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余
海余

业余写作者,只想记录一些普通人对时代的印象。除中小学教育外,本人未受过任何写作训练与指导,但期望能保持对文字的虔诚,故产量颇低。本人写作篇幅有长有短,无论长短皆全文存稿,修改后发,故创作时长较长。观点大多来自个人感悟,并不专业,欢迎批评指正。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九章 可是我更恨的不是他

传单的消息从芝加哥的酒店里慢慢发酵,终于在四月初发酵到了姚乐所在的学校。系里的博士生们聚会时开始有了窃窃私语,音频的链接在几个微信群里流转,几个流体方向的博士也成了香饽饽,大家都想打听流体会议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明珏这个学期忙于课业,已经很久没有社交活动了,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机会听到这个消息。一天吃早饭的时候,姚乐和孙明珏的手机同时震动了一下。姚乐点开一看是系里博士生的一个微信群,一个大三的博士转发了一组关于流体会议上R教授被举报性骚扰的聊天记录,还附上了传单的照片和音频链接。


姚乐立刻抬头看向孙明珏,她谨遵林培的嘱咐,没有跟孙明珏提过芝加哥发生的事,但这不代表她不想知道孙明珏对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态度。孙明珏低头看着屏幕上的消息,眼神闪烁。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晃了晃,却最终没有点下去。她转而把手机翻了个面放在桌上,出乎意料地对这个消息并没有做任何表态,而是继续低头吃饭,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


几天后,事态发酵得一发不可收拾,这件事不再只是老师学生间的窃窃私语,网上慢慢有了很多评论文章,甚至有几名仗义执言的教授也开始公开要求学校对这件事进行彻查。


在舆论越演越烈的风口上,学校给姚乐打了个电话。姚乐在上课,并没有接到,但是对方给她留了言:“姚乐同学,我是学校违规办的调查员。我们现在需要针对一个教工违规报告进行调查,希望能得到你的配合。请回拨电话XXXX。”


语音留言措辞含糊,但是姚乐觉得这一定和孙明珏提交的关于R教授的报告有关。入学至今,她只参与撰写了那一份报告,也只能想到与那一份报告的当事人有关系。她并没有马上回拨电话;那天早上孙明珏看到消息时的反应让她担忧,她想先确定一下孙明珏的态度。


晚上回家见到孙明珏,姚乐犹犹豫豫,她能感觉到孙明珏对这个意料之外的新进展的态度是逃避而非面对,她希望能尊重孙明珏的选择,但内心里又不希望真的让她选择逃避。斟酌半晌,她用了种让她不容易逃避的问法:“明明,今天学校给我打电话了,他们说有个违规报告想让我配合调查,我感觉是你的那个。你想让我怎么说?”


孙明珏抬头看着她,眉头渐渐聚拢,又强迫舒开。她用充满着压抑和烦躁的语气回答:“什么都别说。”


姚乐向前一步,盯着她问:“你不想我帮你吗?”


“你帮不了我的。这件事我看透了,我们这种蝼蚁没法撼动那样的大树。”孙明珏无奈地叹口气,似是安慰地轻抚了一下姚乐的头发,“乐乐,别把自己也搭进去。”


“也许这次可以呢?这次有证据了。”姚乐不想就此放弃,她想要那个乐观爱笑的孙明珏回来,如果他们幸运,她还想要那个天才少女毫无顾忌地完成自己的学术梦想。


孙明珏淡笑一下,摇摇头,回了房间。


第二天,林培打电话给孙明珏,告诉她他下周要回学校一周,周六下午到,让她们注意接待。


周六的林培有点跳脱,走路轻快,说话像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从进门就开始张罗着这里帮那里帮,看起来心情好。姚乐笑着看他,问他是不是升职加薪了。林培神秘地一笑,说待会吃饭的时候正式告诉她们。


饭菜上桌,三人在各自位置落座。林培拿了三个杯子,又从包里掏出一瓶芦荟汁,给三个人都满上。他用筷子敲敲自己的碗沿,然后举起杯子,得意地笑着说:“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姚乐拿起杯子与他碰了一下,非常捧场地顺着他的话问:“为什么呀?”


林培嘴角掩不住兴奋:“我昨天收到学校的电话了,他们要我作为证人配合调查明姐上学期交的报告。我答应了,还顺便把之前那个的音频的完整原文件也交给他们了。”


孙明珏闻言突然抬头,睁圆眼睛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林培看着她认真地又解释一遍:“学校要调查R教授那件事了,你可以讨回公道了。”


孙明珏冷哼一声:“他们调查就能还我公道吗?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调查,最后结果又会怎样。”她顿了一下又追问:“我是问你音频是什么意思。”


林培简单地把音频的事说了一遍。孙明珏越听眉头锁得越紧,末了她问:“你干嘛要这么冒险?”


“为了给你讨个公道啊。学校不理你,你就给他们一个不得不理你的理由。我当时就想,把R教授的名声先搞臭了,再去找学校要求重启调查你那份报告就容易了。没想到学校自己先找上门了,那就更容易了。”林培凑近孙明珏问,“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他们要调查就自己调查,我不会奉陪了。”孙明珏冷冷地回答。


林培表情一下垮下来:“你是打算放弃了?”


“不放弃怎么办?G教授说得没错,R教授那种资历的人学校费尽心力都要保下来。除非你带着警察抓到现场,直接变成刑事事件,不然学校就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年头道德瑕疵算什么?他只要能给学校拉来经费,就是学校里横着走的大爷。学校要是一时想不开真的因为这种原因把他开除了,你看看其他学校会不会马上抢破头也要把他雇过去?到时候他圈内地位不变,只是换了个地方一面风光一面骚扰女生。没有人和利益过不去,这么清楚一笔账,我都能算得清,何况这么大一个学校。”


林培严肃的脸下压抑着愤怒:“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观了?”


孙明珏面无表情回答:“我不是悲观,我是接受现实了。”


林培愤怒地吼道:“这么个理由就把你吓回去了?那我这么辛苦找这个证据,苦心规划把它暴露出来,到底为了什么?”


孙明珏转过头不去看他,小声嗫嚅:“你也没来问我。”


林培一拍桌子站起来,怒火燃烧了他的两颊,他像一头失声的雄狮,鬃毛根根竖起,想要咆哮却发不出声音。他凝视着孙明珏,孙明珏却不看他。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孙明珏回过头看向林培,两颗泪珠突然从眼角窜了出来,急不可待地滚下了她的面庞。她哑着声音说:“我已经想让这件事过去了,可你为什么就是不让它过去?”


林培磨着臼齿,面上的肌肉随着牙齿的错动而发着抖:“你不恨他吗?你真的不想讨回公道吗?”


孙明珏挂在脸下的泪珠微颤:“我恨他吗?我确实恨,但我更恨的是这个能让你受了委屈后又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制度和环境。我想讨回公道,可是是向R教授讨吗?剥夺我公道的不是他,是学校,是违规办,是这个失败的系统!他不过是一个没有什么自律也没有什么道德要求的人,他能如此猖狂是这个系统纵容了他!”


林培满脸错愕,愤怒的涨红在一点点消失。他依然站着,紧抿着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孙明珏。孙明珏没有再表示什么,反而拿起筷子开始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着白饭。林培转眼看了姚乐一眼,姚乐伸手想拉他坐下,他却一弯腰拿起地上的书包大步走出了门。房门咚地一下被摔上了,孙明珏被惊得耸了一下身,却始终没有回头看一眼。她只稍稍顿了一下,又继续扒她的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