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神儿

写字楼在逃人员

《我的解放日志》一部披上黑道老大外衣的《小王子》

狐狸说:请你驯养我吧。 美贞说:推仰我吧。

开始追这部剧就被编剧和导演对人物和故事细节的设计感动,即写实又充满诗意,仿佛自己在看一部社畜版的《请回答1988》,结果在第八集之后故事主角的爱情线变成了《黑道老大爱上我》,直到上周追完十四集才恍然大悟,原来编剧是给《小王子》套上了黑道老大的外衣,麦田里的小狐狸摇身变成山浦美贞。所以找来小王子的原文和剧中的情节对照,发现很多情节和台词都能对应小王子和狐狸相遇的部分,剧中多处细节设计映射了《小王子》,不得不佩服编剧的创作功底。


「失去的爱人」

在《我的解放日志》里具先生失去恋人陷入消沉,意外下错车站来到一个村子逃避现实,和美贞偶遇。小王子不懂怎么去爱玫瑰,忧郁的离开自己的星球,来到麦田遇见狐狸。具先生的那个“住在一起的女人”,就是小王子精心照顾但最后还是枯萎了的玫瑰。


「推仰」「驯养」

生活在绝望中的美贞对喝酒度日的具先生说“推仰我吧”,狐狸对小王子说:“请你,驯养我吧”。剧中美贞说出来“推仰”这个词的时候,具先生楞住了,小王子在听到狐狸说“驯养”的时候,也充满了疑问。


狐狸说「驯养」就是建立关系它对小王子说:“我的生活很单调。我捕捉鸡,而人又捕捉我。所有的鸡全都一样,所有的人也全都一样。因此,我感到有些厌烦了。但是,如果你要是驯服了我,我的生活就一定会是欢快的。我会辨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就会像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 这段狐狸的话,感觉就是美贞的内心独白。脚步声这里也联想到小王子.具走在美贞后面,为了保护他发出的脚步声和瓶子碰撞的声音,美贞没有回头就知道是他在后面。

在一个聊爱情的节目里刘擎教授说 “理想的爱情仍然作为一种想象存在着,要不然现在的人不会感到那么无力,那么悲哀。爱情还有什么价值?我觉得两个特别重要,一个是,人要承认,每个人都是凡人。但是爱情非常奇妙,当你进入那种经典的浪漫爱情时,在世界上的另一个人那儿,你能得到彻底的、无限的、至高的承认——你是最好的。在其他生活中,你学术再好,总有人比你好,你挣钱再多,总有人比你多。但唯有在爱情这件事里,每个凡人都可以成为全世界最好的,这个非常了不得。爱情是上天给凡人的恩宠。”

美贞也很多次说过自己被困住了,希望获得幸福和快乐,所以她让具先生推仰她,美贞希望能在跟具的推仰关系里获得解放自己的力量,而狐狸想跟小王子建立驯养的关系给厌烦的生活带来一些快乐。生活中的她厌倦了自己的平凡和低存在感,她希望至少在一个人眼里自己是绝对独特的。就像小狐狸说“对你而言我就是一只普通的狐狸,和其他成百上千的狐狸一样。但是一旦你将我驯养了,我们就彼此需要。在我看来你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在你看来,我也是世上唯一的。。。”

「建立关系」

小王子因为要去寻找朋友担心自己没有时间,狐狸对小王子说:“人不会再有时间去了解任何东西的。他们总是到商人那里去购买现成的东西。因为世界上还没有购买朋友的商店,所以人也就没有朋友。如果你想要一个朋友,那就驯服我吧!”美贞在剧中也跟朋友说,她好像从来没有对谁真正心动过,没有无条件的真心爱过一个人,她想要自己打造一个这样的人,无条件的接受他,爱他。

小王子问狐狸“应当做些什么呢?”,具兮也问过美贞应该怎么做?狐狸的回答是“应当非常耐心。开始你就这样坐在草丛中,坐得离我稍微远些。我用眼角瞅着你,你什么也不要说。话语是误会的根源。但是,每天,你坐得靠我更近些…”看到这段的时候,就很容易联想到具在开始的时候每天坐地上,坐在屋前静静喝酒,两人在开始建立关系的时候并没有马上靠近,而是一点点拉近距离,靠近彼此后面他和美贞的每次偶遇的画面,都在渐渐拉近距离。没有对白,只有眼神间流和微妙的氛围变化。


后来狐狸又跟小王子说:“比如说,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这段狐狸说的话,简直就是在描述小王子·具去车站等美贞下班的画面,美贞激动的冲出地铁站去迎接具先生。

随着美贞的解放,她又迈出一步跟大家公开两人在恋爱,她不在畏惧表达真实的自己。但刚好这时候具先生被白社长刺激之后,回忆起以前爱情里的无能为力和自责,这多像小王子对玫瑰的那份歉意,其实只是他们那时候还都不会爱。具先生自我放弃似的跟美贞说,她如果想停止关系就马上停止,这时候的具又回到不会爱的状态,美贞看出了他的畏惧,对幸福的畏惧。她没有抱怨勇敢的带着具兮又往前走了一步,具兮也直面了他和白社长的矛盾,两个人都在这关系里一步步解放自己。

“就这样,小王子驯服了狐狸”,小王子·具也推仰了美贞。


「离开」

小王子要离开的时候有一段对白

狐狸说,“我一定会哭的。

“这是你的过错,”小王子说,“我本来并不想给你任何痛苦,可你却要我驯服你…”

“是这样的。”狐狸说。

“你可就要哭了!”小王子说。

“当然咯。”狐狸说。

“那么你什么好处也没得到。”

“由于麦子颜色的缘故,我还是得到了好处。”狐狸说。

他们这段对白每句话都像具先生最终决定离开时他跟美贞的对话。具先生说希望她像普通人一样,不要搞“推仰”“解放”,小王子在看到狐狸伤心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先责怪了狐狸提出的“驯养”,但美贞很坚定,她没有生气只是说自己很伤心,狐狸也不后悔跟小王子驯养关系,狐狸说过,如果你驯服我,以后我看到麦田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你金黄色的头发。


「责任」

狐狸让小王子回去看看那些玫瑰。这时候小王子已经知道自己的那朵玫瑰是独一无二的,狐狸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他为他们花费了时间。狐狸后来对小王子说,“你现在要对你驯服过的一切负责到底。”所以具兮最后回去了自己原来的世界,是对自己以前的兄弟负责,也不希望把麻烦带到山浦。这里剧情的发展跟小王子离开是对应的。

美贞虽然伤心,但她默默接受这个结果,她做到了自己说的无论这个人做什么他都可以接受,这时候的美贞已经在这段关系里的到了解放,也做了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美贞最难的时候,去两个人以前去过的饺子店,把夏天储存的温暖拿出来使用。在他们的这段关系里两个人每次淡淡的对话,就像心理咨询的场景,一方倾诉,另一方就是聆听和接受,不去评判,真正的负责人也许就是可以接纳对方的一切,不急着去改变或解决什么。拥有一个耐心的伴侣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心理疗愈,虽然这个疗愈最关键的还是你愿意为了对方做什么的那份心意。


小王子·具回到原来的生活之后回到每天颓废度日的生活,我觉得这里他可能还是在没有完全解放的状态,我把他的离开解读为驯养过程中的一个插曲,所以他们的推仰关系还在继续。但是小王子离开之前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并记在心里:“我要对我的那朵玫瑰花负责”


「重逢」


十四集两人终于重逢,具先生错过了很多她让人心疼的时刻,弹幕一片骂声,但美贞没有抱怨,对她而言他们还是在推仰的关系里,如果你知道一个人离开后肯定会回来,那么也许分别也没有那么可怕吧。两个人好像从没分开过一样面对面微笑,就像狐狸欣然接受小王子的出现和离开。爱情也许会短暂的突破生活的苦闷,但是当爱情的火花燃尽,一段好的关系带来的影响是持续而长久的,就像狐狸和小王子的相遇和分开,在驯养的过程中,长久的治愈了彼此,具兮和美贞虽然分开,但他们的关系并没有断开,为什么开始的时候美贞说要超过爱情,要崇仰她才行,因为关系的包容性远高于爱情,他们因为全力的去治愈对方让自己得到了解放。

没想到因为这个剧也刷新了一次对《小王子》的理解,小王子中狐狸是一个智者的形象,我觉得美贞在整部剧中也是,她洞察了生活中的虚伪,更凸显了《小王子》里对爱和责任有哲学意味的探讨。电影版《小王子》配乐里最喜欢的法语版《equation》曲风也类似这个剧中配乐的风格,有兴趣的话去找来听听。

《我的解放日志》这周大结局,虽然小王子在最后离开了,但还是默默的祝愿这个剧里的他们最后能在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今天的我们都需要被治愈。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王子》讀後感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