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寺文茄
天明寺文茄

作家,诗歌爱好者、散文爱好者。

無條件基本收入,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看到这个题目的读者们,请千万不要误会。

我并非想要吹嘘,我的家境已经富裕到对【免费午餐】毫无兴趣。也并非想要夸夸其谈,说什么【钱财对于知识而言毫无意义】这种不找边际的鬼话。

我只是想说,对于毫无生存动力的我而言,一笔可供我吃喝玩乐的【无条件基本收入】,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我的人生,就像是一颗于赛场上飞舞着的网球。看似光彩夺目,实际却从不以我的意愿为之飞翔。

我的家人告诉了我,人需要生存,而他们就是【生存】的大师。因此,我必须向他们学习,一切服从于他们的意志。哪怕这份【意志】他们自身都没有统一。

我因之愤怒,因为我甚至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我反抗家人的专制,也因之鄙夷他们的【生存】。因此,我崇拜上了一个虚无缥缈之物,他名为:【自由】。

他们拼劲一切阻止我接触【自由】。因为对于【生存】而言,【自由】只会给【生存】带去毁灭。因此,他们迫使我接触【社会的残酷】,从而证明【生存】的重要;他们迫使我体会【无家可归的凄凉】,从而证明【家族】的温暖;他们迫使我感受【皮肉的痛楚】,从而证明【懦弱而弱小的我】。

然而,这些并没有动摇我寻求自由的意志。年复一年的斗争,使他们因疲倦而最终放弃。他们终于将【自由】还给了我,还附带了一句名为提醒的诅咒:

“你一定会后悔的”。

是的,我一定会后悔的。

我终于获得了自由,一份失去了一切而获得的,该死的自由。

为了追求自由,我明白了【社会的残酷】。因此,我再难信任这个社会

为了追求自由,我明白了【无家可归的凄凉】。因此,我再难去爱着一个家庭

为了追求自由,我明白了【懦弱而弱小的我】。因此,我再难离开这间小楼。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自由,我牺牲了太多。而当自由真的降临于我时,我连唯一的执着都不再有了。

我躲进了一间随时可能会崩塌的小楼,用以隔离这世间的一切。在这里,我不再感到残酷、不再感到凄凉,更不会感到自身的懦弱。在这里,不再有欢笑或是哭泣,只有满溢出的沉默与止不住的惆怅。

牺牲一切而换取自由的我,是不可能再牺牲自由而去换取一切的。

否则,【后悔】的预言就要成真了。那是我最为害怕的一幕。

除去自由,我什么都没有。

下一顿的食物、明日的预定、幸福的幻象、恋人的期望.......这些都没有。就连理想本身,对于拥抱了自由的我而言,也是一种奢求。

但正因为有着自由,我也不再有其他的奢望。

哪怕我总有一天会溺死于这份虚无缥缈的自由之中,我都不会有所反抗。因为牺牲已经令我不再对其他的事物有所兴趣了。

因此,【无条件的基本收入】对于我而言,只是让一个【随时可能倒塌的小屋】变为了【稳定的小屋】而言。但这对于我而言,毫无意义。因为这是我【生存】所需要的,却并非我真正想要的。

钱,只能保障生存,却不能让人重拾自己已失的某物。因此,无条件的基本收入,只会令我更加堕落。

仅此而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