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神儿

写字楼在逃人员

离职后的第一周|勇气出现在行动之后

2月15是我的解放日,离开不舒适的环境,将自我从牢笼里解放出来,不再压抑和否定自己的感受,拿回自己的掌控权。原来勇气是出现在行动之后。

2022/02/14

不管今天过的多丰富,哪怕令人快乐的事情占了98%,那2%的状况还是像块石头一样重重的砸在胸口。

本来要提离职的一天,因为摸鱼跟老友们聊天聊的很愉快,因为开了一个效率很高的会,因为下班的时候跟同事约了饭,因为白天轻松的爬出了家门,因为不知道跟老板谈条件的结果会是怎么样,在舒适和焦虑交替之间,在侥幸中活着,但就是那2%的状况里,夹杂着的同事的虚伪,自己的自我否定,愤怒和羞耻重重的砸在胸口,吐也吐不出来,让工作和工作之外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变得糟糕,比如今天拖着没写的方案,比如明天外教课的课前复习,比如要为离职准备的一些资料,比如跟吉瑞米合作的展览。

去做吧!直面恐惧的事,恐惧才会消失。 


2022/02/15

进公司就约了提离职的谈话,都很顺利大概是跟这个人最清晰顺畅的一次沟通了,彼此都清晰的展露出自己最真实的样子,我第一次没有为自己对这个人的判断感到怀疑,是不值得留恋的环境没错了。原本以为会有的失落和恐惧愤怒都消失了,那个像战士一样的自己又重新出现,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勇气,发现那个不是因为钱,而是热爱活着的自己从没离开过。

最近在soul的聊天室捡回很多自己的回忆,比如之前喜欢的《超级监狱》重温了几集,很久以前生活的热情和快乐被唤醒,那时候身边围绕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不管是工作朋友还是爱好,在那样的环境里构建出的自我是舒适的,动画片里,能看到导演从男性的角度,对男权社会的厌恶,所有角色都打破了性别的局限,虽然是在一个监狱的故事但却是小众群体的天堂,怀念曾经可以大肆说话,尊重不同,表达开放的时期,那种更包容更多元和平等的文化,才是优雅又高尚的。

重新掌控自己的感觉太好了。


2022/02/17

陆续捡起了学习的事,画画的事,注意力回到自身,离职后焦虑消除,只是恍惚间有点空荡荡的恐惧感,这个空荡荡的部分有很熟悉的消逝感,还有一些别的可能是长期以来对抗痛苦的那份激情也消解了,还有对未来的不确定和收入也想关吧。

尽管如此放松的生活,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感觉很充实。经过这次离职会谈,发现很容易被两面人逼疯,每当这些人跟我微笑面对面,我总不听使唤的微笑迎合用最真诚的自己。但事后又发现微笑后面其实是对方狡猾虚伪的用心,然后痛恨自己的迎合,痛恨不能拆穿的假面,最后因此而消耗殆尽。有很多次不管有多讨厌对面那个人,只要对方露出笑脸,然后自己的愤怒就被抛到脑后,这大病大概都来自迎合和讨好人格吧。


2022/02/22

从春节前一直懒散到今天,此刻。还没有哪天是上午爬出房间。下午翻了几本以前看过的书,在一行一行乖巧又任性的文字里,心逐渐静下来,趴在书桌前学了两个小时的意大利语。鸽了晚上的课去看了《引入尘烟》的点映,因为听说电影被撤档了。

一个发生在大西北的故事,两个主角是被社会抛弃的弱者,偶然被撮合到一起,然后互相依偎携手在土地上活的像麦子像驴一样善良顽强的人。善良的人没有因为善良而得到多一点的关照,也没有因为善良躲避了风雨和恶意,善良唯一的回报是自己守住的那份安定,和在那份安定里生长出来的爱,在那份安定里躲避掉欲望的陷阱。

只是因为这个电影和丰县的事放在一起就被撤档了吗?电影里把两个顽强的生命诗意的展现出来,情节里的恶没有用很大的篇幅去刻画,这不是一个刻意煽情煽动的电影叙事,我想电影只是想照亮风雨里的两个弱者,这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不应该从电影里正视新农村的建设关键是人,就像他们说的“都赶到这楼里面住,那我的猪和鸡和驴怎么办?”,去正视社会里面弱者的生存环境。

如果觉得一个电影被撤档又有什么关系,但丰县的事件不是电影,加注在弱者身上数不完的恶赤裸裸的展现出来,无数个想要照亮弱者的声音被一层一层掩埋,一份不被信服的调查报告。巨大的遮羞布已经被撤下了,现在盖起来,只会生疮流脓腐烂。

为什么要害怕一个电影?却不害怕那么多失望的声音。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项飙x多数派(中)|回归是一种规训

项飙x多数派(下)|娜拉要怎么出走,打工人要怎么活?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