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余
海余

业余写作者,只想记录一些普通人对时代的印象。除中小学教育外,本人未受过任何写作训练与指导,但期望能保持对文字的虔诚,故产量颇低。本人写作篇幅有长有短,无论长短皆全文存稿,修改后发,故创作时长较长。观点大多来自个人感悟,并不专业,欢迎批评指正。

[小说]惘的网:第四十章 她不能任性地否定、甚至剥夺他的渴望

几天后是姚乐的生日,姜维再一次来到了姚乐的学校。


姜维依然是中午到的,这回他轻车熟路,直接把车停在了姚乐的系大楼下。姜维摇下了四扇车窗,初春的风便钻进驾驶座里,鼓动着他的衬衣。四月初北方的风虽仍透着一丝寒凉,却已裹挟上若有若无的新生气息,无数细嫩的花和芽都在这样的空气中蠢蠢欲动地要破土而出。他袖子挽起到手肘,小臂搭在敞开的车窗上享受阳光的温柔舔舐,开过长途车的眼神带着慵懒,随意地盯着办公楼大门。姚乐一出门,两人便立刻看到了对方。自从上次分别已经过了好几个月,平时忙忙碌碌没多想,此时看到正在面前的人却更深刻地感到了对彼此的思念。阳光下的红裙翻飞,笑靥如花,车窗上的胳膊肌肉匀称,手指修长,年轻的男女相视一笑,在对视中听到了自己怦怦的心跳,笑容都沾上了风里那初春的气息。


两人回到姚乐家,姚乐昨天晚上便准备好了食材,终于给姜维做了一顿像样的饭。姜维本来觉得是姚乐的生日,想自己给她做,但是姚乐不愿意,她把姜维推出厨房,带着些腼腆说:“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给我的男朋友做一顿好饭,之前一直没机会,今天你就让我实现了它吧。”


姜维看着她真诚而满是期待的神情,带着点无奈又有些感动地说:“那好,待会我洗碗。”


姚乐的厨艺确实被博士生活训练出来了,读博之前她的厨艺大多是纸上谈兵,很少实践,读到博二她已经能很快地张罗一桌家常菜,虽然简单,但是荤素搭配得宜,味道也不错。姜维一不小心就吃多了,吃完他摊在椅子上,舒服地摸摸肚子说:“以后还是我给你做饭吧。这样的饭天天吃我会胖的。”


姚乐被这样的吹捧逗乐了:“胖点怕什么,你还有不少余地。”


姜维坐直了,一本正经地说:“那不行。你不是就是喜欢身材修长型的?我得有危机意识。”


姚乐笑得咯咯得停不下来:“我没那么肤浅,我喜欢好脑子和好性格。”


姜维站起来,上下颠了颠,然后说:“我得先出去消个食。”说完不等姚乐回答便迈开长腿走了。姚乐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一路出门,也马上跟到门口看看他去哪儿。只见他一路走到停车场,不一会儿便拿着个大盒子走了回来。姚乐会心一笑,从门口走开,假装没注意到他出去干什么。


姜维在门口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走进来,姚乐正背对着他在装模作样地收拾桌子。姜维马上走过去拉住她:“诶,别收了,说了我洗碗。”


姚乐回头,对上了一个大大的蛋糕盒,盒子上是姜维讨好的笑脸。姜维弯弯眼说:“傻乐生日快乐!这次真的是最大号的抹茶蛋糕。”


“谢谢!”姚乐哈哈地笑着接过来,“但是我们家没有萝卜了。”


姜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说:“不用,我带了真的蜡烛。”


烛光摇曳,言笑晏晏,蛋糕很甜,人更甜。姚乐又拿上个叉子和插着蜡烛的蛋糕合了一张影,她从朋友圈翻出四年前那张与萝卜抹茶蛋糕的照片,用修图app把两张照片合在一起,又发了一个朋友圈。


她打上一行注释:“傻乐的生日2.0。” 想了想又在下面加了一行字:“谢谢还是你。”


点赞和评论的第一个依然是姜维,这次的评论变长了:“谢谢还允许是我。”


这如同官宣般的朋友圈迅速被点赞和留言攻占,尤其两人大学时的同学和共同好友都被炸了出来,留言区除了“恭喜”都是队列整齐的“爷青回”,偶尔有几个知晓具体前情的人留下了“你俩真不容易”。姚乐看了看激动的众人,微笑着把手机放回了口袋,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把幸福攥在了自己手中。


吃完蛋糕,姜维自觉地进厨房开始洗碗。他毫不介意地穿上了姚乐的碎花围裙,浅蓝衬衣的袖子又挽上了手肘,修长的手指熟练地洗洗刷刷,这形象又有些滑稽又特别帅气。姚乐靠在厨房门口,出神地看着姜维洗碗的背影,曾经在心里模模糊糊的爱情突然被代入了这个背影,因而有了非常具体的形象。她漫无目的地想,这也许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和一个两情相悦的人,细水长流地过着平静又充满烟火气的日子,你做饭我洗碗,或者我做饭你洗碗,很平凡,但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宠爱和被宠爱。姚乐忍不住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了这个背影,好像也一下抱住了这种生活。


自从上一顿饭不欢而散,孙明珏和林培就陷入了冷战,林培在学校的时间里两人也没有再次见面。这天晚上,出于对生日聚餐传统的尊重,两人才再次同桌坐下,一起吃饭。但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如以往一般坐同一辆车,而是各自开车前往。饭桌上流动着沉闷的空气,一整顿饭的时间里,两个人大多是沉默地埋头吃饭,连话也很少。这诡异的氛围让毫不知情的姜维都感觉出来了不对劲,他给姚乐使过几次眼色,但姚乐只能摇摇头。


吃完饭出来,孙明珏有些不好意思地拉过姚乐小声说:“乐乐,对不起。毕竟是你的生日……”


姚乐抱了抱她:“没事的。虽然是我一个人的生日,但我希望不是我一个人快乐。如果你碰到了不开心的事,我愿意做任何事让你再开心起来, 包括你想在这一天不开心,也没关系。”她拉着孙明珏往一边走了走:“不过……我还是觉得林培没有做错。其实你自己心里也知道,你想怪的不是他。”


孙明珏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径自上了自己的车开走了。林培远远地望着她们,看到孙明珏走了,便站在原地跟姚乐草草挥了挥手也钻进车里自己走了。


姚乐看着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停车场,往同一个方向开去,重重地叹了口气。


回去的路上,姚乐心不在焉,不自觉眉头都拧在了一起。姜维时不时转头观察姚乐,终于忍不住问:“他俩是有啥别扭吗?”


“嗯……”姚乐应了一声但没有解释。


姜维追问:“为什么呀?怎么连你也跟着这么魂不守舍的?”


姚乐从自己的思绪里抽离出来。姜维特意来给自己过生日自己却冷落了他一路,她也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解释:“对不起啊,影响你情绪了。不过这事儿是明明的隐私,我觉得她不太想提,我不能随便跟人说。”


姜维换成单手扶方向盘,空出一只手摸摸姚乐的脸:“没事儿,你没事儿就好。不能说就不说,能说了想告诉我也可以告诉我。”


姚乐把手搭在姜维的手上,又抓住细细地摩挲:“嗯。”


等姚乐和姜维回到家,孙明珏房间的门已经关上了。他们把客厅里的沙发床搬进了姚乐的卧室,与姚乐的床隔着一张书桌相对,搭建了一个临时的标准间。


因为从小家庭环境的原因,姚乐非常难以忍受身边的人闹矛盾,不和睦的气氛让她焦虑。连日在孙明珏和林培间周旋已经让她精疲力尽,今晚又一顿不欢而散的晚餐将这种焦虑推到了顶点。她感到整个人沉甸甸的,躺在床上不想动。


姜维洗完澡走进卧室,掏出手机递给姚乐。姚乐接过来,上面是一封邮件,题头开始的几个字是“恭喜您”。姚乐瞬间从床上坐起来,仔仔细细读完邮件,忐忑地抬眼看向姜维。


姜维坐到姚乐身边,拉过她的手说:“乐乐,我想回国。这家公司是S市最大的游戏公司,他们给的offer也很好,我想接下来。”


姚乐问:“你不是说给我时间考虑吗?你现在回去了,以后我要是想留在这边,你还能回来吗?”


姜维说:“到时候要是必须再过来,总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我可以再过来读个博士。”


姚乐着急地说:“那时候再回来就不如现在留下来这么容易了。你必须现在就回去吗?现在暂时留在这边,等我毕业的时候再商量不行吗?”


姜维轻轻握了一下她的手:“可是我离家久了,想回去了。其实我想了想,回去多好啊,离家人朋友近,随时想见随时能见。如果我们回去,平时和小假可以回家看家人,年假就可以攒起来,我们两个一起出去旅游。如果留在这边,年假都用来回国探亲了,父母来看我们也不方便。S市也是个不错的地方,国际化大都市,那么多大公司,还有那么多学校,你的工作选择也很多。”


姚乐心情复杂,如鲠在喉,但她不能反驳,因为她知道这就是姜维,一个比她更恋家的人。她曾经承诺姜维不会要求他和自己走一样的路、做一样的人,所以她也不能任性地否定、甚至剥夺他的渴望。她低头沉默了一阵,然后酸涩地回答:“嗯,如果你想去就去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


可是船到桥头真的能自然直吗?姚乐隐隐地感到不安,她的直觉告诉她,姜维回国会逐渐演变成他们关系的一个巨大挑战。她觉得他们的关系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接下来的方向充满了未知,而她对此毫无准备。她重新躺回在床上,面对墙闭上眼,借口自己困了,获得了一些供自己消化情绪的独处时间。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