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余
海余

业余写作者,只想记录一些普通人对时代的印象。除中小学教育外,本人未受过任何写作训练与指导,但期望能保持对文字的虔诚,故产量颇低。本人写作篇幅有长有短,无论长短皆全文存稿,修改后发,故创作时长较长。观点大多来自个人感悟,并不专业,欢迎批评指正。

[小说]惘的网:第二十四章 我要让他身败名裂

林培来过的那个晚上之后孙明珏的状态好了很多,姚乐便把自己做好的笔记交给了她,她拿来看了看,说一定会仔细研究。


振作起来的第一步是重新踏入学校,重拾生活。孙明珏和姚乐早上去办公室时特意从大楼的另一侧绕路,只为了不从R教授的办公室门口路过。孙明珏小心翼翼地避免在重新踏入学校的第一天就需要和R教授打照面的尴尬场面。然而系大楼就这么大,同学老师抬头不见低头见,中午吃完饭,姚乐和孙明珏就在走廊上迎面遭遇了R教授。孙明珏一脸惶恐,姚乐一脸愤怒,而R教授却泰然自若、目不斜视。他没有多看孙明珏一眼,脸上的表情也毫无变化,似乎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几天前那些逾矩的举动也根本没有发生过。想象中的尴尬与逃避没有发生,她们所有的情绪如同落进了一口不见底的深井里,没有任何回应,连个声响都没有。


孙明珏脸上表情变得错愕与困惑,她在原地怔愣了一阵,然后沉默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姚乐下午去她的办公室想叫她一起回家时她却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姚乐独自回到家,家里昏暗又安静,孙明珏的房门紧关着,如果不是看到她的鞋放在门口,姚乐会以为她还没回家。


姚乐走过去敲了敲孙明珏的房门:“明明?你在吗?”


孙明珏的声音低而模糊,像是刚睡醒一般:“嗯……我休息一下。你自己吃饭吧,不用等我。”


姚乐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转身去了厨房。她做了些简单的菜,留出孙明珏的一半,又匆匆吃掉了自己那份,便出了门。中午被迫憋下的那一股愤怒怎么也找不到出口,憋得她呼吸不畅。她本以为自己只是旁观者,不会有很大的情绪反应,却发现自己一下午都平静不下来。可是她既不能在学校表现出来,也不想在孙明珏面前表现出来。


一出门,姚乐便急迫地深吸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像无数细小的针刺着她的鼻黏膜。冷空气在胸腔打了一个转,又变成一条呼出的白气慢慢散开在夜色中。姚乐沿着小路慢慢溜达,四下无人,路旁一棵棵密密的松树在昏黄的路灯光中投出一片片暗影,她眼前却不停晃过R教授今天中午擦身而过的身影。她看到自己将愤怒奋力击出,击中的却只有空气,他是那么轻飘飘地擦身而过,淡定如常,连自己的愤怒都好像变成了小题大做,显得夸张而可笑。


这是她第一次体会到巨大的不公平:受害者的生活被彻底打乱,加害者却可以毫不受影响地过着他道貌岸然的生活。


她心头愤懑难平,几次拿出手机又不舍地放回去,最终还是找到那个熟悉的卡通头像拨了视频过去。电话中传来嘟嘟的声音,这重复而毫无起伏的声音有种莫名的力量,让她躁动的心一点点安静下来。她出神地等待着,脚跟着这嘟嘟声在地上无意识地画着圈,她像是在等着一个拥有一提小小灯笼的人,他会在这四下无人的夜晚中来到迷路的她身边,接她重回光明的地方。


电话接通,背景看起来是教学楼里的一条走廊,姜维睁着一双略带倦意的眼笑嘻嘻地看着她。姚乐没等姜维开口便立刻说:“我心情不好。”她的语气带着发泄的意味,尾音都被横冲直撞的气撞得劈了叉。


姜维看着她嘟着嘴,一脸委屈懊恼,笑着问:“为什么呀?”


姚乐轻轻叹了口气回答:“我不能告诉你。”


姜维愣了愣,担心地问:“你没有事吧?”


姚乐知道自己让姜维误会紧张了,忙安抚道:“我没事。确实有事,但不是我有事,我就是心情不好。”


姜维点点头,轻舒了一口气。他眼珠转了转,神秘地笑笑说:“那我给你看个东西?”说着他在自己的手机上敲了几下。不一会儿,姚乐的手机上收到一条提醒,有一封来自姜维的新邮件。姚乐打开邮件,正文和标题俱是空白,附件里有个app安装文件--标准的钓鱼邮件格式。


姚乐怀疑地看了姜维一眼,虽然相信姜维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但鉴于此时的她正处于三观崩塌的状态,看什么都带着三分疑虑,心里不免担心:姜维不会独辟蹊径,想通过整蛊自己把自己逗乐吧?姜维大笑说:“不是病毒,你装上看看。”


姚乐将信将疑地把app装上。app打开来是一片明黄色的背景,背景上有不少大大小小的棕色等腰三角形,每个三角形的底边附近还有两个对称的黑点。屏幕的右下方有个红色的长方形,长方形顶上还有一个填满黑色的圆形。姚乐点了点那些棕色的三角形,手机里传来一阵嘎嘎的叫声,听起来很熟悉,应该是某种动物的叫声,可是又一时想不起是什么动物。姚乐又点了点那个红色的长方形,长方形旁边突然多出一根黑色的细棍,慢慢抬起,然后在空中挥了挥。姚乐扑哧笑出了声,这下她看出来了,这奇怪的长方形和圆形组合应该是个小人。


姚乐乐不可支,虽然很难看明白,但是整个画面蠢萌蠢萌的,倒是颇有点不知所谓的可爱。她指着自己的手机屏幕问姜维道:“这是什么?”


姜维说:“我想做成一个小游戏,但是还没想好具体规则和内容的设计,暂时就搭了个框架。”


姚乐有些吃惊,原来姜维还有这样的爱好。她又问:“这些三角形是什么?”


姜维一本正经地回答:“海豹。”


“海豹?”姚乐看看这些规规整整的三角形,有些哭笑不得,“这海豹也太抽象了吧。”


姜维挠挠头说:“哎,我这个美工确实差点意思。等游戏做好了我去看看能不能找人帮我完善一下画面。”


姚乐继续问:“那底下那个人呢?那是个人吧?”


“是个人,代表的是游戏玩家。你点点左边,能出来一个菜单,你可以给她起名字。”姜维瞥了姚乐一眼,一脸憋着坏笑的表情说,“你看看默认名字是什么?”


姚乐点开菜单,打开玩家设置,姓名一栏大剌剌地写着两个字:傻乐。姚乐瞪大了眼睛,娇嗔道:“你调侃我呢!这个一眼都看不出来是人的东西是我?”


姜维赶忙说:“没有没有,绝没有调侃你的意思。这个游戏就是按着上次在圣地亚哥你逗海豹的场景设计的,我主要是画画水平实在欠缺。”他想了想,又补充说,“就是觉得那天你那样挺可爱的。”


姚乐脸上飞上了一片绯红,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姜维看到她笑,也在屏幕另一边绽开笑颜。两个人相对着笑了一会儿,姜维敛了敛神情,郑重其事地问:“傻乐,你说我以后就做这个行吗?”


姚乐问:“做什么?”


姜维回答:“做游戏,给游戏编程。我这学期选了几门相关的课程,我觉得我能行。”


姚乐笑着问:“你喜欢吗?”


姜维点点头:“嗯,喜欢。我觉得试了这么多事情,这个是我最有兴趣的。”


“那当然行啊。你喜欢就好。”姚乐依然笑着,眼睛里闪着认真,“只要是你自己觉得开心的选择都行。”


姜维忐忑地问:“你不会觉得我混在游戏堆里玩物丧志吗?你以前是不喜欢那些玩游戏的男生的吧。”


姚乐说:“又不是沾着游戏就是坏事,他们是该干正事的时候玩游戏,你是正事儿就是做游戏,这两件事完全不一样。而且我其实对游戏本身没有意见,游戏是现实问题的一种模拟仿真,玩游戏本身也可以是一种学习探索的过程。Game Theory就是一门正儿八经的数学课程呀。游戏玩得好的人可能本身就是现实生活中解决某些问题,或者掌握某些技能的高手。”


姜维终于放心。他伸出手,隔着屏幕摸了摸姚乐的头说:“好。我会努力的。”


几天后的晚饭时,孙明珏一边用筷子戳着面前的饭一边说:“我爸妈认为我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学校。他们的看法是如果不说以后可能还会被骚扰,学校知道了至少可以保护我。不过他们说都由我决定,如果我真的不想说,他们就希望我换个学校读书或者不读了直接工作,反正不能再在这个人身边待下去了。所以……你们觉得我应该告诉学校吗?”


姚乐觉得这次她是真的准备好面对这件事了,于是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也觉得你应该告诉学校。这是他造的孽,应该由他来承担后果。你为了读这个博士付出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不值得为了这样一个烂人就放弃了。”


林培叼着筷子,不停地点头:“嗯嗯,我也同意乐姐。你要是需要什么帮助,我们都可以帮你。”


孙明珏依然戳着饭,犹豫不决地说:“我再想想吧。”


几天后,G教授让孙明珏帮他把一本书还给R教授,孙明珏反复犹豫,还是在G教授起疑前接了过来。她走出G教授的办公室,趁着四下无人,轻手轻脚地走到R教授办公室门口,匆匆把书放在门边的信箱顶上就想走,转身却发现R教授正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她。


R教授款款走到办公室门前,打开门,转身对孙明珏说:“把书放我桌上吧。”孙明珏在门外思考了一会儿,快步跑进了办公室,放下书又跑了出来,经过R教授身边时故意把身子侧了侧,要离他远一点。R教授却对她的身体语言视若不见,对着她要跑出去的背影说:“你想好了吗?下周我就要交资格考试成绩了。这周六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光天化日,站在院系大楼的走廊上问这样恬不知耻的问题,孙明珏对R教授的胆大包天感到震惊又气愤。她蹙着眉质问:“你不怕我去学校告你吗?”


R教授轻蔑一笑,说:“你告我什么呢?你有证据吗?你去找学校,你我各执一词,以你我的地位,你觉得学校是会支持我还是支持你?”


孙明珏看着他淡定又高傲的表情错愕地张大了嘴,这么久以来一直被她强行压下的愤怒在胸腔内膨胀。在她这几周的想象里,这个顶着巨大的光环干着猥琐之事的男人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如果他还有一点羞耻之心他就应该是惭愧的,或者他已经毫无羞耻之心,那他也应该因为她的不妥协而恼羞成怒。他不应该如此放肆无畏,不应该如此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然后告诉她是你自己太天真了。他不应该如此云淡风轻,不应该在她面前站得如此笔直,如此心安理得,仿佛什么都动摇不了他,也仿佛什么都无所谓。她以为这件让她惶惶不可终日的事是为了满足他一个惊世骇俗的欲望,然而现在她才意识到,对他来说,这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是他风生水起的生活中一个可有可无的小插曲,她的恐惧、悲伤,她所牺牲的本可以用于学业的时间与精力,原来都只是蚂蚁的一个喷嚏,连一丝波澜都激不起。这一刻,她觉得自己被极大地羞辱了,而这羞辱终于激怒了她。


姚乐回到家的时候,孙明珏又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姚乐心忽地沉了一下,小心地走到孙明珏身边,观察着她的表情。姚乐还来不及做出一个结论,孙明珏便站起来紧紧抱住了她:“乐乐,谢谢你!谢谢你在乎!”


姚乐从背后拍拍她的肩。孙明珏放开她,勾起嘴角挤出了一个微笑。她说:“我想好了。这次资格考试是我没有把握好节奏,才让他有机可乘。即使不通过我也不冤,我不用去想办法挽回,更不用再去找他。我不会允许他拿捏我,也不会允许他逍遥法外。等资格考试成绩出来,我就去学校告他。”


孙明珏的眼睛里闪着光,她带着一股狠劲,郑重宣布:“我要让他身败名裂!”


一周后,资格考试成绩出来,孙明珏没有通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