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比徐

Es Muss Sein

诗情记忆区

最近在看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初看他提到尼采,觉得他好像也认为人生应该是一件艺术品或一首诗,未曾起舞都是辜负。后来,越觉得他就是一个哲学家,追问很多普遍而难得解的问题,他也给出了一些概念,以解释一些东西。印象最深的是书里提到,有一个诗情记忆区。对于托马斯而言,跟别的女人做爱,得到的都是一种解剖了某种私密性的成就感。身下的女人跟她说那天正在打雷,很浪漫,他却全然不记得。只有特丽莎,因为某种必然的偶然,他醒来发现他竟能够接受她睡在他身边,紧紧握着他的手,她像一个浮在摇篮里的弃婴。她存在于他的诗情记忆区里。我想到自己的诗情记忆区。想到我记得的别人不记得的那些,我忘记别人还记着的那些。2019年,愿生命里的诗情记忆区更加丰富些。

2018年12月31日 和盆友们去维港看烟花的地铁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