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寺文茄
天明寺文茄

作家,诗歌爱好者、散文爱好者。

【轻小说】文之寓所的作者

第零章:没错,这个就是——丘吉尔驳论!

一声惊呼,手下的书桌受拍击而震动。不需过多的描述或点缀,如今故事的主人公——秦先生,正拍桌惊呼着。

“秦先生,你这突然是在说什么呢?”

坐在周遭的一旁,一位身着着连衣裙、风姿翩翩的长发少女,望着眼前正吐嚷着不知所谓话语的秦姓男子,不解的问道。

这位少女名为陈礼,是【文之寓所】204号房的住客。

【文之寓所】,这个亦不知是何人于何时所起的丝毫不带“摩登”感的名字,便是主人公们所居住着的公寓。

公寓共四层,每层分有六栋房间。除去原房东所居住的101室外,剩余的二十五个房间分别居住了二十五名作家。

没错,并非“住客”、而是“作家”。

也不知是否是原房东奇怪的癖好所影响,这栋公寓是只租住给作家的一栋公寓。

上文所提及的秦先生,是租住在102号房间、从父辈起便租住在这里的最早租客,也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作者。在房东外出的这段时间内,由秦先生身为代理房东来管理公寓的事务。

而现在,是自春季秦先生接任代理房东以来,所提出的“周日租客集会”时间。虽然并没有强制性的要求,但在这栋公寓里的部分租客、也就是包括前文所提及的秦先生、陈礼在内的众人,大多已经习惯于相聚在101室的大房间内,品茶聊天了。

只不过,相比以往、今天的人好像是有些少。

秦先生、陈礼、姜薇、洛克道尔、朗。

今天一共,也就来了这么五位租客。

但虽说如此,观众的稀少却也丝毫不会打断秦先生的热情——戴着单片眼镜、身着着深蓝色旧式长袍,毫不知“摩登”与时尚为何的秦先生,依旧握紧着右拳,正振振有词的说着不知所谓的话。

而像秦先生这般不知所谓的发言,对于众人而言,也早已听过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应该听过英国首相丘吉尔,有关于他的名言吧?”

见众人不解,秦先生又起、好似欲解释清楚他的用意。

“你是说‘我没有时间抑郁,我将我的时间全部用在了工作之上。’这句吗?”

居住于201室身为战争系的天才少女作家、胸前一直别着从旧货店与模型店里买来的各式勋章的姜薇,率先的回答了秦先生的问题。

“哦?姜薇,看来你以前看过卡耐基《人性的优点》?”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读过一点,但也没记住别的更多的东西、之时草草的记住了这句名言而已。”

正靠坐在椅子上,一副怡然自得模样的姜薇做出了这般回答。

秦先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但这之后,也随即摇了摇头——

“嗯。虽然这句出现在各大励志类文章的名言也算是十分出名;但很可惜,我说的不是这句,而是另外一句。”

“另外一句?”

陈礼下意识的问道,可转瞬间他便开始有些痛恨起自己的这份“下意识”了。

这样的询问,好似触摸到了秦先生兴奋神经的“某一点”,并随即振奋起来、铿锵有力的说道:

“对!也就是‘对民主最好的驳论,便是与一位普通选民进行五分钟的谈话’这句!”

“这句驳论,跟我们有什么关联吗?”

一旁的陈礼还在对自己不该询问一事而哀叹、而这一边,姜薇却饶有兴趣的询问着。

“肯定是有的!”

秦先生如此说着,顿了顿。

“这句既然是由二战的英国领袖、首相丘吉尔先生所说的名言,那么其的真实意义,自然也并不只是这种轻浮于字面意义上的‘对民主驳论’吧!”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过度解读呢?”

对于秦先生的发言,正扶面哀叹的陈礼小声的吐槽道。

可虽说如此秦先生却全然不顾陈礼的吐槽(或许是他没听到?),依旧如发表宣言般的述说了下去:

“事实上,在更多、更广泛的领域之中,只需要一位从业者与对该方面并不了解的普通群众进行五分钟的谈话,便足以令从业者对自当当前从事的行业感到至深的讽刺与绝望——没错,这就是【丘吉尔驳论】!”

听了这般的对白,姜薇女士好似起了兴致;稍稍的摆了摆手,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秦先生,说说看你的根据。”

“【丘吉尔驳论】适用于各方各面,就单拿在座的诸位作者都很熟悉的一件事作为例子吧,也就是——在私下里的读者见面会上,与读者进行短暂五分钟的谈话!”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会因为这种事情,就会产生了感到这是对写作行业感到讽刺吗?”

陈礼偏了偏头,有所不解的望着秦先生。

“事实上,确实是可以的......那个,洛克道尔老师?”

“啊,嗯.....”

居住于202室笔名为“洛克道尔”的年仅21岁女大学生推理系作家,在听到秦先生的这声呼唤后,缓缓的站起了身。

洛克道尔跟秦先生与姜薇这种只看一眼便能够看出他是哪类作家的人不同。洛克道尔老师的性格温润,不善言辞。与那些作品尚未发表,却能够振振有词说一大堆闲话的作者不同,她是真正意义上的实干派。而她所穿着着的,是深蓝色的连衣裙;这是她休闲时习惯的穿扮。虽是女大学生但那精致与袖珍的面孔,搭配着休闲打扮,看上去倒是清爽无比——只是,缓缓站起身来的她,依旧将正脸转向别处、脸上好似写满了疲惫。

“我记得,你上个星期好像参加了由读者所举办的线下聚会吧?情况怎么样呢?”

“啊,关于这个......是的。”

‘想来想去,这件事秦先生也是知道的;反正也搪塞不过去,干脆就承认了吧。’

她的脸上好似实在这么说着。

只是一提到这个,她脸上的疲惫反倒是愈演愈烈。


读者A“洛克道尔老师,您的新作《四十年前的推理·N-731事件》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吧?”
洛克道尔(笔名):“嗯......确实,已经写的差不多了。”
读者A:“那么老师,能加入一个以我为原型的角色吗?”
洛克道尔(笔名):“哎?”
读者B:“啊,如果可以的话,也请加上我这样的一位角色。”
读者C:“好狡猾!我也要,洛克道尔老师我也要!”
洛克道尔(笔名):“不,这个......”
读者A:“好啦好啦诸位,有序排队、一个一个来。你们这样洛克道尔老师是记不住的。麻烦来我这排队填表......”

“也就是这样,跟读者仅交流了五分钟不到,有关于作品和故事剧情的事一句话都没能谈及,反倒是拿到了一份登记了十人姓名的纸板,说是希望在故事之中出场的人物花名册......”

“......”

听到了这样的独白,在座的或多或少都有相似经历的作者们无不稍显沉默,周遭的空气一下子便沉闷了起来。

可好似是要缓解一下这令人不适的氛围,陈礼主动站起了身,以略显僵硬的笑容说道:

“这、这或许也是小洛不幸的她遇上了一些素质不高的读者的原因吧?你看,毕竟每行每业,多多少少都会有这类素质不高的人存在呢。就因为这种小事,果然是不足对写作业界讽刺并且让我们绝望的,对吧?”

“你的这些话若是要传出去了,我估计肯定会有人以此来炒作,来一个‘震惊!某知名小说家当众轻视读者’这样的标题,然后就会有一堆不知所谓的人跑来说是要让你离开写作业界的吧......”

轻声嘟囔着,秦先生摇了摇头、轻咳了一声。

“嘛,如果你觉得但以此说、还不足够得以证明的话,我手上刚好有一份可以用来证明的文件——总之,我先给各位念几句。”

如此说着,秦先生将手上一份资料文案拿了出来,放于自己的眼前。

“下午4点31分56秒,用户白杰克评论:【作者大大的新作开始渐入佳境了,加油。】

“下午4点57分23秒,用户paper tiger评论:【这位作者我从他写了第一部作品的时候就在追了,如今火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啊,这个......这个不是!?”

在听到了秦先生这般的对白,陈礼显然是晃了神。

她慌忙站起,试图夺取秦先生手中的资料文案。可虽说如此,她又如何才能从一位有着“丰富经验”的人手中夺取这份文案呢?

争抢了半天,最终还是以陈礼的失败而落幕。

“下午5点42分16秒,用户茄子不大也不小评论:【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作者是个妹子,而且是一个高中生作者。】
“下午6点24分21秒,用户世界失格评论:【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那就太棒了,又有人可以舔了prprprprpr】”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念下去了啊!”

见争夺不成,陈礼便干脆低着头、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可无论如何掩盖,她那双手的掩盖却始终不能让秦先生的“洪声”阻绝于耳外。

最终陈礼也只能趴伏在桌上,拼命着摇晃着自己的头,凸显出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

“下午7点01分45秒,用户七生报国、虽死犹生评论:【楼上是变态吗?不过说真的,女高中生作者吗......真是美好的存在啊。】
“下午7点09分11秒,用户父才无江评论:【女高中生竟然有这么厉害的文笔?不多说,顶了!】”

“下午7点...........啊,好像不用读下去了。下面的一大堆评论大部分主要也就围绕在‘女高中生’这四个字上开始转悠了。”

长长的台词终于作罢,秦先生缓了一口气,握起一旁的水杯、将水倒入口中。

而一旁经历了如此羞耻的陈礼,这是彻底塌在了桌子上、嘴里反复吐嚷着“这真是我最大的耻辱......”云云话语,不再做声了。

听罢这般沉长的话语,姜薇摁着自己的下颚,显然是一副仍旧不解的模样。

“秦先生,这些对话里有什么问题吗?”“有很大的问题。”

在简明意骇的将自己的看法吐露而出后,秦先生轻咳了几声、继续说道:

“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后,有的时候不需要亲自与普通群众进行五分钟的谈话,而是在电脑之中的评论区里静静的观看几则评论,你便也能够实现【丘吉尔驳论】。就单拿这一份资料文案而论,要知道,我的这份资料可是来源于一篇小说的评论区。这篇小说在被爆料是一位女子高中生所写的之前,评论区也就只有两三条“加油”、“坚持”的普通回复。但只要这篇小说挂上了‘高中女作家所写’的这一标签后,评论区立刻就变的热火朝天、人们才争先恐后的对这篇高中女作家所写的作品表露出自己的看法......这难道不足以让我们这些写作行业从业者感到讽刺与绝望吗?”

“唔......”

只是听到了这样的回复,众人便又是不语。

“除此以外,有关于【丘吉尔驳论】还有各式各样的例子。”

如是说着,秦先生稍作在自己的椅子之上、一面在脑海之中试想一副又一副画面,一面述说着:

“例如:从事漫画行业的人跟普通群众交谈五分钟后,发现自己忙里忙外以至于每天工作近十五小时,每月仅休息一天而且工资并不高的普通漫画家,竟然被普通群众当做与那些因出名而每天随手画两个小时漫画发在网络上却能够赚大钱的那一批人同等对待。

“例如在如今经济稍显萧条的时代从事着创业工作的人在与普通群众交谈五分钟后分,发现他们好像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以为只要创业便是遍地黄金、只要创业了就能够荣华富贵一般。

“例如从上海、杭州、南京这些格外有名的城市里就读的普通成绩学生在转入老家江西、贵州、甘肃这些省份的普通初高中上学以后,仅仅只是跟普通群众、也就是学生与老师,进行了大约五分钟的聊天以后,对方却能一口一个‘天才’、一口一个‘神童’的将你这样的一个普通学生吹捧上天。

“只需要与普通群众进行五分钟的聊天,便足以令人感到由衷的讽刺与对该行该业的绝望。而这,也正是所谓的【丘吉尔驳论】啊!”

(啪啪啪......)

在秦先生嘶嚷着将结论嚷出之后,坐于角落、一直一言不发的女士,爽朗的拍动着自己的右手。

“您说的真是太棒了,秦先生。有关于你的这个【丘吉尔驳论】,还真是精彩啊。”

“啊,哪里哪里......朗女士。”

听到了这般的称赞,秦先生搔饶着后脑、稍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有关于这个【丘吉尔驳论】,我会作为例子写进我的小说之中,请问你能允许吗?”

“当然。”

秦先生推了推手,摆了一个“请”的姿势。

居住于105室的朗女士是通俗文学的社会系作家。为了给自己作品寻找题材,她常常参与许许多多的社会活动。

之所以称他为“朗女士”,原因好似是因为她的笔名。但这笔名究竟是什么,秦先生还不得而知;但与秦先生同龄的朗女士,她是从学生时代、文之寓所创立之初便来到这所公寓里的作家。秦先生的父亲似乎也认识她,但不知为何、秦先生的父亲一直让当时还在上学的小秦先生远离这位女士;至于原因到并没有说清,只留下了“她是一个危险人物”这样的嘱咐。

可虽说如此,在秦先生接任临时房东并创立了“周日租客集会”这一活动后,她一直都是常客——虽说是那种只听不说的常客,但这也足够令秦先生打消了父亲嘱托所说的“危险”的那一印象。

如今的朗女士,内穿着黑色衣衫、外套着深蓝色风衣。可虽说如今是夏天,可她却好似从不流汗。而那冰晶洁白的皮肤与温文尔雅的语调,也丝毫不会给予众人一种闷热之感。

“嗯,既然你同意的话,那就太好了......”

在得到令自己满意的回复之后,她好似还挺是开心的;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可虽说如此,她却并没有暂时将话语抛还给秦先生的意思,反倒是小走了两步、用着稍显戏虐般的语气说着:

“嘛,竟然这样的话,那就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处理了~”

“另外一件事?”

秦先生歪了歪头,话语说罢,此时也正是应该收声的时候;可谁知,朗女士却好像要接过话语,继续得说些什么。

而此时的朗女士,脸上所浮现的戏谑的神色却好似慢慢的浓溢了起来。

“那么,秦先生——你这次打算怎么结尾呢?”

“......啊。”

听到朗女士这样一句话的作者们,无不轻声好似顿悟般轻“啊”了一声。

“啊,这个......”

一说到此,秦先生反倒有些慌张了。

可朗女士依旧不慌不忙的说着:“这一次,你用了将近3000字的篇幅讲述一个关于【丘吉尔驳论】的名词用以反讽。但是,你好像丝毫没有想过这个故事的结尾吧?”

“唔......这个,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呢?我想过的,我绝对是想过的;我以上苍起誓,我绝对想过结局的。”

秦先生勉强的勾勒着自己的笑脸。

望见此面容的洛克道尔小姐,刮扶着自己的下颚、缓缓的说着:

“唔......根据秦先生的面色。我判断,秦先生应该确实是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个故事的结尾;刚才那句话也只是逞强说出来的。”

“请不要在这个地方突然的强调自己的侦探推理系作者的这一设定好吗?!”

秦先生随即尖声的吐槽道。

“看来秦先生是真的没有计划这个故事的结尾了......真是没办法,看来只能由我们来代为思考结尾了吗?”“不需要代为思考吧!?虽然我确实也想不出来结局该如何搪塞看客,但是我们也可以采用‘算不上是结尾的结尾’或者说是‘烂尾’来处理结局,不是吗!?”

“嘛,这或许也是一种办法......只不过,这样搪塞观众,果然是不太好吧?这样可不行,你写了那么多的作品,可最后却一直是以烂尾或者是根本就没有结尾结局、这样持之以恒的下去,肯定是要出问题的。再说了,有关于结尾,我倒有一种想法哦。”

如是说着,朗女士露出了格外灿烂的笑容。

而就是在这笑容之下,如同第六感一般、秦先生感受到了一种恐惧。

(不能细问,这个问题是诱饵,绝对不能细问。绝对绝对......)

“什么想法呢?”

(喂!?)

虽然秦先生早已料到,但最终还是由姜薇出声问之。

“今天的故事,既然名叫【丘吉尔驳论】,那么一定跟丘吉尔有关联对吗?”

“唔......那是当然的。”

依旧捂着头的陈礼,低声吐嚷着。

“既然说到丘吉尔,你们知道考文垂空袭吗?”

“这个我知道。”

一听到这个词,战争系作者姜薇随即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是二战英国为了保护机密,而在得知了德军轰炸考文垂市的情况下不对考文垂市做任何的疏散居民的指令,而任由德军进行轰炸——应该是这样的事情,对吗?”

“对,确实如此。”

朗女士点了点头、应达道:

“既然这次的故事,跟丘吉尔有关。那么我们也不妨在结局这里来一次‘考文垂’轰炸如何?在明知这起事件的始末之时,‘处理’一下提出了【丘吉尔驳论】的秦先生,如何?”

“一点也不好!纵使你们想要以此为结尾,这样不是根本没有由头吗!?作品之中的角色不论干什么也总得有动机设定吧!你们现在不是根本没有吗!?”

“动机设定吗......这个要多少应该就有多少。”

“......啊?”

听见朗女士的回复,秦先生不禁不解的歪着头。

“你之前不是在举例子的时候以【丘吉尔驳论】批判了一番读者吗?”

“......是这样,怎么了?”

“那么,我们的动机就设定成:对读者被批评一事感到不满,于是集体决定将你‘处置’了,不好吗?”

“这......不能这么草率吧!?”

“好了好了。那么,现在就开始投票吧——五人会议之中只要有了三票、这一提案就当通过处理。总之,我先投一票。”

1/5

“喂!不要不听人说话啊,朗!”

“呜呜呜......‘处置’秦先生吗?竟然他刚才才把我的小说评论找了过来,当做例子来用;那么,我也同意好了。”

如实说着,陈礼举起了右手。

2/5

“不不不,之前的事是我错了,但是能否恳请你不要在这种危险的地方投同意票啊!?”

“哼哼,既然涉及到了考文垂轰炸,那么我就不能袖手旁观了。姜薇我也投同意票。”

3/5

“不不不,这只是挂个名头而已,跟实际的考文垂轰炸毫无关联!真的毫无关联啊!”

“嗯......既然大家都投了同意,那么我也投同意票好了。”

4/5

“这个时候不是随主流的时候......”

话尚未说半,尚先生只觉耳旁一阵清风——好似有什么东西从耳畔旁飞了过去。

转身望向后方,一把水果的刀已经完全插入了樯中。

“哎呀,怎么偏了呢......不过下一发,应该就不会偏了吧。”

耳畔旁,传来的是朗女士的呼声。

稍稍的回头,眼前的一幕足以令人惊愕——周遭的“作家”们一个一个都拿起了各式各样的武器;缓缓的向秦先生靠近。

“秦先生,接受这个由最高五人小组投票通过的提案吧。放心,这可是通过了民主决议过后的提案,你绝对会走的很安详的......”

耳畔旁,传来的是朗女士的轻声。

时不我待,秦先生连忙将视线重新转回正方,打开了101室的大门,向外慌忙的奔跑。“不、不要!上帝啊,不要让我死,我还有很多的事要做!”

如此惊呼的,他拼命的奔跑在脚下的柏油路上。


---七年前---

年仅十六的小秦先生,小步的走进了正在书桌旁奋笔疾书的父亲,小声的询问着:

“父亲。”

听到儿子的呼唤,父亲停下了手中的笔、转身望了过去。

“孩子,怎么了?”

如是说着,父亲欲站起身。可是他的腿脚不好,仅是稍稍站起、便险些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见到父亲要站起身,小秦连忙上去搀扶——这是父亲的习惯;再跟家人说话的时候,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坐在椅子或是轮椅上、纵使两脚发软,他也要站起身与家人们沟通。

“父亲,听说105室搬来了一位高中生作家,请问我能去看看吗?”

小秦直言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很喜欢自己的父亲、在阅读了自己父亲所创作的文章之后,小秦发自肺腑的尊敬自己的父亲。也正因为此,在做许多事情时,他总是要征询自己父亲的同意。

一般来说,有关于小秦扩展自己的人际圈的事情;父亲经常大手一挥,便同意了他去。可这次却有所不同,在听到了小秦是要拜访“105室”的作家之时,他罕见的皱了皱眉毛,说道:

“不行,孩子;你不能去。”

“为什么?”

小秦不解的问道。

而父亲,却也直言不讳的说道:“我认识105室的作者,在她刚搬进这所公寓的时候。在我看来,她是我平生所见过的两位最危险的人物之一。”

“最危险的?”

“嗯,最危险的。”

父亲点了点头。

听到父亲如此说,小秦倒也打消了去拜访105室作家的念头。只是在父亲的口吻之中,他找到了另一件有趣的事。

“父亲父亲,那么、你说的另一个危险人物是谁啊?”

“另一个危险人物吗......”

如此低嚷着,父亲抬起了头、轻闭着双眼。那老迈深层的脸庞之上,好似浮现出了无限的回想。

“道格拉斯.......”

“啊?”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这是我平生见过的,第二个危险人物。”

父亲轻嚷着,却又摇着头、低声的笑着。

那是我在母亲离世后,为期的三年以来,第一次看到父亲露出笑颜——

如此,也就便作罢了。

.........

......

...

 

“我的父亲是富兰克林·罗斯福吗!?!?!?!?!?”

如此高声的尖叫着,森先生从自己的床上醒来。

【卿卿卿~~~】

窗外的蝉鸣声不绝于耳。

望着窗外、那日渐沉落的夕阳,秦先生呆愣在了原地。

(......什么啊,是梦吗?)

心中如是想着,秦先生稍稍的从床上爬起;伸了一记懒腰。

(差不多,也该吃饭了吧。)

正当自己如此想的时候,口旁传来了105室,哪位住客的声音。

“秦先生。”

“噫!!!!!!”

秦先生尖叫了一声,连忙蹒跚的跑到了房间的一角、转过了身;却发觉自己原来躺卧着的床上,躺着一个手持着水果刀的女人。

毫无疑问,那是“朗”无疑。

“你、你、你......到底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啊,秦先生。”

那和蔼的声音并没有改变。只是朗她那手持着水果刀,随时欲意捅出的架势着实令人心惊。

“只不过,秦先生。你的结局还没有给出呢,怎么能就这样结束呢?”

“结局!?那不是已经给出了吗!是梦结局、梦结局啊!我不是刚从梦里醒来吗!?”

“不不不,那并不是结局。如果结局仅是如此、没有一个神展开的话,你可又要被人骂做自娱自乐了。”

“怎样都好!就算被骂也罢,能不能请你把这把刀收起来啊!”

“不行哦。忘记告诉你了、这次的结局是梦中梦、如果你不能成功的从梦里脱出,而在这里被我杀死的话,那你在现实之中也就会死亡了——这样的设定如何啊?”

“这样惊悚的玩弄人物的设定一点也不有趣!我现在只想快一点、快一点摆脱这该死的噩梦!”

秦先生嘶嚷着说道,眼神之中的恐惧与鉴定混杂在一道、显得格外令人滑稽。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有一个好主意。”

“好主意?”

“我记得你之前说了,你以上苍起誓、自己绝对思考过这个故事的结尾,对吧?”

“是的,这怎么了?”“那么,要不要你在以上苍为名义进行一次交换、以自己二十年的寿命为代价,换取故事的结束,如何?”

“你疯了吗!?”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提案吗?我只给你二十秒的考虑时间哦。如果不行的话,我这把刀可就刺过去了——好现在是十五秒。”

“等、等等!”

“现在是十秒。”

“......我说了等等!”

“五、四、三......”

“好了!我以上苍之名义起誓,以自己二十年的寿命交换这场噩梦的苏醒!这样可以了吧!”

“当然0~”

看见秦先生做出的选择,朗女士倒也露出了笑颜。只不过,她依旧握着自己手中的水果刀、并缓缓的靠近。

“喂?你要做什么?我不是已经起誓了吗?”

“起誓归起誓,但要将你送回原来的世界,总是需要一些步骤的。例如说,既然是要回到原来的世界,那么现在这个世界的你该何去何从呢?答案只有一个,而那个步骤自然也是只有一个——”

“喂!?你要干什么?别靠......唔!”

正当秦先生意图惊呼救命之时,眼前、朗的身影却忽然间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自己胸前的那一股剧痛。

暗红色的液体好像从秦先生的胸前缓缓的留下。

在感知到了的随后,一阵惨痛的哀嚎声从秦先生的口中吐嚷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的时间是,上午的九点二十三分。

自己设立的那个布谷鸟时钟,似乎是被自己踢翻在地而不在响了。

(好像是做了一个噩梦来着......是什么噩梦来着?)

一面从床上爬起,秦先生一面思索着。

但很快,诸如此类的想法便从他的脑海之中消失了。

“啊,说起来今天是星期天来着。”

秦先生如此的嚷了一句。

星期天有星期天租客例行集会,秦先生是创始人、他可不能不参加。

那么下午的例行集会,是该说些什么来着呢?

秦先生扶着下颚稍稍的思索着。

下意识的,他将视线转向了床头——那里有着有关某篇小说讨论区内的回复所打印出的资料文案。

(......嗯?是什么来着?)

秦先生搔饶着后脑,疑惑着。

(我记得,题材好像是昨天晚上看书时想到的题材,而特意用一个晚上时间来进行调查的。)

于是,秦先生又将视线望向书桌——上面静静的放着一本《二战大不列颠空战全集》。

虽然记不得要讲的究竟是些什么了。不过,再看看应该有所领悟吧?

如是想着,秦先生缓步从床沿走向了书桌——


该文章最初作于2018年,首发于国内轻小说网站:【轻之文库】
说真的,我当时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会创作这个故事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