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载叽

“啊哒”~嘤嘤怪+硬妹,一个经不起批评的人。科幻文学硕士,星球大战中文网副站长。关注科技、游戏、艺术、美食、历史等领域。曾服务于多家主流媒体,主持过文化、科技、游戏等栏目。 创作,是要发现和体现属于自己的趣味。 此博客登载本人原创文字和编译内容,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伏枥骅骝千里志,经霜乔木百年心。”

科技股暴跌,“教父”浮现

(edited)
5月,美国科技股”领跌“,超过一半的新上市科技股跌幅超过50%。YouTube和TikTok上,有人专门研究”国会山股神“佩洛西家族的股票交易。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之一,就是别人把钱赚走了,给你留下一个还能赚到钱的预期。

暮春时节,华尔街上演财富大挪移。4月,科技股五巨头微软、苹果、Alphabet、Meta和亚马逊报告第一季度收益,动辄上百亿美元的收入令人印象深刻。5月,美国科技股“领跌”,超过一半的新上市科技股跌幅超过50%;去年上市的公司,超过九成股价低于发行价或首日交易价。五巨头蒸发近3万亿美元,也算是“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2022年迄今,纳斯达克指数累计下跌超过20%。

目前看,谁发了财呢?买空型投资者。

根据技术和数据分析公司S3 Partners统计,上个季度美国市场上,每5美元做空的股票中,就有1美元是信息技术股票。自年初至今,IT行业的空头头寸创造了34%的利润。

做空苹果和特斯拉

6月7日,苹果发布了iPhone 13和M2芯片,舆论界显得热闹又失望,苹果股票也没什么波动。同一天,受美债收益率下降影响,美股三大指数全线走高,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上涨近1%——一定程度上在侵蚀空头的利润空间。

两个月前,苹果第一季度财报还没公布,著名投资者、电影《大空头》的主角原型迈克尔·伯里(Michael Burry),旗下的Scion资产管理公司,已经买入20.6万股苹果股票看跌期权。如果该公司行使看跌期权,估计价值为3600万美元。

这就意味着,伯里押注苹果股价会下跌。

自年初开始,苹果股价下跌了约20%。苹果的命运代表着整个科技股市场的命运,像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谷歌、微软和特斯拉在内的其他科技股均大幅下跌。但是,伯里还买入了Meta和Alphabet。他对科技股的判断标准,至少是没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伯里以押注2000年中期的美国房地产市场而闻名。正如电影《大空头》所述,当时的美国房地产靠劣质抵押贷款支撑,其中MBS(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抵押贷款证券化)和CDS(Credit Default Swap,信用违约互换)等金融工具,极大推高了金融机构的风险,导致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而伯里靠着一线调查的证据,发现了多米诺骨牌最底层的脆弱——很多人无力还贷,金融工具包装得再漂亮也没用。“一场大规模做空”使他和另外一些华尔街精英,成了废墟中的大赢家。

除了要做空苹果,伯里也对特斯拉下了手。今年2月份时,伯里就预测特斯拉的股票年内会暴跌90%。在那之前,伯里公开指出特斯拉股价“荒谬”,因为后者在五年里股价上涨超过1000%。他还将其与房地产泡沫进行了比较,在推特上敦促民众“出售#TeslaSouffle”。

3月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证实,Scion持有80万零100股特斯拉股票的看跌期权,价值约5.34亿美元。

5月底,根据数据提供商Ortex的最新数据,特斯拉做空者已经赚了82亿美元;亚马逊做空者赚了38亿美元;Facebook做空者赚了37亿美元;苹果做空者赚了35亿美元。

伯里很喜欢用推特。虽然他的帐户是@michaeljburry,但用户名是“Cassandra”——希腊神话中的特洛伊女祭司,被阿波罗施了法:虽然可以看到未来,但没有人相信她的预言。

“国会山股神”做多

当地时间6月6日,美国众议院网站披露,美国众议院院长南希·佩洛西的丈夫保罗·佩洛西,在5月13日至23日期间购买了价值75万至150万美元的苹果股票期权,并于5月24日购买了价值30万至60万美元的微软股票期权。

早些时候,保罗·佩洛西在一月份投资了价值290万美元的美国运通、苹果、贝宝和沃尔特迪斯尼股票。3月,他购买了价值220万美元的特斯拉股票。

根据美国政治捐献数据库OpenSecrets的统计,佩洛西家族2021年的投资回报率达到56.15%,跑赢标准普尔指数(增长率约13%),更超过绝大多数美国顶级对冲基金经理,“业绩”好过巴菲特。

有媒体专门梳理了保罗·佩洛西去年的几笔操作,“卡位”相当精准。比如在拜登政府宣布电动车补贴前夕,买入超100万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在微软获得美国国防部220亿美元的AR作战头盔订单前买入2.5万股股票;趁美国科技巨头接受反垄断调查时做多谷歌,最后谷歌毫发无伤。

Youtube和TikTok上都有“视频博主”专门研究“国会山股神”——佩洛西家族的股票交易。2022年1月,谷歌上的“佩洛西股票交易”搜索量创下历史新高。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有部分美国国会议员发“战争财”。数十名议员及其配偶,在俄乌战争期间美国向乌克兰提供400亿元“援助”的消息公布前,进行了股票交易,重仓买入雷神、洛克希德·马丁等军火商的股票。

政治人物及其家庭的“投资”实在非常敏感。经济的运行,很大程度上倚赖“信息”。就像电影《华尔街》中的台词:“我拥有的最重要的商品是信息。”而高级官员所掌握的内幕,使他们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经过好几个月的民众抵制,南希·佩洛西已经于今年2月批准了一项禁止国会议员交易股票的计划。众议院委员会正在起草规则,该立法将于今年提交投票。

多空大战今又来

美国散户“最爱”的两支股票游戏驿站(Game Stop)和AMC院线,日前再度遭遇做空。

据S3 Partners的最新数据,游戏驿站和AMC的空头净额占股票流通量的比重,分别达到24%、22%,接近一年来的最高水平。

游戏驿站和AMC在本轮熊市中,跌幅一度超过47%、64%。而沽空机构对AMC的目标价仅为4美元/股,较当前股价11.95美元,潜在跌幅高达66.5%。

对冲基金大肆做空,一方面是美股出现大范围抛售潮,做空可以更加激进;一方面也是判断新冠疫情改变生活方式,游戏驿站和AMC的实体化经营必将失败——前者是卖电子游戏卡带的零售商,后者是电影院。

美国散户这回又冲了上来,在截至6月1日的一周内,买了二者28亿美元的股票。当地时间6月7日,截至当日收盘,两支股票涨幅分别高达14.4%和9.4%。

发生在去年1月的空头挤压事件,主角就是游戏驿站,有“史诗级轧空”之称。

当时,一些对冲基金做空游戏驿站,押注股价将继续下跌,将相当于游戏驿站总股本140%的股份做空。然而,因游戏驿站股价高涨(埃隆·马斯克也推波助澜),持有者惜售,空方无法获得足够股份履行期权合约,不得不迅速弥补仓位,反而推动股价继续上涨,产生轧空现象;有些机构因无法履行期权合约而被强行平仓,产生巨额损失。

据S3 Partners数据显示,2021年前5个月,做空游戏驿站和AMC的投资者,累计亏损超过100亿美元。其中著名的空头机构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Melvin Capital Management LP)都灰头土脸地缴械投降。

多空大战,可以视为散户对精英的反抗。第一次大战“暴发”时,正值新冠疫情第一年,美国大多数消费者都待在家里,时间充裕,利率历史新低,政府“派糖”又充足,闲钱比较多,而且游戏驿站更有一份属于青春的回忆,加上人们普遍反感2008金融危机的“华尔街之狼”,愤怒最终在几个BBS上集聚。

今年的多空大战卷土重来,做空者可能是基于整个股市走熊的情况下散户投资者的悲观情绪做出的判断。

但是对于散户来说,意义不一样: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托马斯·皮凯蒂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将贫富差距描述为投资差距。没错,有钱人的优势,不仅仅在于可以进入股票市场,还可以获得最复杂、最“秘密”的信息和机会,还能承受冒险带来的损失。而穷人的优势,还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硬周刊

超载叽

Bring insistence to life. “历史奔跑,逃离人类,导致生命的连续性与一致性四分五裂。” 我们的生命横跨好几个时代,要面对或重建“一致性”,心里得有点“硬”东西。 物质享受和精神追求,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硬骨头-美食栏目; 硬着陆-政治栏目; 硬通货-经济栏目; 硬吹死挺-文化/科技/游戏栏目; 周末夜狂热-随想栏目

020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