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元罄
傅元罄

評論與沉思

短暫的愛

(edited)
而當我喜歡一個人,而不只是把她當成朋友的時候,我比較願意忍受她的缺點,走的更近。近到能夠讓我更喜歡她。

談到「愛情」,最讓我感到懼怕的是:曾經在我身上燃燒的那麼猛烈的愛之火,有一天,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回過頭來看,它卻連一點蹤跡都沒有留下。沒有傷心、憤怒,甚至還有點疑惑:這個人,是曾經我所愛過的嗎?我過去如此強烈的情感,去了哪裡呢?

但是,幸好還有日記為證。在過去時代寫下、情感激昂的日記,在改換政權之後;重讀時,卻只覺得驚異且陌生。也許,是我沒有把建築蓋在穩固的土地上;我因為花朵而喜悅,卻沒有想過要深深的植根種子,讓陽光、空氣、和滋潤在現實的土壤上,匯聚成原本的功效。激烈燃燒而後又熄滅的火焰,從來就不是溫暖,而能夠讓萬物長成的陽光。我那時還不懂這個道理。

但幸好還有文字,讓那段虛擲的時光不只是空虛;還有我的日記,它是我的過往、我的時光、我的習作、和我的記憶。

日記,11月6日(2022年)

我想,這樣也好;這樣我就可以和她在情份上徹底切斷。不論她之前是怎麼對我的,不論是好或是壞的;但這些,都不會影響到我的未來。而她的未來,是她自己的事。

我們暫時把她放到一邊,來談談我自己的事。我想:我會在這段感情中這麼失落、徘徊不去,其中一個原因是:愛情,是我「進入」世界、影響別人的一種方式。我有很多美好的、聰明的、和堅定的想法和知識,但除非我在愛情中和一個異性交談,否則我幾乎很少能把這些傳達出去。寫文章和交朋友,是我影響周遭的人的另外兩種方式。但我寫的文章很少得到回饋和交流。而在交朋友的時候,我很難忍受我的朋友一直犯同樣的錯誤,一直陷入同樣的困境,那會讓我感到很無力或是痛心;於是,我慢慢就會和他們保持距離,不願意太過干涉他們的生活。

而當我在喜歡一個人,而不只是把她當成朋友的時候,我比較願意忍受她的缺點,走的更近。近到能夠讓我更喜歡她。

但我似乎從來沒有,成功的影響過誰;我想,關於這點他們也有錯:因為他們從來都只是需要別人「幫助」他,卻不願意傾聽這個幫助他的人「說話」。於是,他們所能得到的幫助,真的就只限於他們原本帶到我面前的「那件事」而已,而沒有滲透、影響到他的整個人生、整個思維方式。大概,他們還是會跌入一樣的錯誤,被同樣的淺薄和刺激所迷惑吧。

但那不是真正的生命。從來都不是,以後也不會是。

我想,而我自己須要學習的:是忍受人們錯誤的能力,學著怎麼在錯誤中持續的愛著他們。這不是說,我非得用同等的親密去愛著每個人不可。我還是可以選擇誰來當我的朋友;並且對一些朋友失去信任,讓他們回到陌生人的位置。

但是,只要還有希望,我還願意讓他留在我生命中,那我就應該坦誠的愛他們,不論他們有多少的固執、驕傲、和錯誤。「我們可以試著活活看,我們可以試著愛愛看。」

對於那些我放棄成為朋友的人,我會試著用沒有雜質的、辨識出每一個人的獨特性的愛來愛他。但是,當我離開這個地方以後,我對他的任務就結束了;他不會和我一起去認識,我們所遭遇到的這一切。他可能會留在我的心中,但我不會再期待,在我前方的路途上再遇見他。

日記,11月7日(2022年)

也許我不應該如此苛責你;雖然你確實深深傷害了我。可是,你也還在成長,還在摸索,還在奮鬥。

你,「你」,也許問題就出現在這個太過親暱的稱呼上。「你」已經離開了我生命中的中心。我只要在你出現在我眼前時,稱呼你為「你」,就足夠了;在其他時刻,我必須把你帶離我心中的這個位置,向側面,而不是正對著你,稱呼你為「他」。你已經離開了我人生的中心;而且,即使是作為朋友,你也常常不回應我,和無視我的痛苦。所以,我們以後除了祈禱和在場外,不會再有任何的「我與你」的關係,你只是我的他;我會選擇其他人作為我的「你」。

日記,11月11日(2022年)

是啊,我不想要。扮演這個角色,對我又有什麼益處呢?讓這一切結束吧。讓與回憶相關的這一切結束吧。我可以讓新的東西進來。我可以成為新的人、事、物的「XX者」。

我會對這一切充滿期待。

圖片來自Unsplash,由Nicolas Messifet提供,特此致謝

2023/02/10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