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余
海余

业余写作者,只想记录一些普通人对时代的印象。除中小学教育外,本人未受过任何写作训练与指导,但期望能保持对文字的虔诚,故产量颇低。本人写作篇幅有长有短,无论长短皆全文存稿,修改后发,故创作时长较长。观点大多来自个人感悟,并不专业,欢迎批评指正。

[小说]惘的网:第十九章 那时的自己配不上爱情

姚乐的环球影城之旅并没有想象中的快活。八月的加州阳光像生活甩来的一个巴掌,砸在脸上生疼。去之前,她做了很多攻略,要玩这个,要看那个,可是真的到了地方,她却觉得浑身没劲,懒洋洋地只想找个阴凉地方坐一天。这一整天,她的心里都杂乱无章,条理没有了,逻辑混乱了,自己写的攻略也看不懂了,任由孙明珏拉着,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去了哪里,玩了什么。她好像心里被骤然挖去了一块,身外之物统统不重要了,只觉得浑身都疼。


孙明珏拉着姚乐去坐各种各样的过山车。过山车轰隆轰隆,一开起来就什么也听不见了,看也看不清,整个世界仿佛扑面而来,又飞速地略过去。姚乐在过山车上闭上眼睛,感觉变换的超重失重拉着她的身心一起沉浮。她想,坐过山车到底有什么意思?上去坐一圈,还没回过神就结束了。那她和姜维的关系不像过山车吗?一趟趟的,匆匆地来,热闹也不过一会儿,都没来得及细想与回味就又该匆匆地去了。


从环球影城出来,孙明珏开着车去机场。四人坐的的小车如今剩下两人,一路安静地穿过熙熙攘攘的洛杉矶城市,偶尔还会经过前几天四个人一起走过的这里那里。夜晚的洛杉矶灯红酒绿,五光十色,和没来这里时自己想象的一样。姚乐想起自己那整本的愿望,自嘲地笑笑,自己是不是天真地以为实现了这样那样的愿望就会得到什么长久的东西,殊不知人生中的很多人和事都不过是过客般的存在罢了,是努力也留不下来的东西。


飞机升空,姚乐把眼睛贴在舷窗上往下望,这个令人快乐又矛盾的城市被抛远。高空中的窗外只剩下一片黑暗,临别时姜维那欲言又止、为难又遗憾的形象又浮现在姚乐眼前。这个形象好像一把钥匙,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很多曾被她刻意压制住的记忆此时都翻涌而来,满满当当地塞了一心,塞得她心烦意乱。她非常确定,姜维这个形象她见过,不止一次,是很多次。她咂摸着记忆中的每一件事,只是这一次,她终于停下来品味这里面的姜维,从头开始感受这段关系里的那个男孩所经历的一切。


她想起了唯一一次和姜维一起出校门进城,当时自己一直在计算着回校时间,却忽略了姜维有多兴奋。那天真实的经历是,姜维手机坏了要进城修,两个人下了课便匆匆忙忙地搭上公交,好不容易捱过了无止境的堵车,滚过了城中挖地道似的建筑工地,在市中心的商圈修好了手机,她却拉着姜维直接回了学校。现在她才突然想到,为什么当时没有趁机在商圈附近玩一玩,来个正儿八经的约会呢?顺着这个问题,她才记起修好手机后,姜维确实曾经问过她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甚至报出了最近很火的几部电影的名字,问她要不要选一部。那时的姜维是不是也悄悄地期待过好不容易一起出了一趟校门可以一起看个电影吃个饭,像正常的两个互有好感的年轻人一样交往一次?他是不是甚至提前查好了可以看什么电影?如果当时没有直接回来,他是不是还能报出附近几个不错的吃东西的地方?这些问题自己那时没有去想、去体会,现在时过境迁也许就再也不会知道答案了。那时的自己在想什么呢?也许是觉得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办完事就该回去了吧。那天的他是不是很失望呢?


哪怕是待在学校里,不用赶路,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逸夫楼前每年五月都会有玉兰开放,赤红的大花骨朵,沿着山坡一路延烧,在整片山坡上烧出一片红云。那是整个学校春日里最浪漫的风景,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在树下流连。大三的五月,一次从逸夫楼下课的路上,天朗气清,玉兰开得正艳,姜维曾经问她要不要停下来一起看看花。她只是回头匆匆看了一眼,敷衍一般地说了一句“挺好看的”就继续往食堂去了,连脚步都没有停下。那时的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她可曾想过和心爱的人一起感受一下这稍纵即逝的春日盛景?还是只知道循着那日复一日的作息表?


曾经的他们其实可以有更多更五彩斑斓的回忆吧?只要她能稍微停下来多看看他一眼,多听听他的请求。曾经那些细碎的美好回忆此刻都沾上了哀愁的味道,因为她意识到这些“美好”回忆中的另一个人可能并不觉得有多美好。


姚乐曾经觉得,她和姜维的分开是有很多遗憾的,是阴差阳错也好,是少不更事也罢,或者是误会,或者是傲慢,总之都是因为当年的话没有说清楚。因为这种遗憾感,她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完全放下,这样没有说清楚想明白就剧终的感情始终无法入土为安。然而今天,她才发现这些不过是自己为自己找的冠冕堂皇的借口,人生哪有那么多结局只是因为一时际遇呢,所有的别离都有迹可循。在她和姜维的故事里,姜维恐怕从来就没有自己那么快乐。


姚乐将脸深深埋进了双手中,像是要掩饰自己的愧疚。曾经的姜维是她终日一成不变的生活中的一点光彩,而自己只顾着享受着这点光彩,甚至都没有好好地去体会一下他那样的人在那样的自己身边的每一天会有多少憋屈。自己亏欠了他太多,是那时的自己配不上爱情。


曾经的她生活与心都太拥挤,第一位永远是那个目标,她的全身全心都给了它,只留下了一分给其他的感情,只够将每一种感情囫囵吞枣、浅尝辄止。很多真挚的情感都被她忽略了,很多真诚的人都被她辜负了。那时的她没有资格说我爱你,因为那时候的她没有心思去爱任何人,也没有为了谁去妥协的觉悟。那时候的她对待爱情也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执着,她想要的确实想要,但是得不到也不一定非得到不可。她别扭地夹在追求与算了之间,其中包裹的却是有口无心:你留便留,我不会为你改变什么;你走便走,我会伤心却仍不会为此改变什么。也许这才是曾经的她那么轻易地就放走了姜维,甚至连一句挽留都没有开口的真正原因。


她摩挲着发旧的愿望笔记本,看着最后一页的字,各个都带着嘲讽的味道。曾经她自我感动于自己追求这些目标而不断苦行,但是自我感动只能是对于自己一个人的。追求自己所愿的确是件值得肯定的事,但一旦把另一个人放进来,一切就不一样了,所有的雄心壮志都在另一个人的单方面成全与妥协中变成了冷漠无情。当年的她,如果有一些怜惜之心,就应该独自追求,说清楚自己现在没有心力照顾另一个人的感受,对另一个人的参与敬谢不敏。而不是毫不犹豫地拉对方上了自己的贼船,又要享受他的温存,又对他的愿望漠不关心。自己要自由,却以牺牲别人的自在为代价,这太自私了。其实当初做的最对的一件事便是放手吧,不纠缠,让他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也许会有一个真的在乎他想要的生活、让他相处舒服的人,更值得他的温柔。


姚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她浑浑噩噩地走进自己的房间,只扫视了一圈眼泪便开始止不住地往外涌。一直以来,她很想很想要一个有大熊的粉色房间,这个房间甚至成了她那个目标的代表。今天,在这个有一只大熊的粉色房间里独自站着,她觉得自己错了,错得离谱。她的青春付给了一个不完全由自己决定的执念,一次迫不得已的叛逃,一场身不由己的凑棋。她甚至没有停下来问问自己,为之放弃的那些东西你也曾万分想要过吗?


姚乐和姜维大学时代的最后一个交集,是散伙饭上的一场拥抱。和每一场毕业的散伙饭一样,那时的他们用一场泪水与酒精的狂欢告别一段青春。同学间互相道别,感谢一场相伴,然后各自散落在天涯。散伙饭上发生了什么,很多人都会很快忘记,姚乐也一样,但她会永远记得那个晚上是如何结束的。就在酒兴阑珊,身边的人都已经喝到瘫倒一地的时候,姜维端着酒杯来到了她的身边。那时的他们已经很久没说过话,她看着走向自己的男孩再次心生忐忑,而他也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对着她举起了酒杯。她对着那无声的酒杯眼睛一酸,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而他则放下了酒杯,用最温柔却悲伤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不停流泪的眼睛,然后抬起手温柔地整理她额前的刘海,细细摸着她酒后泛红的面颊,无声地安慰着她的委屈。他们相对无言,他们相拥而泣。那是一个漫长的拥抱,带着青年男孩温暖的体温和他一直用的洗衣剂的好闻香气,仿佛是借着酒劲和这疯狂的气氛才可以放下一点理智,去成全对方一个曾经想要却总是差一步的拥抱。这带着酒精的片刻缱绻,不再是令人惶恐的暧昧,而是心照不宣的温情。


散伙饭第二天,姜维踏上了南下回R城的列车。他们没有道别,他们不用道别,他们已经道别。如果有选择,姚乐宁愿他们没有再相见。如果不再相见,那么他们之间就是终于一个温暖的拥抱,而非一场必然得而复失的重逢。


姚乐抱着大熊坐在了地板上,她定了定心神,强行拉回自己的思绪。虽然这一趟旅行的结束出乎意料,但她不是不开心的。相反,这趟旅行有些太开心了。她和姜维之间的气氛太好,姜维一路的陪伴,细节上一如当年的小照顾,让她记起了许多这个人曾经对她的那些好,那些毫无理由的完全包容,还有两个人一起分享的欢笑。这点滴的记忆一起酿了一坛醇香的陈酒,泡得她从骨到肉都酥软了,在一阵微醺中抚平了曾经心中所有的意难平。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此时放手,你和我都没有遗憾了。姚乐闭了闭眼,打开手机想把姜维的联系方式都删掉,然而最终还是没有忍心。她把手机放回口袋,自欺欺人地想,也许他们都已经心照不宣地决定不再联系了吧,那删与不删也没有什么区别。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