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
jojo

未命名

谈到美国医疗,人们常常联想到领先世界的西方医学教育和顶级科研创新能力。然而,光鲜的名声背后是美国民众无法独力负担的高昂医疗费用。尽管奥巴马政府又积极推进了基于Medicaid的改革以扩大医疗保障的覆盖范围,目前“医疗是所有民众的权利还是一部分人的特权”仍然是美国社会不断争论的一个命题。

数据显示,2013年9月至2016年3月,奥巴马医改使得没有医疗保障覆盖的18 - 64岁人口占比从17.6%下降至9.9%,同期大约新增了1550万受联邦医疗补助长期保障的人口。然而,随着近年来更多深入的量化研究,以下三个问题展现了上述医疗保障系统及其改革长期以来无法触及的制度性“盲区”。

首先,最显性问题是美国医疗支出高却没有与高昂价格匹配的高水准医疗服务。2019年德勤发布的全球医疗行业展望显示,美国每年人均医疗支出长期居于世界第一,2022年该数据有望上升至11,674美金。然而,美国社会的健康状况却在这些发达国家中垫底:最短平均寿命、最高慢性病发病率、最高病态肥胖率、最少门诊接诊数量、最频繁使用昂贵医疗器械及特殊医疗手段(例如髋关节置换手术)、最多住院病人数量但也有最多可避免死亡人数。

其次,奥巴马医改实施后,很多针对不同疾病、人口、及各州的研究证明了通过政府医疗保险及补贴实现的“社会资源再分配”没有平等地惠及所有人。总结有关研究,不平等的资源分配主要有以下两个体现:一是各州的医保资格审定在限制条件和处理时长上都存在差异。第二,即使通过了医保资格申请,可偿还的费用占比由各州自行决定,也导致了不平等分配问题。

最后,另一个美国医疗系统的深层问题是资源浪费。联邦医保没有依照医疗成果支付给“最有效的医疗服务”,被认为是造成浪费的制度性原因。评判一项医疗服务是否有效,研究者通常以:医疗开支的性价比是否最高、开支增加是否有效降低了死亡率、是否最小化病患痛苦及后遗症等,作为标准。美国医保报销制度以医院及第三方管理者(PBM)在服务结束后向患者发出的消费账单作为报销凭证,通常不考虑治疗过程中的用药是否性价比最高、医疗服务过程及结果是否最好,因而受到一些社会及专业人士批评。

上述三个问题长期存在且相互作用,使得美国医疗系统体现出“贵而不精、分配不均”的缺陷而饱受社会争议:一方面药品及医疗服务贵,另一方面资源分配不平等、制度性浪费又使得贵价的医疗和不断增加的政府开支没有相应的社会健康程度提升。因此有批评称,美国医疗目前仍是一部分人的“特权”,而非所有公民的“权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