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隻渡鴉
有一隻渡鴉

夢想可以和文字玩耍的渡鴉。 喜歡透過觀景窗看世界,喜歡寫小日子,喜歡老東西。

我的新手攝影日記:再出發

許久沒有記錄自己與底片的相處,再回首已經是要出國的時刻。經歷了一年多的低潮後,終於再次踏上新的旅程。攝影曾是我療傷的旅伴,如今成為站在我身後,默默支持我的老友。這兩年多以來的相處,我想我會永遠感謝攝影,他讓我重新有勇氣面對人生,讓我能繼續活下去。

曾經將自己對文字創作的失利與落寞,不甘與哀怨都傾注到攝影與日記的書寫裡。
或許是從斷掉寫日記的那一刻起吧,自己已經放棄將創作視為人生的志業與目標,轉而去尋找其他方向。

以前曾以為自己這輩子只會創作,所以也只能創作,若無法在這條路上生存,那自己便再無價值。
直到在兼職中來到偏鄉,才終於一點一點地將破碎的自己重新撿起,拼成一個不同的模樣。

這段日子以來依舊再拿著相機到處拍,甚至開始拍起了大尺度的照片。
身邊的伙伴也是來來去去,曾經的相機賣掉了幾台,也入手了幾台,還有一台相機是賣了以後又輾轉回到身邊,雖不是同一台,但是同一款。
konica big mini nou 135, Optima 335, Fujica ST801, Lomo instant square, Nikon F3, Minolta P's
身邊多了許多夥伴,拍了很多的照片,認識了新的朋友,也開始了蒐集攝影集的不歸路。

或許在創作路上仍有訴求渴望被聽見,但慶幸的是,如今終於將自己的靈魂完整,或者說那個落魄的模樣已然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樣貌。

雖然可惜未曾記錄下這段期間的心路歷程,但慶幸自己終於有力氣起身,從那幽暗的洞穴裡爬出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