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余
海余

业余写作者,只想记录一些普通人对时代的印象。除中小学教育外,本人未受过任何写作训练与指导,但期望能保持对文字的虔诚,故产量颇低。本人写作篇幅有长有短,无论长短皆全文存稿,修改后发,故创作时长较长。观点大多来自个人感悟,并不专业,欢迎批评指正。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七章 芝加哥湖边经年不散的风

学术会议一共三天,到了第三天中午,姚乐觉得自己已经累得脱了力。中午休息时她一走进酒店房间便把高跟鞋蹬在门口,光着脚三两步蹦到床上趴了下来,连午饭都不想去吃。

这次会议虽然会议费收得不少,提供的食物却极其上不了台面。早上只有几个干巴巴的贝果和几桶咖啡,连黄油都少得可怜。姚乐这天早上起来得稍晚,到达会场时已经没有黄油了,她干塞了一个贝果,噎得一整个上午都觉得顶着了肺。


不一会儿,姚乐的室友也回来了。姚乐的室友是另一所学校的博士生,两个人之前并不认识,是在会议提供的一个找室友分摊会议期间酒店房费的网站上认识的。虽然只相处了三天,姚乐却看得出来这个室友是个学术会议与学术八卦方面的万事通。而且室友的性格也比她活泼得多——她每天都会像只燕子一样在会场的各个房间里飞来飞去,四处观察,对会议各种细节安排了如指掌。


室友打开门看到姚乐,便一溜小跑到了她的床边,她粗跟的高跟鞋随着她的奔跑发出一串欢快的噔噔声。姚乐浑身脱力,依然保持着趴在床上的姿势,只侧了头,把脸从枕头中露出来看着她作为回应。


室友眼睛闪闪发亮,语气里掩不住兴奋:“姚乐,今晚隔壁那个流体会议吃海鲜自助餐,咱们去蹭饭吧?”


姚乐闻言一骨碌坐起来,一脸难以置信地问:“海鲜自助?这么奢侈?他们会议费多少钱啊?”


室友撇撇嘴说:“只比我们贵50块。但是我听我老板说,我们控制的会议一直挂靠在工程学会下面,每次我们开会,他们工程学会的管理人员都要从我们交的会议费里抽成40%,搞得我们只能天天早上吃干贝果,好不容易有个晚宴还是吃没洗干净的凉拌菜叶加那么小一块牛肉。据说流体方向之前也和我们一样苦逼,但是他们去年从工程学会里脱离了,今年会议自己组织自己办,伙食一下就升格到海鲜自助了。”


姚乐惊叹道:“工程学会抽成40%?可是他们什么也没干啊?除此之外,我们每年还要给他们交会费。”


室友也在床上坐下了:“是啊,你说多黑啊,他们就是维护一下那个论文提交系统,就要40%的抽成。可是那系统做得跟垃圾一样,界面那么难用,还老宕机,哪怕我们每年外包一个系统都肯定花不掉40%的会议预算。”她向后一倒,躺在床上摇头晃脑:“哎,还是这种钱好赚啊。以后我要是找不到工作,也去开发这么个系统,肯定做得比他们好。然后我就去游说咱们会议主席,让控制方向也从工程学会里脱离出来,改用我这个系统,指不定我就靠此发达了,可比现在苦逼兮兮地写论文发达得快。”


似乎是被这个点子激励了,室友满脸带笑地回味了好一会儿才又转过脸问姚乐:“诶,晚上去蹭饭吗?”


姚乐想到R教授是隔壁会议的主席又感到一阵反胃,但是这几天的伙食确实让她真正地反胃了,两害相权取其轻,她非常没有原则地决定晚上还是先去满足一下口腹之欲。


下午的会议时间在对海鲜自助的盼望中过得飞快,最后一个报告一结束,姚乐和室友两人便马上赶到了隔壁会议的晚宴厅门口探头探脑。她俩向四下看看,果然海鲜自助对节省惯了的博士生们的吸引力强大,不一会儿门口便围了好几拨人,看起来都是博士生的年龄。姚乐仔细数了数,身边起码一半人都是她在控制会议上见过的,看到这么多人都来一起蹭饭,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的她突然觉得脸上没那么烫了——一两个人到隔壁会议蹭饭是蹭饭,一群人到隔壁会议蹭饭完全可以算是跨学科学术交流!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的目的都高尚了许多,背也挺直了不少。酒店的服务员已经开始布菜,挤在晚宴厅门口的众人如一群狐獴,全都伸长了脖子左顾右盼,盯着一车车的食盒被拉进晚宴厅。可惜所有的食盒都罩着大铁盖子,什么都看不见,然而这难不倒对free food有丰富经验的博士生们,众人对着飘散的饭菜香鼻翼翕动,四周都是轻轻的吸气声。


突然,一个戴着口罩和帽子的身影匆匆从晚宴厅另一个门冲了进去。他一进门便打开手上一个文件袋,从里面拿出一叠传单样的纸,分散地放在晚宴厅的每张桌上。他动作很快,门口的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他已经拎着空袋子又匆匆走了。


这人看起来很年轻,穿着打扮也是学生模样,刚刚混在一群蹭饭的博士生中间丝毫不显眼。只是……这个走路的姿势和身上的大衣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


姚乐的目光一直追着这人走出会场,又看到他匆匆下了楼。他在下楼前顿了一下,转身想朝姚乐这边转过来,却又很快地改变了主意,还没完全转过身来便立刻转回去,迅速消失在楼梯转角。姚乐皱眉盯着楼梯看了很久,她觉得她认出了这个人。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哇,大八卦啊!”姚乐感到胳膊被人戳了两下,她回头发现自己室友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到了一张刚刚那人发下的传单,正低头全神贯注地看着,一脸猎奇的表情。姚乐探头从她的肩上看过去,倏忽之间心被重重扯了一下。


纸上只有两行字:“学术大丑闻:流体泰斗R教授性骚扰女博士生。证据请点此链接。”底下是一个社交媒体的短链接。


姚乐马上走进晚宴厅,自己也拿了一张传单。她翻来覆去地仔细看了看这张纸,确认普通人从任何细节都看不出来这传单的来源,轻轻舒了口气。她悄悄地把纸折起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走回等饭的人群中,尽量不动声色地四下张望。距离晚宴的时间越来越近,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人手上都拿着一张传单,其中不少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输入了传单上的链接。


这种事是重磅炸弹,尤其当事人学术地位颇高,又是以这么非同寻常的方式爆出来,晚宴还没开始便成了整个房间的话题焦点。当然,大多数人忌惮R教授,并不敢表现得太好奇太急切,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嗡嗡的低声讨论声,仿佛进了十万只蚊子。


姚乐心里乱糟糟地,很想马上冲出去找到那个人,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证据又是哪里来的。但是冷静下来后,她又克制住了,没有马上离开。一来她觉得自己看到这个传单便匆匆离开总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生怕别人从她的表现上产生怀疑,然后顺藤摸瓜查出发传单的人。二来她也想看看R教授对这个传单的反应。她猜测R教授恐怕不会自觉理亏,不过心虚应该会有,如果不小心表情言语上漏了馅,也可以对传单上的证据的真假做一个间接的佐证。


作为会议的主席,R教授姗姗来迟。他昂首阔步走进晚宴厅,屋内突然不自然地安静了一下,很多人带着或尴尬或试探或好奇的表情看向他。这气氛令人窒息,任谁都会觉得有问题,R教授疑惑地看向众人,不明所以。不少教授察觉了自己一时的失态,欲盖弥彰地互相大声攀谈起来,短暂的安静后晚宴厅里的蚊子们都一齐炸了锅,变成了一群啾啾喳喳的麻雀。


R教授狐疑地往晚宴厅里走,经过一张桌子时看见了传单。他拿起传单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他环视四周,又大步走到另一张桌子边,拿起放在其上的一样的传单,本来围在桌子边的几个教授见他过来立刻尴尬地散开,打着哈哈说一起去拿吃的。R教授独自站在桌边,死死地盯着传单看了很久,他拿出手机犹豫了又犹豫,终于没有去查那个网址。姚乐看着他把手机放回口袋,他本打算把传单也一起放进去,手刚伸进口袋却又停下动作四下看了看。他发现有几个教授正一边假装攀谈一边偷瞄着他,于是以一种大得不自然的音量嗤笑了一声,似乎非要让这几个人听到,然后以一种夸张的骄傲姿势走到垃圾桶边,宣告式地把传单扔了进去。


R教授回过身,抬眼扫视全场,姚乐正站在他背后远远观察着他。他的视线扫到姚乐的方向时愣了一下,慢慢皱起了眉。姚乐立刻转身从旁边的盘子里拿了几个虾,假装吃得很认真。她等了一会儿,转身发现R教授已经若无其事地去和旁人说话了,便匆匆把盘中的食物扫进嘴里,离开了晚宴厅。


姚乐快步走回房间,确认房里无人后拿出手机拨了号。电话很快被接起,姚乐没等对方说话便问道:“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呼呼的风声,似是芝加哥湖边经年不散的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