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9 articlesIn total 89769 words

030 愛情毒師

吴凡

所有感情都是經不起考驗的,在走進這場遊戲之前我就已經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但我卻從沒試圖考驗過任何一個男朋友,體面的離開是對一段感情最大的尊重,雖然我沒被真正「尊重」過幾次。推開新的一扇門,「審判天使」沒有跟我們走進去,而是在我們四個人走進去之後,幫我們從外面關上了那扇門,讓我們四個留在徹底的黑暗之中。

029愛情屠殺者——失樂莊園

吴凡

你視奸過自己的伴侶嗎?你視奸過自己的前任嗎?有沒有順著前任的社交平臺爬到前任的現任那裏去,順便視奸一下她(他)們的近況,後來的後來,你竟然還會被不經意的種草某件衣服,某款面膜,甚至是他們曾經去過的某個酒店…… 你就是這麼變態!更變態的是,對方也可能正在用同樣的方法視奸著你。

028 兩種麻辣燙人生

吴凡

打開冰箱門,才發現裏面的啤酒早就喝光了,家裏這些事東西一直都是阿泰在買,我很少留意。櫥櫃裏只有白酒和洋酒,糾結了一下,我拎出了半瓶二鍋頭,洗了根黃瓜,想繼續加重現在的醉意。本來我想去臥室找個安全的角落喝,可是路過客廳的時候,我突然就改了主意,坐在了沙發上,賭氣一般將自己晾在攝像頭之下。

027 三人行

吴凡

雨越下越大,像是在為某個特殊場景製造氣氛。阿波為我倒上冰鎮啤酒,泡沫像是有生命一般,在廉價的塑膠杯中洶湧的翻騰而出,她將木筷子快速插進即將冒出來的泡沫裏,細碎的泡沫立即被一種力量束縛,迅速收了勢頭。啤酒倒滿之後,阿波將筷子叼在齒間,端起杯子給自己倒酒。

026 雙人瑜伽

吴凡

你聽過表演者型人格嗎?這種類型的人,會容易沉醉於興奮狀態,而且他非常希望周圍的人也和他一樣,一樣的興奮忘我。如果有人觀看,他就會賣力的表演,就會更加瘋狂,會不留餘力的綻放自己。別人的關注和目光,就是這種人的興奮劑,越是被關注,越是有欲望去表現,也有人稱這種人叫「人來瘋」。

025掃了一個碼,打開了一扇門

吴凡

午夜的變頻空調像是個陰晴不定的生物,突然的發動,驟然的安靜,值守著暗無邊界的夜。今天的夜裏多了一個沒睡的人,我看著立式空調悄無聲息的拉開擋板,百葉窗一樣的出風口後,像是藏著一只巨獸,它正張開黑色的大嘴,不斷朝外吹著冷氣,空調上方的指示燈像是一雙不斷變換的眼,正在與黑夜中的我對視。

024 我竟被偷偷視奸了這麼長時間

吴凡

在烈日下抽煙,我的頭更疼了,連使勁兒按也緩解不了,腦袋裏的什麼東西似乎要被這高溫煮開了…… 「那你為啥忍了周大強?現在超市裏那幫人都在傳是你幹的。」 「還能為啥?為了工作唄,我上班偷看你的事兒,讓周大強發現了,威脅要開除我。」 「一個超市營業員,去哪兒還不能幹,怕他幹雞毛!

023 摔死的魚

吴凡

「攝像頭?沒有弄過。」 他一邊往嘴裏送著生魚片,一邊回答我,完全沒當回事兒,而我的已經後背僵直,不寒而慄。那個羊毛卷難道也是視奸我和阿泰的人?如同我對阿波所做的一樣…… 我陷入不自知的呆滯,阿泰用筷子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才回過神來。「阿月,怎麼了」是不是你那邊空調開太大?

022 尋寶遊戲

吴凡

休假如期而至,從前一天晚上我就開始興奮,準確來說,是從超市下班那一刻,我就正式進入假期狀態。在下班的公車上,我的嘴角就沒放下過,始終都是笑著的。人跟人的滿足標準真是不同,別的女孩也許需要個上萬的包才能逗其開心,而我,連休本就屬於自己的假期都覺得滿足。

021反復無常的精神病

吴凡

你有沒有過那種時候?明知道手邊的瓶子大概率會被碰倒,也不會提前給它扶好或者挪個安全地方,而是賭氣一般非要看看它到底倒不倒!最後親眼看著裏面的粘稠液體流滿一桌面,連桌上的東西都成了[池中魚」,無辜被連累到,才皺著眉頭收拾。明知道打開的櫃門有可能磕到頭,卻選擇性去忽視、去縱容它,直到...

020 讓我甘心臣服的魔力

吴凡

這場發燒猶如那天的暴雨,來得兇猛,退得也迅速,只吃了一顆退燒藥我就挺了過來,只是還會有偶爾的眩暈。我的生活似乎也同步恢復到了以前,「以前」多「以前」呢?應該是恢復到在奶茶店與他們擦肩之前!我再也沒提前下過車,也再沒去過那家奶茶店,甚至再也沒走過那條街。

019 水果奶昔

吴凡

我抬頭,對上了他的眼神,但只有一瞬,我就快速低下了頭。像是罪犯遇到了街頭查酒駕的員警,明知道不是沖自己來的,卻依然心虛。不能讓他記住我,不對,是我壓根不應該出現在他和他們的世界裏,更不能在他的腦海裏留下任何的痕跡。「沒事!」我下意識地掐細了自己的嗓音,聽起來像個變性人,然後橫挪了一步,與他錯開,快速跑進風雨中。

018 我們這算跟蹤嗎?

吴凡

我從小就不太相信別人的話,大人們太擅長說謊,每當我表現出不信他們話的時候,他們就千方百計提供新證據讓我相信,可一旦我要當真的時候,他們卻笑嘻嘻地告訴我,都是騙你的,然後露出詭計得逞的表情,越笑越大聲。沒人在乎我的感受,我只有一臉茫然地站在原地,以半人的身高,看著高高的大人逐漸扭曲,看著他們發癲發狂。

017 努力生活不應該被嘲笑

吴凡

在都市中,還有真正的隱私空間嗎?無處不在的攝像頭,有官方的天眼,有商家的安全監控,有居家的安全考量,最後還有偷拍者的無孔不入,這些電子眼不眠不休,將整個城市暴露在電子元件之下。你以為身在密閉的空間中,就可以卸下文明和修養,肆無忌憚感受生命原始的衝動,高聲唱:原始社會好,原始社會好,原始社會不穿衣服光著屁股跑!

016真人教材

吴凡

我們相依著解鎖手機,找到了昨天晚上給別人開瓢時錄的屏,因為是從中途開始錄製的,所以綿長旖旎的前戲阿泰並沒看全,但是在視頻打開的一瞬間,他向我投來了驚喜的眼神。是的,他一眼認出來了這個房間。「那女人回來了?」 我點點頭,阿泰目不轉睛地看著畫面,視頻裏的男人以虔誠的姿態將手指探入,眼...

015 蚊子

吴凡

在我枯燥的童年,也有很多可以打發時間的事,比如夏天時,我經常會一邊看蚊子在我腿上吸血,一邊思考一個問題,它們是靠什麼尋找目標的呢?如果是靠嗅覺,那這片人工湖上的蚊子此時應該都能聞到這裏新鮮食物的味道吧!滑板男孩的頭被酒瓶玻璃碴子刮傷了很多細小的傷口,血液從四面八方彙聚下來,在他的...

014我勸過他的,不是嗎?

吴凡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畫面裏的他們,像是一個充滿期盼的天使,站在上帝的視角,希望他們以一種完美的方式結合。這一刻,我既無私,又貪婪!男人半跪在沙發的一側,像打量手術臺上的病人一樣,頭慢慢地隨著視線擺動,手上那根東西變成魔鬼的畫筆,在她身上慢慢的劃著,從臉頰,路過高低起伏的山脈,在她柔軟...

013 一時間,我竟不知道更想成為畫面裏的誰

吴凡

你喜歡什麼樣的生活呢?是歲月靜好?還是起伏跌宕?我本來以為,這是兩種互相矛盾的存在,你選擇了一個,自然代表要放棄另一個。可當我身處在這個場景中,我改變了想法,它們其實是可以同時存在的,比如此刻的我,坐在夕陽的殘光下,周圍是涼亭,綠藤,灰磚,青草……吹著並不清涼的晚風,感受著毛孔根本無法閉合的夏天。

012她竟然記得我?她果然記得我……

吴凡

夏日裏的西瓜很容易就酸掉。中午切開,晚上就會發出難聞的酸臭味,像是整夜沒倒的垃圾桶。領班周姐讓我中午多切些西瓜,這樣顧客來的時候,可以直接選一半拎走。如果不切,她們還需要佯裝很懂的樣子,用平時敲手機的手指頭挨個彈一遍,西瓜會不開心。我覺得這樣不對,如果一個西瓜都沒被彈過,直接就被切開,那它才會不開心!

011 魔鬼的誕生

吴凡

從在視頻裏發現菠蘿蜜那天開始,我的生活開始變得忙碌起來,上班的時候,我的眼睛不放過任何一個經過水果區的顧客。如果那個女人出現,我發誓,我一定能第一時間認出她,因為她的樣子已經深深刻在我的記憶裏,我甚至在夢裏和她纏綿過好幾次,就在螢幕裏的那個房間,我們抵死纏綿,手指交錯,房間內的一...

010 山竹+波羅蜜

吴凡

我還是頭一次在買手機這件事上花這麼多錢!可我來不及心疼驟減的餘額,趕忙插進電話卡開機,阿偉站在櫃檯裏打量著我,目光在我臉上和胸口打轉,我真是無心應對他,拿著手機來到員工室,原本沒到工作時間,我也沒換工作服,靠著牆角坐在地面。這裏可以搜到商場的無線網路,而我此時像個毒癮患者,紅著眼...

009 痛與情愛的誘惑

吴凡

我們牽手,衣著體面,從昏暗的房間走出來,仿佛昨夜所有的不堪都與我們無關,就這樣迎著初升的太陽,向著並不新鮮的世界。這個城市經過一個夜晚的發酵,多了些許的酸臭味,有些東西似乎悄然的變了,在看不見的表皮下膨脹出許多細小的氣孔。我們之間的連接鍵一定發生了變化,否則我們拉在一起的手不會第...

008 真人秀不過是一群人的偷窺盛宴罷了

吴凡

房間裏沒開燈,但是破舊的木門下有一條很寬的縫隙,我能看到走廊的聲控燈時亮時暗,仿佛是魔鬼在吞吐著呼吸,我也放慢了呼吸,側耳聽著走廊裏的聲音。螺絲刀很快被拿來,他們開始撬我的門鎖,我能看到圓型的鎖眼在微微顫抖,和我顫抖的下眼瞼一個頻率。手中的三棱匕首因為出汗變得黏手,我放在嘴邊吹了吹,上邊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007 不請自來

吴凡

他稱了一盒車厘子,然後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走去收款臺,我掏出手機,在監控死角發了一條資訊給阿泰,「黃色米奇T恤。」 阿泰回了我一個「!」 我趕忙把手機藏了起來,被抓到可是要扣工資的,雖然我現在有了不扣工資的免死金牌。下班之後,我看似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可我卻深知至少有兩個男人...

006 一對各懷心思的惡鬼

吴凡

我拿起手機,給阿田跟我聊天的號回了一句,「才忙完,正和阿泰吃晚飯,不聊。」 發完,我把手機遞給阿泰,讓他看,他不明所以。我拿起包,站起身。「幹嘛去阿月?你生氣了嗎?」 我笑著說:「我帶你去釣魚!」 他像是一只失去了靈魂的狗,被惡靈牽引著,走向未知的深淵,他的臉上帶著自我矛盾的煎熬,還有那可笑的、對人性的盲目自信。

005 眼見為實

吴凡

我最喜歡下雨天,喜歡打傘站在路邊,看行色匆匆的人,我喜歡看著他們穿著體面的衣服,卻也無法避免被雨水打濕生氣的樣子。喜歡他們被我注視,卻又完全忽略我的樣子。在路上耽擱了時間,導致我在這個雨天上班遲到,我剛踏進員工區,就迎面遇到了阿偉,那個利用家電區監視器天天關注我的人,我的衣服也被...

004 全員惡人

吴凡

我的男朋友阿泰,這個剛才在我身上馳騁疆場的男人,現在看著我的眼睛,誇我是變態。我是變態?我無辜地看著他,「然後呢?」 他的眼睛看回暫停的手機螢幕,攝像頭裝在了屋子角落的高處,所以是居高臨下的角度,那一瞬間我和他都是運動中的,暫停下來出現了殘影,竟然意外的很後現代感。

003 角色扮演

吴凡

阿泰下班來接我,這是繼上次在他家客廳一夜激情後的第一次見面,他約過我兩次,可我沉迷在「上帝之眼」中,無暇與他約會。他像普通客人一樣走向我,帶著藍色的口罩,走到我所在的水果區,然後假裝買水果,在一排排貨架前來回地走,但是眼睛卻時不時打量我,這是他鍾愛的戲碼,公共場合的角色扮演。

002 普通號和精品號

吴凡

我不記得反復看了多少次這個視頻,很想一鍵轉發給我男朋友阿泰,可是我沒有,因為我想當面看他的表情… 看了太多次,以至於夢裏都是這個畫面,夢裏的我很明顯要比視頻裏發揮更,搖曳生香,酸麻感像被欲望突然塞滿了身體,最後半夢半醒的時候,甚至比真槍實彈還要帶勁!

在亚马逊河流里钓鱼,钓上一条20斤重的鸭嘴虎纹鲶,还钓到食人鲳

吴凡

在亚马逊河流里钓鱼,钓上一条20斤重的鸭嘴虎纹鲶,还钓到食人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