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神儿

写字楼在逃人员

逃离写字楼 去看夕阳/ 我的解放日志 第一章

生活被困在写字楼里,白炽灯填满所有清醒的时间,每天做着自己不认同的事情,在沉没之前,偶然一次跟朋友在深圳湾的日落下打开了对生活的感官,开始着手自我解放的计划,想要把这些时刻记录下来,于是开始写日记。

第一章 逃离写字楼 去看夕阳


2021/07/26

看理想的新节目 “王瑞芸 x HYL 乱糟糟只是世界与我的局部真实”听完激动的写了评论,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王瑞芸老师的回复

“听完感觉心怦怦跳,很有感触的是在不断纠结我应该怎么做,应该称为什么样子的时候,那些被自己压抑和忽略的情绪又流动起来,我们应该自然的活成自己,而不是一个又一个的标准。自我在很艰难的时刻,都是标准之外的事情来救命的,例如骑上单车去感受夏天的风,在厨房里洗菜做饭,忘我的涂一张画,这些不会让我变得成功的时刻都带来了极致的满足感。”——走神儿

“都是标准之外的事情来救命的”说的太好了,那是生命本身的能量啊。活在自己生命里,不活在标准里,你就会一直有真正的“正能量” ”——王瑞芸


2021/08/01

跟我的猫在梦里重逢了,在一片森林里,它从土壤里生长起来重新获得了生命,在梦里惊呼生命回到自然的能量。”


2021/08/24

今天骑单车去深圳湾,一只脚在踏板用力,人和车就摆脱了重力,轻盈的飞起来。看着月光散落在水面,站在一块石头上,把头发散开又扎上,今天此刻之前已经完全忘记骑行带给我的自由,自行车一直放在家里靠在墙边,像一扇打不开的门。从那个日落开始,这扇门终于打开了,阳光照进来,泥土和草地树木破门而入,我离开了那个困住我很久的房间。


2021/08/25

下午从公司逃出来,遛到深圳湾看日落,看着层层叠叠的云,仔细分辨阳光下天空云朵颜色的分秒变化,在记忆里搜索每一张看过的画,风景照和动画片,想找到一些对照,获得一种更明确的认同感。目光想锁定在某一片云或者花,但都无法聚焦。每当我看向哪里,我的感受和灵魂都无限的跟他们接近,无法让视线自如的找到构图。

太阳落下去之后,我回到海边咖啡厅高处的露台上,望着树林后面被夕阳映照的天空和城市。我想起在很多地方看过的日落,菲律宾,日本,曼谷,普吉岛... 跟那时候感受到的美妙是一样的,但今天却又比那时候更轻松和从容,月初我还在每天焦灼的自我折磨,现在却坐在这里欣赏着全世界的日落,世界并没有发生变化,太阳每天都按时下班,我感到轻松和快乐,虽然我还不知道这样的时光意味着什么。


2021/08/28

写下这个日期的时候,非常茫然。

8月意味着什么,9月的休假我会怎么度过,脑海里一点画面都没有。用一周的时间认真看了夕阳下的天空和城市,大概比我去年一整年看的都要多。我从不知道那种和自然融为一体的时刻,除了放松和愉悦之外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到今天渐渐感觉到,就是这样的时刻,让我摆脱了,应该是正在摆脱,套在我身上的人为创造出来的标准,并且开始感受到生命本来就有的愉悦是触手可及的。


2021/08/29

无所事事的周末,工作日都在给自己放假,结果现在不知道该安排什么才能不枉费这个周末,就这么纠结了一天半,最后还是去了深圳湾躺到日落天黑。试了下微信的群聊直播,跟北京朋友一起看了今天的天空,另一个朋友睡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想我会记得这个周日的下午。

今天听王瑞芸讲伦勃朗时期的画家,其中说到“文字也许会隐瞒作者的性格,但绘画不会。”听到这句有点被安慰,无论如何不去理会标准和流量,真实的将自己完全的展现在作品上,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啊,让我对画画又多了一点确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项飙x多数派(下)|娜拉要怎么出走,打工人要怎么活?

对谈|项飙:从春运式流动到娜拉出走,多维不平等、回归话语与家庭复杂性

项飙x多数派(中)|回归是一种规训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