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寺文茄
天明寺文茄

作家,诗歌爱好者、散文爱好者。

顾先生之秋(一)

偶然间看到@Horo 的社区活动,很有趣的提案。
顾先生系列大致会写三篇,作为参与活动的文章。
那么,正文如下——

秋日,一枚秋叶于空中飘动着,落在了顾先生的脚尖。

顾先生蹲下了身子,握住了秋叶的叶根,将其举在了自己的眼前。他望着这枚红透了的树叶,紧皱着自己的双眉;他的神情,就好似看到了猎物一般,尖锐而又严肃。

可就是这般,尖锐到好似能够杀人的视线,却在下一刻收敛了。他轻轻得将自己手中的秋叶放进了口袋之中,缓缓得站起了身;脸上好似笑了一般,嘴角上扬了几度。

“这真是一枚漂亮的秋叶啊。”顾先生的心中如此想到。

那确实是一枚不错的秋叶。如同琥珀般通碧的赤红,从叶根红至了叶尖,红得格外绚烂;与其他的秋叶所不同的,也正是这一点。它是“通赤”的,浑身上下,没有留下任何一块黄或是绿的痕迹。在这样一棵普通的秋树之上,这大概是它所生出的最漂亮的红叶了。

对于顾先生而言,这是他今天所获得的最好的礼物了。

在城市的高楼与常青树所挤压着的缝隙之间,能生长出这样一颗无人在意的秋树,这对于顾先生而言,是一个喜出望外的惊喜。但即便如此,在不完美的黄叶所堆积着的丛林之中,诞生了这样一个纯粹的红叶,还恰好飞到了他的脚尖。这对于顾先生来说,可谓是惊喜所赐予的礼物了。

收获了这样的一份大礼,顾先生的脸上流露着止不住的笑意。捂着秋叶所在的口袋,他如同孩童一般,毫无意义得在庭院内快步走了两圈。而这时,他才想起来正事,连忙从后门赶回了咖啡店内。

预定的座位上,顾先生看到了一个体态精致的男子。男子的两指握着咖啡的柄勺,缓缓地来回转动着。

“一趟洗手间,去了那么久.......”男子的嘴中小口嘟囔着。而这时,他督见了正在一旁的顾先生。他随即收回了视线,也不看顾先生的正脸,只是盯着自己手中的咖啡。

“抱歉,我来晚了。”顾先生回到了座位之上。一手捂着自己尚在微笑的嘴角,一指扯着自己正装的领口。

“没事,我也没等多久。”男子依旧没有看着顾先生。

“你的稿件我们已经看了。很遗憾,你的稿件依旧不符合本杂志的主旨......”

“哦?是吗?那可真遗憾啊。”或许是因为嘴角还在微笑的原因,顾先生的语气中,似乎并没有任何感到了遗憾的成分。不如说,这话的语气可谓出气的爽朗。

男子似乎有所不满的瞥了一眼顾先生。他放下了自己的咖啡杯,开口说道:

“恕我直言,顾先生。你的文笔在我所见过的人里面,可谓是上成。但是,你为何总是执着于那些令人消极的题材呢?你也知道,没什么人会去喜欢那些消极的、负能量的作品的。积极的、弘扬正能量的,那些才是社会的主流。如果你能转变一下你的写作题材,那么我们一定......”

“好了,话题进展到这里就可以了。”顾先生站起了身,他的嘴角还是在的笑着;

“之后我还是会去尝试的,编辑先生。所以,之后如果杂志还有什么征文活动的话,还请您第一时间通知我,谢谢。”

“啊,一定、一定。”男人显然是被顾先生这突如其来的告辞而打乱了阵脚:“咖啡钱我来付就行了......”

“不了,AA吧。”顾先生爽朗的说道。说罢,他匆匆的走到了柜台前,从羞涩的钱包中取出了三张纸币与六枚硬币。随后,他揣着笑意,匆匆得走了。

眼见见顾先生确确实实的推门离开咖啡店后,男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惬意的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杯中的液体又开始了浑浊的搅拌——

“嘁;”他的鼻尖发出了不屑的声音;

“不识趣的乡下人。”

说罢,男人举起了手中的咖啡杯,一口饮尽了那些漆黑的液体。

“啧......苦死了。”


紧闭的门窗,虽然能够隔绝一切声音的流经。但那也隔绝了人对新事物的希望。

顾先生已经很久没能如此愉悦了。

他快步走着,走到了一家书店面前;停在了一张画像面前。

画像上的子威好似在微微的笑着。而在顾先生的眼里,子威却是在放荡的狂笑着。

顾先生也在笑着,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丝哀戚。就在这哀戚之下,他的脚步在这幅画像前踌躇了许久。

思量再三,他最终还是走进了书店。子威的书价格并不贵,跟那一杯咖啡相比甚至还要便宜许多。只是顾先生的荷包,依旧是这般的贫寒。以至于付完书钱后,荷包只剩下两天的饭钱了。

寻了一处街边的阴凉地,顾先生盘腿坐下。摊开了自己手中的书籍,一句赫然的大字映入了顾先生的眼帘——

“知识是无价的!”
“胡说,明明比一杯咖啡还要便宜。”

顾先生脱口而出,好似说了什么笑话一般,原地笑了一阵。待笑意止了,他的视线继续往下看去。

这书,一共有97页。顾先生读书读的本就很慢,再加上他读到某些地方时,总要停下来笑上几声或是用笔批注几分的原因,这书读的也就更慢了。等他读到第三十页的时候,街边的人们推了他几下。顾先生抬起头,这才发现原来天已经入夜了。

他站起了身,行走在凄寒的街道上。一边走着,他一边翻看自己先前所写的批注:

“我们的教育毫无疑问是伟大的,它的存在让无数的家庭通过高考实现了阶级跃升,从而改变了自身的命运。而正是这样的制度,它让无数想要实现阶级跃升的人为征求一个求学的机会而竞争,这份竞争难道不正是我们文化强盛的说明吗?”
“是啊,每个渴望阶级跃升的人都去竞争求学的机会了。那么,真正尊敬学问的人又去了哪里呢?”
“在求学路上选择自残的人,他们固然可悲,却不值得同情。世界如此美好,他们却选择了在自己的身上留下印记,这难道不是愚昧吗?愚昧应当是被消灭的存在,因此他们不值得同情。”
“是啊,世界如此美好,可为何他们却看不到呢?”
“承认吧!我们多数人一生都不会与狭义的“政治”发生任何关系。但我们所有人都要面对与异性的关系,与家人的关系,尤其是与自己的关系。主义的追求,给你带来的只有虚无;脚下的生活,才是我们的一切。”
“是啊,可为何人会去追求虚无缥缈的主义呢?理想就像是悬于天际而又不可触碰的光芒,总会有人去追求这天际的光,但这是愚蠢的吗?”
“信仰也好、主义也好,人们都并不在意。没有人会去在乎会了胜利而死去的枯骨,人们只会去憧憬那些早已有名的胜利者。信仰只是骗人的口号,真正的胜利者从没有什么信仰。
浪潮来临前,他们在灯塔的酒宴前享受着美酒。浪潮来临后,他们呼喊着支持浪潮推翻灯塔。无论风雨变化,他们的存在屹立不倒,这便是胜利者。而这才是我们的目标。”
“是啊......”

顾先生的笔迹在此处稍作停滞。而在两个字后面,留下了一段将纸页刻破的印记——

“那么,真理呢?”

读到这里,顾先生合上了这本书;不知为何,他多少感到了一丝满足。

然而寒风依旧在吹拂着;街边也依旧满是七彩斑斓的光。过客们与顾先生擦肩而过,丝毫不在意这个男人脸上所露出的笑容。

顾先生的眼睛有些生疼了,可他仍是在笑着。只是这笑容中,似乎多了几分倦意。

为了躲避寒风,顾先生来到了一处狭窄的小巷内。比起外边,这里姑且还算温暖。顾先生找来了一块还算干净的石头,将它铺在地上,坐在了上面。

顾先生有些累了。

四周的秋风愈发的冰寒,顾先生知道,这是冬天的预兆。于是他抬起头,可一望无际的天际却看不见一颗星星。

恍惚间,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看看他凄惨的摸样啊!这证明了我没有说错;我是对的!”

这声音是何等的骄傲、自大,却又是如此的深入人心。

“不,你错了......”

顾先生微笑着,摇了摇深垂着的头。

充血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那片漆黑无星的夜空。

沉默得望着,他最终再也没说出,反驳的下半句话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