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

平面設計師/INFP/想找個地方放下文字

像雲

(edited)
「太陽一直就在外面。」記得曾有一朵雲與我說過。

那天,我獨自在洗手間低頭沈思。想思考出一個答案,但有太多的問題,並不知道在想的要與哪個匹配。

當我抬頭想換個姿態思考時,一朵雲出現在我眼前。它漂浮在貼近天花板的位置,體型大概有一隻成年貓的大小,顏色並不是純白,帶點灰灰的。我定眼地望著它,只感受著自己的一呼一吸,繼續著自己的思考。

有想過確認雲是否真實存在,往上跳我是能勾著它的,但生怕一觸碰到就會消失了,我並不想它消失。

「請讓我在這裡停留一下。」它突然發聲了,看不到有嘴巴,但它的形態隨著話音會輕微抖動。聲音聽起來像女生,但雲應該沒有性別。

我望著它,假裝仍在思考著。

「你怎麼了?」我的好奇心還是忍不住發聲了,

「沒什麼,只是想自己獨處一下。」它飄得更高了一點,

「那好吧,我也是。」我沒有想作出進一步的打擾,低下頭,繼續著思考,

「你又怎麼了?」它好像想擠出一些話題,填補我們之間的空白,

我抬頭再次望向它,看不出它是出於好奇還是關心的發問,並沒有想理會它。

「今天是陰雨天,我不想變成烏雲才躲進來的。」它主動說出了自己的原因,在我一直保持沈默的時候。

窗外下著雨,雨水拍打著洗手間的窗戶,聲音漸漸蓋過了辦公室的背景音樂,當時播放著一首英文歌曲,「What a wonderful thing」,是至今還記著的歌詞。

「變成烏雲會有什麼感覺?」我淡淡地問道,

「其實你也看得見,會變得髒髒的,一點也不好看。」它好像有作了一個轉身的動作,但我不確定。

「那身體會有不舒服嗎?」我作出了平常關心別人的問候,

「倒也不至於,只是會變得討人厭。」

「理解,一直是烏雲的話應該並不會受到歡迎。」我作出了認同,

「我也是有點累才躲進來,但不能躲太久。」我報以了自己的原因,

「為什麼?你出去了也會像我一樣變烏雲嗎?」

「不是,我出去了要變太陽。」

我站起來,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準備離開洗手間。

「明天會繼續下雨嗎?」我順便問道,

「會,明天我會恢復到外面當一朵烏雲。」

「其實你明天也可以繼續進來躲一下。」

「不了,這個月我已經躲了3次了,我給自己逃避的配額用完了。」

「那我比你多,我7次了,但我沒有配額。」

「做太陽真的有這麼累嗎?」

「無論是晴天還是陰天,你也是雲,但我不是太陽。」我準備步出洗手間,

「其實你沒有必要做太陽,太陽一直就在外面。」雲說道,

「嗯,再見。」我讓自己的嘴巴作出了微笑,然後步出了洗手間。

隔天,陰天,下著雨。我望向窗外的雲,或許想看看能否遇到昨天的那朵,但它們都太相似沒法辨識。

天空突然閃爍了幾下,響起了幾聲驚雷,對突然響起的雷聲,雲好像沒有感到驚訝,仍舊極低速地向著自己的前方飄進著,看似堅定不移,卻不需花什麼特別的力氣。陰天過後,太陽也露出來了,它並沒有躲著,它也好像對一切並不在意,就只是一直在那裡。

望著窗外的雲和太陽,閃電過後,雲仍是雲,而太陽也一直都在,我好像得到了一個答案。

自此,我很少去洗手間思考了,偶爾,望向窗外,想像自己是一朵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