子交流排课的事情。

上午可以吗?不行上午安排了数学课。

下午呢?下午有钢琴课。

晚上应该可以。

老师,我这周不能上课了,安排了两节面试课。

……

孩子真的能理解和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我不知道,他们的生活围绕着上学和课外辅导的时间表进行,朝着高考这个抽象的目标努力。在家长、老师和社会共同营造的紧张氛围中,迷茫地向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