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余
海余

业余写作者,只想记录一些普通人对时代的印象。除中小学教育外,本人未受过任何写作训练与指导,但期望能保持对文字的虔诚,故产量颇低。本人写作篇幅有长有短,无论长短皆全文存稿,修改后发,故创作时长较长。观点大多来自个人感悟,并不专业,欢迎批评指正。

[小说]惘的网:第二十一章 这么快就抱上大腿了吗

这个学期开始姚乐就读博二了,S教授给了她更大的自主空间,每学期的课程也可以自主选择。姚乐对之前控制研讨会上D教授提到的那篇与B教授算法类似的论文一直念念不忘,有心想找D教授问个清楚,因此当她看到这个学期有一门D教授主讲的课程时,便毫不犹豫地选了。


第一次上D教授的课,姚乐便心花怒放——她还没有见过如此对自己胃口的老师。在上课这件事上,姚乐是个务实的人,她不喜欢花里胡哨讲笑话的老师,而是注重讲课的逻辑是不是清晰,内容是不是合理。D教授作为活体图书馆和搜索引擎,讲课条理明晰、高屋建瓴、深入浅出,正中了姚乐下怀。听D教授讲了两周课,姚乐获益匪浅,仿佛一个初入佛门的小沙弥一朝得到了得道高僧的点化,境界大进。


良好的上课体验鼓励了姚乐,她觉得自己得赶快找机会去找D教授聊聊,打听一下那篇论文的事,如果能顺便问问他对于自己科研问题的看法就更好了。但在科研这件事上,姚乐其实有些自惭形秽,博一一整年毫无进展本就让一直是好学生的她产生了强烈的落差感,和B教授的接触也让她对自己是否真的了解学术、适合科研产生了怀疑,尤其和身边光环闪耀的孙明珏比起来,她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太失败的博士生。经过反复的计划,姚乐决定曲线救国,从课程入手,先给D教授留下一个勤奋好学的印象,之后再问科研就不会那么没有底气。


周四下午是D教授的答疑时间,姚乐掐着时间去了D教授的办公室,她对这周的教学内容有些问题,正好可以作为自己给D教授建立印象的开端。学期初的答疑时间里学生不多,每个人都有很充足的时间,可以很从容地问问题。姚乐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儿,直到办公室里其他学生都走光了才抱着课本上前。她把课本打开翻到上节课讲过的定理,然后指着其中一句话问:“这个第二定理为什么要求这个系统有这个性质呢?这个第二定理是上周讲的第一定理的推论,可是第一定理并不要求这个性质。”


D教授眼内闪过一丝震惊,他放下手中一直握着的笔,挑高眉毛好好打量了姚乐一番。姚乐被他看得有些心虚,往后缩了缩脖子。D教授没有立即回答,他盯着课本思索了良久,站起来到书架上拿下了一本极厚的大部头,翻到其中一面读了几分钟,又转身去书架上取下了另外两本书,仔细对比着读起来。半晌,D教授抬起头,一脸认真地看着姚乐说:“我教了这门课三十多年,你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我现在回答不出来,你得等我回去想想再告诉你。”


姚乐本来以为自己问了个极蠢的问题而有点不知所措,看到D教授一声不吭地翻书又以为是课本印错了,正等着D教授找个正确的版本来让她改正一下。此时D教授的回答让她听得一愣,除了条件反射似地点头,她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这个对话了。


D教授似乎依然沉浸在对这个问题的思索中,一面翻着书,一面喃喃地不停重复:“这是个好问题,这是个好问题啊!”姚乐茫然地站在他对面愣神,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我把活体图书馆问住了?


D教授又翻找了一阵,终于接受了自己一时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状况。他关上手中的书,抬起头看着姚乐,一直以严肃老干部表情示人的脸上堆满了满意的笑。他问姚乐:“你叫什么名字?是博士吗?”


“我叫姚乐,今年博二。”来自自己崇拜的教授突如其来的青睐让姚乐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内心掠过一阵窃喜。


D教授不住地点头说:“姚乐。好、好,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尽管问。”


姚乐没想到自己歪打正着,这么快就达成了留下一个好印象的目的。她决定转变策略,趁热打铁,把论文的问题也一起问了:“嗯,我想问个课程之外的问题。”


“尽管问,尽管问。”D教授似乎非常高兴,连说话语气都更加亲切了。


姚乐组织了一下语言:“上学期您在B教授的讲座上提到了一篇Y教授的论文,我一直想找但是找不到,想问问您能不能把论文的具体名字告诉我。”


D教授低头仔细回忆了一下,却没有回忆起她说的那篇论文,于是问:“是讲什么内容的论文?”


姚乐把B教授的算法简单概括了一下,然后说:“您说Y教授有一篇类似的。”


D教授终于想起来是什么论文了,他皱了皱眉头问:“你要读那篇论文?为什么?”


姚乐想起自己至今毫无头绪的科研以及和B教授之间的那些不愉快顿时又有点自卑和惭愧,连之前被D教授夸奖的窃喜都冲淡了。她回答:“我之前想用B教授的算法做我的科研项目,但是结果一直不能收敛。我想看看那篇论文,试试能不能找点灵感,或者试试他们的算法。”


D教授点点头说:“其实那篇论文写的也不怎么样。如果你只是想要找个新的算法,咱们可以另外约一个时间,你给我讲讲你的研究内容,我给你推荐几个合适的算法。”


姚乐闻言又是一愣:这么快就抱上大腿了吗?这个答疑时间发生了太多令她始料未及的惊喜,姚乐觉得自己好像撞翻了一个装满好运的桶,那些好运气就像球一样扑簌簌地往下掉,砸了自己一头一脸,砸得自己都有些飘飘然。她刚刚那点自卑和惭愧因为D教授这一番话被完全抛著脑后,一颗心被科研要被活体图书馆拯救的兴奋劲儿填得满满的。她马上与D教授约下了下次会面的时间,迈着激动的小碎步离开了D教授的办公室。


临走时,D教授不忘嘱咐姚乐:“你看论文要有选择。现在学术圈什么评比都要看论文数量,所以论文里信噪比太低,掺水的太多,高质量的论文又太少。如果看论文不加选择,你会浪费很多时间的。”姚乐非常郑重地点头,觉得这可能是她读博以来听到的最大的实话。


十月,孙明珏去外地参加了三天的会议。孙明珏开会回来那天,姚乐特地做了一桌子好菜,为她第一次学术活动顺利结束庆功。临近晚饭时间,林培从机场接回了孙明珏,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套裙,背着一个单肩电脑包,脸上略有疲惫却掩饰不住笑容,颇有些年轻一代学者要叱咤学术圈的意思。


三人落座,姚乐举起了酒杯,高声道:“来来来,我们祝贺孙学者第一次会议圆满结束。”


孙明珏身上的兴奋还没有褪去,豪迈地举起酒杯与姚乐碰了碰:“谢谢乐乐!”


林培对孙明珏的会议经历非常好奇:“开会好玩吗?”


“好玩呀!人特别多,一天同时有好多展示报告同时进行,你可以自己选择感兴趣的论文去听报告。我看到了不少从来没见过的研究方向,可算开了眼界了。还有特别牛的教授做大会报告,参加会议的几百个人都坐在一起听,讲得特别好,有些人问的问题也特别好。”孙明珏越说越兴奋,背都挺得更直了。


姚乐则更关心孙明珏的最佳会议论文:“那最佳论文的奖拿到了吗?”


孙明珏笑着叹了口气,回答道:“哎,没有。输给了B大一个博四的学生,他讲得确实太好了,输给他不冤。”她说着重重拍了一下姚乐的肩膀:“乐乐你放心,这次咱是没经验。但是一回生二回熟,明年,就明年,我准给你带个奖回来。”


姚乐被孙明珏的大言不惭逗乐了,笑眯了眼说:“好,我等着。咱们明姐的天才少女人设不能倒,以后年年参会,年年得奖,以后流体届到处都是明姐的传说。”


三人有说有笑地又聊起了最近的事。林培这学期选了很多课,打算提前一个学期修完足够的学分就毕业。他暑假实习的公司对他很满意,打算让他毕业了就去工作。既然工作有了着落,他便决定不多耽误,早点毕业开始上班。姚乐把D教授要指导自己算法的事告诉了孙明珏和林培,两人对姚乐问一个问题就搞定了治学严苛的D教授的操作佩服不已,纷纷感叹她这是一朝抱上了大腿,科研要走上坦途了。当然最大的话题还是马上要到来的博士生资格考试,孙明珏和姚乐仔细讨论了一下审查标准和需要准备的内容,觉得时间还是挺紧的,这几天就得准备起来。


D教授承诺姚乐帮她推荐算法后,姚乐颇为认真慎重地准备了一个介绍自己研究内容的ppt,再次见面时D教授果然根据她的系统特征推荐了几篇论文,又借给她几本书让她回去好好钻研,有问题就问他。姚乐对这样难得的机会不敢轻慢,天天抱着论文仔细研读。一边研读一边感叹D教授不愧是大学者,推荐的算法都非常合适,而且每个算法都有其独特性,能够对她的研究问题提供具有不同侧重的解法。姚乐每周都会整理好一些问题拿去问D教授,D教授也对她的求学精神越来越满意,除了在学术上给予诸多帮助,甚至承诺帮姚乐指导资格考试的ppt,俨然成为了她半个导师。


十月中旬,资格考试如期而至。姚乐在S教授和D教授的指导下,结合之前使用B教授算法的经验,拿出了一个非常明晰的研究计划,并提供了一些早期的研究成果,在资格考试的考场上一举获得了两位考官的赞赏,顺利通过应该是没有悬念了。


然而孙明珏却发挥失常了。她参加资格考试的ppt是用参加会议时使用的ppt修改而成,也许是细节太多,让其中一位考官R教授迷失了重点。R教授问了很多与报告主要内容关联不大的问题,致使整场考试的时间几乎都浪费在了对细枝末节的追究上。因为离原本的展示计划越差越远,孙明珏自己也越发慌了神,到考试最后,她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僵在了原地。


考完试那几天,孙明珏一直闷闷不乐。姚乐不忍心看她日日唉声叹气,尝试安慰她:“成绩要到期末才出来呢,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而且就算这次没有过,下学期还可以再考一次。你论文都发表了,资格考试肯定难不倒你,这次只是个意外。”


孙明珏低头看着自己的碗,用筷子一下一下地戳着自己的饭,回答说:“嗯。我跟R教授约了时间,想跟他聊聊到底是哪里没讲好误导了他。按理说,他那样的业界大牛,听过的报告不下几万场,不应该一开始就抓错重点。我那天的报告里面一定有大问题。如果聊过后能解决他心里的疑问,也许成绩还会有转机。即使没有转机,这次真的挂了,这个经验也是很宝贵的。”


姚乐点点头,附和道:“嗯,是个好主意。”孙明珏说得不错,今年五十岁出头的R教授是整个流体届如雷贯耳的名字,既是流体学会的主席,也是流体届最著名期刊的主编。他在很年轻的时候便发表过为一个新的研究方向奠基的开创性研究成果,现在流体届很多人的研究都是基于他的这个成果而成的,从这个角度看,他也能算是桃李满天下了。在学术界顶端坐了几十年的R教授对学术报告应该非常有经验,如果能得到他的指导,哪怕只是一两句应该也会获益匪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