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先

男,2003年生,現年18歲。 停更中,請至以下管道追蹤最新文章~~~ IG ureyes.mymind FB 宏先創作 HKese 星級作家 宏先

【雜記】【散文】放生學

放過過去的自已,讓他恣意生長,才有現在、未來的自己,不然現在與未來,該怎麼到來?
紙質囚鳥。圖源:pexels-capped-x

放生學,學放生。

生命會生出生命,該放生的不只是那些無辜被捕抓的生物,還有自己。放過過去的自已,讓他恣意生長,才有現在、未來的自己,不然現在與未來,該怎麼到來?

午夜過了,伴著新挖掘到的、毛若瓊的<放生記憶>,樂聲響起,零點三十七分、輕輕地,我打下這篇雜記。

***

我想放生憂鬱的自己,就此遠離水泥叢林吧。吃了多少藥,但心總是悶悶的,眼淚如同眼藥水般濕潤我的雙眼。身體會不由自主地去尋找悲傷的歌曲聽,然後思緒總是卡在同一個癥結上。

我想放生在樑柱下無所事事、遊蕩的我,也想放生在運動場哭著跑步的我,那樣不快樂的時光,該放生了,而真的會結出愉悅的果實嗎?那些善果,我好想要。

***

我想放生我親人無意的傷害,他們的那些溫暖呵護,目的就是要讓我全然忘卻了自己的自卑與傷疤。親愛的,你知道這對他們並不公平。該怎麼消弭這些與那些傷口,難道無條件的愛不是最好的方式嗎?事件已經過了,你不也早在心裡原諒他們了嗎?互相虧欠與傷害,其實,我心裡有底,我欠我父母的太多了,而我從來沒有實際量化過。

親愛的,我知道我恨不下去的,也永遠無法保持距離。面對自己的父母,那樣擁有著自己煩惱,卻又總是呵護著自己的父母,我並不可能沉默並冷漠,他們是這樣的存在、而我是這樣的存在。

***

我想放生未竟完美的情誼,讓那些曾經的憤恨與決絕,都轉化為不會遇見的曲線。有些朋友這輩子恐怕都不會聯絡了,也許只有哪天說要辦同學會的時候,才可能見上一面。或是,那幾段無疾而終的感情,讓人感覺惋惜而悲傷、跨不過去。也可能是許久沒聯絡而感情淡去的朋友、以為對方極其重要結果錯估的朋友,數不清的,這種該放生的關係。

在記憶惡化之前,快放開牽住的手吧,別讓他們反覆困擾你。

***

我想放過一切,最好過得幸福一點,最好過得自在一點,最好每天都很踏實充足。別後悔就好,我希望我有天回頭發現很感激,對於一切感到幸福富足。

一點二十六分,該睡了,祝低潮好轉,晚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